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0年7月12日《中华读书报》


试题点评

刘 兵(清华大学)

 

 

   考试的问题历来是教育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只要有教育,就会有考试,只是在不同的情况 下考试的内容和形式会有所不同而已。一般来说,考试的内容和题目出法,是很能够反映出 出题者的学识、风格以及所供职单位的教育传统甚至于对不同观念的宽容程度的。   
  经常有人提到过去著名学者陈寅恪的各种轶事,提到他在清华大学的考题中用“孙行者” 作对子的上联这一著名的例子,他心目中的标准答案是“胡适之”,这件事至今仍被人们作为 掌故而津津乐道。只是,在如今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的各种考试题中,我们已经很难再见 到这样风格别样且大胆的试题了。在这当中,或许除了出题者的因素之外,与当下各教育单 位新的考试传统的形成和宽容程度的下降均不无关系。

  不久前,非常高兴地看到了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对其硕士研究生进行复试的一份考 题,这份考题与现在我们常见的考题确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愿在此对之做些评论,以期引起 相关的讨论,并相信这种讨论对于科学史等相关学科的建设,对于人文修养的强调,甚至对 于教育改革特别是考试改革也都会有某种意义的。   这份考卷由三部分内容构成。其中,第一部分,是“科学常识”,其中的15道题涉及面亦 较广,并包括了与科学史相关的许多科学问题,也有最新的一些内容,像计算机和网络的应 用常识。其实,这一部分对于科学史专业的学生来说也还是“正常”的标准要求。第三部分 是“语言基础”,包括英语和和古汉语的内容。这部分内容也是比较常规的,对于科学史专业 的学生来说,也是不会产生什么争议的基本要求。   
  如果说会有争议的话,主要是在此试卷中容量最大的第二部分“综合常识”。但此试卷令 人感兴趣的也正是这部分的内容。在这部分的20道题中,涉及到中、外历史、哲学、文学等 众多内容。也许会有人认为这部分的考试内容与科学史没有关系,因而不应作为科学史专业 的学生的入学要求。不过,这也恰恰是可讨论的要点。

  科学史本来就是一个交叉性很强的学科,在分类上可以属于历史学的分支也即人文学科。对于这样的学科,除了科学的知识背景之外,人文知识的储备显然是非常重要的,尽管试卷中的这些庞杂的内容可能对于考生未来短时间内的工作并不直接关联,但人文学修养的一个重要特点,也正是在于这种表面上的“无用”。正是这种作为未来发展之重要的潜在基础的无用的东西,反映出了考生平时对于更广泛的“学问”的兴趣和关注。我们大致可以说,只有具备这样的素质的学生,才是在科学史研究中较为理想的有发展前途的学生,而不是那种目光狭窄,并相应地比较难有一种融会贯通地创新发展的学生。
  有人曾指出,科学史可以是沟通科学文化和人文文化的一座桥梁,在当前国内两种文化的分裂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像这样的考试所追求的,正是对于两种文化的一种弥合。这对于科学史来说本来就是必要的发展基础。

  但是,如前所述,由于出题者本人和体制的限制,像这样的考卷在当下是非常例外的。也正是因为这种例外,它才尤其值得我们关注。上海交通大学于去年成立了我国大学中的第一个科学史系,并由江晓原教授出任该系系主任。江晓原教授也正是这份试题的出题者。从建立系级科学史的建制到允许出这样例外的考题,反映出上海交通大学对于像科学史这样的学科的重视,也反映出了该校在改革中的开明与包容性。
  就这份考卷来说,其内容要求还是相当高的。据了解,今年在应用此卷复试后,考生的成绩最好者只有41分,最差者只有20分。这样的成绩,既反映出目前学生的科学与人文修养的现状,也表明了相对理想的要求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但无论无何,笔者以为,这种改革式的做法是绝对值得提倡的。我们总是在大谈反对应试教育和提倡素质教育,但素质教育显然并不意味着取消一切考试。此考卷恰恰正是以考试的方式来检验应试者之素质的一种可贵的尝试。理由只举一条大概就可以说明问题了:要想考好此卷,是根本无法突击准备的,它所反映的,恰恰是考生的素质,或者说是长期的知识积累。
  我们希望在国内的教育界至少在考试方面能够出现更多这样有益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