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51)-2010-7-5--第52版


用基因向疾病挑战


尹传红



(提要)在行将到来的“基因医学时代”,医疗保健的基本方法将发生转变,预防的意义将大大超出治疗。


  据6月29日《北京晚报》报道,在人类基因组草图公布10周年之际,我国科学家宣布:人类有望在2020年全面实现“100美元基因组测序”;到2025年,主要疾病将得到有效的控制和治疗,人类最终将进入医疗保健个体化时代,医疗保健将针对个人基因差异而有目的地实现。
  这个美好的愿景,根植于我们势必越来越熟悉的两大技术手段:基因检测和基因疗法。它意味着,在行将到来的“基因医学时代”,医疗保健的基本方法将发生转变——从关注疾病的检测和治疗,转变为以预测和预防疾病为主,预防的意义将大大超出治疗。由此,医生将有更强的能力诊断疾病、预测健康、判断疾病的发展和制订治疗方案;运用基因学信息研发和施用的药物将更具针对性(所谓“靶向治疗”),并能提前预知一种药物的效果,以及是否会对具体某个人产生不良作用或毒性,从而实现“个性化用药”。
  回望数个世纪以来医学的进步,总体而言,我们主要在3个方向上有了攻克疾病的能力:公众健康和卫生知识的普及;含麻醉的消毒手术及器官移植技术的发展;抗生素、疫苗的发现和应用。今天,当我们迈进解读“人之书”的新时代、对人类基因的认识取得长足进步,并已开始从分子水平理解自身和思考疾病的起因时,可能便步入了攻克疾病之第4个方向的起始阶段:推进基因疗法。
  事实上,近几十年来,我们已经获取了许多有关健康问题的基因规律,对基因在我们的生理机能调节、功能障碍和疾病的发生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有了大概的了解,并且已能在一定程度上精确地描述缺陷基因、测出它们的序列及其及其正常的成分。相应地,就可以有针对性地制造新药或进行治疗。而一旦识别出某种疾病是遗传性的,也可以就此预测其特定的发病风险、选择准确的诊断方法、通过定期检测建立起细致的监控,以及采取其他先期干预或治疗性措施。
  从不太严格的意义上讲,最早的基因疗法,也许是在上个世纪初用胰岛素治疗糖尿病(只是我们用的并非基因,而是基因的产物)。简单地说,所谓的基因疗法,是指利用基因工程技术来对人类基因进行操作,以矫正有缺陷的基因所带来的不利结果。基因疗法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体细胞治疗,即用正常的基因替换异常(有缺陷)的或潜在的致病基因。所有的干预、修饰都发生在体细胞内,基因的改变不会传递给子代;第二种是种系治疗(也叫生殖细胞疗法),即在精子、卵或胚胎细胞中进行遗传改变,防止有害的突变传给下一代。
  1990年9月14日被看作是基因疗法的诞生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三位专家最先尝试使用基因进行治疗。他们的施治对象是一个患有严重且罕见的遗传性免疫系统疾病的4岁幼女,她的免疫系统因为缺少一种酶而丧失功能,无法抵抗疾病(称为腺苷脱氨酶缺乏症)。治疗的步骤是:先从患者血液中取得一些免疫细胞(白血球)进行培养,再让它们接触携带了正常基因的反转录病毒。等这些细胞原有的DNA(脱氧核糖核酸)与携带替代基因的病毒基因组结合后,再把这些细胞重新注入患者的血液中。
  虽然基因疗法早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但目前在治疗大多数遗传疾病上,并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换句话说,现有的治疗能力远远落后于诊断水平。此外,基因疗法还有许多未知因素乃至危险因素,也引起了争议(比如担心携带新基因的载体被随机整合到基因组中存在诱发癌症的潜在风险、胚胎基因疗法可能会扩大对人类的生物结构的人为改变,等等),而人们对操控人类基因的危险性及被滥用的可能性也普遍存有恐惧心理。
  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者之一詹姆斯·沃森在他新近出版的一部著作中断言:“看来基因疗法似乎还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创造基因革命开始时所预见的奇迹。”尽管如此,他仍旧认为,“这个技术破解遗传疾病宿命的潜力实在很大,医学界绝不能放弃它。”

     (此为未删节稿)
  
 

20101108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