地图的尴尬

葛剑雄(复旦大学)


翻开南极洲的地图或世界地图的南极部分,看到几乎都是以西方人命名的地名。每一个 地名都是一篇发现、探险、考察或扩张的记录,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南极洲西方人占尽了先 机,所以由他们填充了地图上的空白。

1772-1775年,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率两艘独桅帆船决心号和冒险号完成了一次环 球航行,在此期间三次穿过南极圈,最远到达了南纬71度10分。在南极洲虽然没有留下以 他命名的地名,但他此前穿过的新西兰南岛与北岛间的海峡和太平洋中的一处群岛已被命名 为库克海峡和库克群岛。库克环球航行的年代正是中国清朝乾隆三十七年至四十年,朝廷正 寻访古今著作,开修《四库全书》,兴起一次次文字狱,同时正在今四川西部实施“大小金川 之役”,征服当地土司,耗费7000万两白银。

1819年2月19日,英国的海豹捕猎者威廉·史密斯船长驾驶的威廉斯号方帆双桅船发 现了南设得兰群岛上的利文斯顿岛,随即宣布该岛为英国所有。英国海军部又派爱德华·布 兰斯菲尔德同史密斯继续寻找新的陆地,于1820年1月31日登上乔治王岛和克拉伦斯岛, 宣布了英国的所有权。南设得兰群岛自然得名于英国的设得兰群岛,而该群岛与南极半岛之 间的海峡又被命名为布兰斯菲尔德海峡。

1819年7月16日,俄国探险家法捷依·法捷耶维奇·别林斯高晋率领南极探险队乘900 吨的东方号和500吨的和平号离开喀琅施塔得港驶向南极,先后四次穿越南极圈,于1821年 1月22日和28日发现了两个岛屿,将它们分别命名为彼得一世岛和亚历山大一世地,这两 个地名在地图上沿用至今。而南极半岛西侧这两岛之间的海域也因他的首先到达而被命名为 别林斯高晋海。 

1821年12月6日,美国海豹捕猎者纳撒尼尔·帕尔默船长率单桅帆船英雄号发现了南 奥克尼群岛,今天地图上南极半岛的南部也因此出现了一块帕尔默地。英国的詹姆斯·威德 尔于1823-1824年间发现了南极洲第一个海,此海因此被称为威德尔海。

这几年间,中国的嘉庆皇帝在庆祝他六十“万寿”的次年病死,道光皇帝继位;黄河接 连决口,永定河、北运河决口;禁止民间私藏鸟枪火器;英国人要求在新疆贸易买马,被清朝拒绝;命广东禁止洋船偷漏银两,并查缉鸦片,定失察鸦片烟条例。 

1839年底,迪蒙·迪尔维尔率领的法国探险队发现了东经140度附近的阿德利海岸。查尔斯·威尔克斯率美国探险队于1840年沿南极东南海岸作了长达2300公里的航行,多次发 现海岸和山脉,此后东经100-150度间的广大陆地都被命名为威尔克斯地。1841年,美国 探险家詹姆斯·克拉克·罗斯先后发现了维多利亚地和深入大陆内部的南极洲第二大海,还 考察了此海南长达800公里的冰障,此海和冰障理所当然地被命名为罗斯海和罗斯冰障。其 时正值林则徐在广东禁烟,英国发动鸦片战争,清朝战败后不得不签订《南京条约》,中国的 大门被英国炮火轰开。

1901年至1904年间,正当中国被迫签订了《辛丑条约》,背上了4亿5千万两白银的赔 款包袱,英国再次入侵西藏并占领拉萨时,载着以罗伯特·斯科特为首的英国考察队到达南 极的木质帆船发现号已经装上了蒸气机。斯科特发现的地方被命名为爱德华七世地,他们深 入到了南纬82度17分。

1911年12月14日,就在中国的辛亥革命爆发不久,罗阿尔·阿蒙森率领的挪威探险队 第一次到达南极点。而在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的当月,斯科特于1912年1月18日 到达南极点。如今,世界上唯一设在南极点的美国考察站就名为阿蒙森-斯科特站。

亚洲人的名字出现在南极地图上的大概只有大隈湾,那是20世纪20年代白濑矗率领的 日本南极考察队发现后的命名。

当人类历史翻到1985年时,中国在南极地图上有了第一个地名:2月22日,长城站在南设得兰群岛最大的岛屿乔治王岛上的菲尔德斯半岛建成。可以肯定,要是没有十年浩劫的 结束,要是没有改革开放,这个地名的问世不知还会推迟多少年!就在我国准备在半岛上某一更合适的地点建站时,某国在那里放了几个集装箱,表明了建站的意图。而在长城站建成 后,另一国的新站只能建往半岛的另一端。先选择的地点当然会有更好的自然条件。 随着长城站的建立,中国科技人员详细测量了菲尔德斯半岛,绘成了大比例尺的地图, 以国内的地名或中文含义命名了一大批地名,印在这些地图上。如长城站周围的山分别被命 名为龟山、蛇山、平顶山、西山、八达岭、山海关峰、望龙岩、栖凤岩等,三个淡水湖被称 为西湖、高山湖和燕鸥湖,面临的海湾名为长城湾,对面的岛礁叫做鼓浪屿。就是在智利的马尔什基地弗雷总统站和俄罗斯的别林斯高晋站附近,也都标上了中国人命名的地名。

不过应该承认,这些地名所代表的地域范围都很小,在一般比例尺的地图上是无法显示 的,更不可能出现在世界地图上,因为根据无主地点谁发现谁命名的原则,重大的地名早已让外国人命名完了。另外,尽管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任何国家都可以给自己使用的地点命 名,但如果没有得到普遍的承认或了解,使用时就会带来麻烦,甚至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例如,需要各站之间协同行动时,如果没有大家一致的地名,就很难顺利实行。如果遇到险情, 需要别国给予紧急救援时,要是没有别人也能正确定位的地名,就会贻误时机。要是除去只 使用于我们自己内部的地名的话,得到各国普遍承认的中国地名就很有限了。这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其原因只能从中国的历史教训中去找了。

历史是无法改变,不能重复的,但未来是可以争取的,但愿中国人在南极地图上的尴尬 不会重演。

 

2001年4月9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