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南来北往NO.26载2011年2月17日《科学时报》

“真实”是一种信仰吗?

□章梅芳  ■吴 慧


□ 学校有位同事,每次遇见我时总不忘问一句:“你最近都看了些什么好片子?有没有科幻片呀?”有时候答不上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曾经向他们推荐过一些科幻片的原因,以至于“爱看科幻片”便成了关于我的某种刻板印象了。大约是因为他觉得从事科学技术史研究的人,应该更加关注与科学或科普有关的文化事件,爱看科幻片也可算作其中之一吧。这样想来,将娱乐学术化还真是帮助我们找到了心安的借口呢。
言归正传,《盗梦空间》便是我年前看过的科幻片或者说奇幻片之一。这部影片再次引发了我对人的深层次精神意志问题的兴趣。梦境被认为承载了人们的潜意识,能折射出个人对现实的不满和欲望。这是个体秘密展露的场所,不只是他人想要侵入,即便是做梦者自己也想要了解。《梦的解析》经久不衰地热销,便是明证。如果,有朝一日,人们能自由进入别人的梦境,洞见别人的潜意识,甚至将自己的意念植入对方的意识,从而改变对方在现实中的行为和决定,那将是如何的景象?《盗梦空间》正是为此描绘出了一幅可能的画面。
■ 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每天倒头就着,“好梦沉酣”这样的意境直说得我心痒。昨天在我的微博上还正出现了一条新闻,探马报说科学家已经在将人的意识植入小狗头脑中。看罢有些恍惚,连最隐秘的心理体验——梦境——也可以在显微镜之下告白于众。于是想到一句佛经上的话:“凡有所相皆是虚妄。”
虚妄归虚妄,电影还是要看的。于是就在原本该做梦的时候看完了这部《盗梦空间》,看得眼花缭乱,在压抑的情绪中打开一扇扇令人惊异的门。
□ 你可知道,“倒头就着”是件很幸福的事?如今失眠几乎已成压力人群的通病了。由此可知,你是多么幸运。看完影片,我一直在想几个问题。首先,盗梦、植梦是否可能?有无科学依据?包括你看到的一些报道,网络上更是讨论得热火朝天,毕竟这可是事关个人意识安全的大事。第二,如果科学上已成为可能,盗取他人的梦境,甚至将自己的意念植入对方的意识,是否合法?不合法的话,应该如何禁止或规范?甚至,想得远一点,科学有无禁区?第三,从哲学意义上,如何分辨现实和梦境?如何确定身处真实的世界?也就是你所说的,难道一切不都是虚妄吗?《盗梦空间》中的所有故事也许全都是梦境,尽管似乎有很多细节表明Cobb回到了现实。
■通过脑电波释读梦境或许是可以的,释读梦境者或能称为梦的旁观者,但旁观以后,距离干涉梦境也不会太遥远。不知道在久远的将来,是否有人会要求立案侦查说:“我长久没有做梦了,是不是我的梦被偷走了?”再让我们畅想,有朝一日关于梦境的立法成立,或许会有一条款项,凡偷盗他人梦境者,处以思维停滞时间不等的刑罚。科学有无禁区?再进一步想就是科学的禁区靠什么来把守,如果依靠的是科学本身,那么但凡能抵御攻击禁区的力量,其本身亦是在禁区之内的。建立在科学自身基础之上,如此循环,则科学的禁区即是人类智力尚未涉足的地带。
如何分辨梦境与现实,这就更玄乎了。正如你下的限定,“从哲学意义上”。梦境倏忽而至,飘然离去,了无痕迹,现实除了继续下去还是继续下去。可是如果一个很长远的梦,或者如影片中所畅想的那样,我们有一个做梦机器并流连其中呢?朝菌不知晦朔,时间的长短都是相对而言的,焉知我的现实不是你的梦境?还让人头痛的是,梦境中的他人似乎也并不遵循我们的意志。影片从梦境开始,渐渐开始讨论人类的记忆,从无意识的梦境进入,层层潜入记忆乃至潜意识之中。这是让我震撼的部分。当看到一个个困囚在记忆中的人时,我忽然感到这俨然是另一种时空旅行。
□ 当然,我们可以畅想科学能帮助人们实现对梦境的干涉甚至意识的移植,从长远来看,科学的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但如果说到合法与否或设立禁区与否,那就不是科学问题而是法律和道德伦理的问题了;相应的,如果给科学设立禁区,那守卫禁区的更多的还是法律和道德伦理的武器。拿你的说法作个类比,20世纪的原子弹计划或许可算作一例。美国人是赶在了德国人的前面,类似于你所言,似乎是守护一方的科技力量更加先进和强大,可结果却令很多参与曼哈顿工程的科学家感到遗憾。科学问题尤其是科学的社会问题,仅依靠科学本身是无法解决的;设立禁区,不是因为智力尚未涉足,而是因为可能带来的危害远甚于益处,因而必须强行禁止。遗憾的是,实践之中往往如你所说:它实际上指代的是人类智力尚未涉足的地带。
你提到,入他人之梦类似于另一种时空旅行,这想法很有趣。其实,Cobb设计并侵入梦境,进而移植意念,的确类似于穿越时空并试图改变过去的剧情。只不过在穿越剧中,另一时空的存在物似乎是真实的过去场景或者并行世界的现实场景,而在这里却是人为设计的梦境。说到这,又让我想起了《我的女友是机器人》中的情形,不管是盗梦,还是回到过去,谁有权因一己之私而去改变别人的命运?且不说这一改变,在科技上是否可能。
最后,梦境与现实、虚拟与真实的分辨是个古老得不能再古老的话题。我们相信周围的现实世界是真实的,相信我们的历史是真实的,一切只因我们相信。这类似于一种本体论的承诺,从表象上说和你所言的时间长短有关系,从本质上说则和时间没有任何关系。当然,你也可以说所谓表象和本质的区分也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表象、碎片和虚妄。
■影片以陀螺的旋转来区分梦境与现实,永无休止地打转存在多像记忆中的人、事,是不是现实会随时终止,所以倒下被寓意为真实世界?也许你的“相信”就是那枚陀螺,只是你用了更加浪漫的办法来分辨虚拟与真实。
我在想的是,时空旅行里,即使更改了一部分历史,也不会影响最后的结果,我们用平行宇宙模型来解释,面对记忆和意识,更改了会怎么样,又是否有一个类似的合理的自洽解释?我们曾说梦想成真,看似是一个将虚幻的东西变成实际的存在,科技的力量,我相信终有一天可以解开意识的门锁,当一切“真实的意识”被解释以后,那枚陀螺是怎样的情况,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出来了。

                                                                                                       加入日期 2011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