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49)-2010-6-5--第27版

 手机还能做什么?

尹传红

(提要)手机终端的全方位使用乃是大势所趋。这种“带着体温的媒体”,其革新余地极大,超乎我们的想象。


  
   
  手机原本是用来给人提供方便的,但无形中却把人给“拴”住了,怎么也跑不脱,除非你关机或不用。看过刚刚热播的电视剧《手机》之后,我生发出这样一个感慨。不过,仔细想来,这年头在外边混,没手机还真不成。再念起手机的“好”,着实也不少。
  这不,前几天逛科博会,我在中国电信的展台上惊讶地发现,手机居然还能看病:借助一套由定制手机、血氧仪和脉搏检测仪组成的“智能医疗”系统,行动不便的老人可在家中自行测量血压、血氧、心率和心电,测量后的数据将通过蓝牙技术传输到定制手机中。手机一方面将检测数据传到服务中心的个人健康档案库里,另一方面以短信形式将检测信息发送到医护人员和子女手机中。
北京市红十字会999急救中心上月中旬启动的智能医疗急救手机呼叫系统,特别推出一款中老年医疗急救专用手机“HT-999”:只要按下手机上的急救键,不论病人在北京市的哪个地方,999指挥中心都可迅速通过急救手机定位系统,找到呼救人的位置;与此同时,病人家属的手机上会收到自动短信通知。
目前,国外也在开发把手机与真正的医疗设备相连接的软件,例如血压计和糖尿病人的葡萄糖监测器,它会把信息直接发送到医生那里进行即时诊断。也许再过三五年,移动设备就能自动检查你的重要器官。例如,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一种可植入式传感器,它能通过短波持续向手机发送你体内的信息。手机则负责把这些信息提供给医生,而医生也可以通过手机向植入式传感器发出进行额外检查的指令,甚至发出指令释放出事先内置在你体内的胰岛素制剂或者强心剂。
  正如我们所见,在日常生活中,手机已从一种单纯的通话工具,变成了一个多功能设备,具有越来越多的附加功能:录音,拍照,听音乐,看电视,浏览报刊,查阅邮件,读电子书,当导航仪;一些手机甚至还能遥控汽车,允许你用视频输出口连接高清电视机或家庭影院系统,正所谓“小身材,大功能”。
  手机终端的全方位使用无疑是大势所趋。放眼看去,未来的国内手机支付产业,在移动电子商务领域的结算、远程自助支付和现场小额支付方面,即借助手机,通过无线方式进行缴费、购物和转账等支付活动,极具发展潜力。以手机汇款为例:只要收款人将手机号与银行卡账号进行绑定,汇款人在手机上直接输入收款人手机号,便可实现资金划汇,汇款将直接进入收款人手机银行默认卡,非常方便。
  而完整的网络平台一旦搭建,还可以使用手机替代银行卡、公交卡、会员卡、门禁卡等。前不久,世博会手机门票已在上海亮相。这种采用射频识别技术的手机门票中的电路和芯片具备身份识别功能,可记录参观者资料,并能以无线方式与遍布世博园区的传感器交换信息。它代替传统门票后,不仅可以实现人员的快速通过,还可以大大提高门票防伪水平,并实现门票从生产、发行到销售、检票的全过程数字化管理(使用世博手机票者不需要更换手机号码,仅需更换一张具有非接触通信功能的SIM卡,通过简单的手机操作,就可实现选票、购票、验票等功能。用户如果将钱存入与卡相连的专用账户中,还可以在合作商户处实现手机购物)。
  中国移动通信在本届科博会上展出的“手机购电”技术也颇为令人振奋。据称,该购电方式正在北京顺义区进行试点,涉及上千户。未来3到5年内,“手机购电”将逐渐取代电卡充值。手机购电系统包括手机短信远程电子支付、无线电量采集和下发,因此,用户通过发短信方式进行远程电费充值,从其手机号所绑定的银联卡里扣费,1分钟不到,家里的电表就可充上相应电量,不必再跑银行或电力公司。
  未来以手机为主体的便携式设备,还可通过位置服务以及“云计算”服务帮你记录、保存和分析日常生活中发生的琐事,并在恰当的时间和地点给你提示。例如,当你在特定的时间里路过一家特定的银行时,你的手机就会提醒你“喂,老大,该还款了”。
  手机定位服务也蕴藏着巨大的商机。一些专家提出,手机定位功能不仅仅局限于普通卫星导航仪的功能,还可以发送用户的地理位置,记录用户的行踪,并在用户抵达目的地后为用户提供更多的服务。
  今天,一些智能手机的运算性能已经超过了10年前的电脑,且在图像处理方面也毫不逊色,甚至内置了摄像头、GPS(全球定位系统)、罗盘、倾斜度传感器、加速度传感器等“小零件”。这些传感器提供的数据,配合手机软件和互联网上无穷的信息,能够将手机变成我们连接虚拟和现实世界的另一种感官。这种将虚拟世界的数据和真实世界联系起来的技术——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技术,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创造出巨大的市场价值。举个应用的实例:在日本东京都立川市的一栋建筑的墙上,刷着一幅81平方米的巨型标记,你只要使用带摄像头的手机对着它,就能显示出其中的店铺、商品和打折的信息。
  手机还能为反恐做贡献,这事儿听起来可真是新鲜!据外电报道,美国国土安全部两年前就已着手研究组建一个“手机反恐网络”,即在手机里安装探测器。这些探测器能通过全球定位系统向应急人员发出存在放射性同位素、有毒化学品和生物战剂的警报,并把确切地点和时间传送出去。如果此法行得通(其障碍主要在于对侵犯个人隐私以及把消费产品变为政府监视工具的担心),那就可能使国家发现致命袭击并做出反应的方式发生变化。
  而随着智能手机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在手机上储存敏感信息,对手机的安全性也提出了挑战。最近,3项旨在应对手机犯罪的新技术在英国问世,其中包括一个能在手机被拿走时锁住手机并警告其持有者的装置。这3项技术是一项名为“移动电话安全挑战”计划的组成部分,该计划旨在保护手机用户不受如移动电话身份诈骗这类犯罪(2009年英国该类案件增加幅度超过70%)的侵害,把手机变得更加安全,防止未经授权的手机进行电子无接触式支付。
  不难设想,手机势必还会“进化”成为我们的社交生活集成器——通常我们通过电话、短信、电子邮件、MSN等即时通信工具以及登陆各大社交网站来跟朋友们保持联络;往后,只需通过一只手机就可以管理上述所有社交通道,实时接收朋友们通过任何渠道发布的新消息;当然,你也可以把自己的状态随时发送到任何渠道中去,获得整合的体验。
  手机,给我们个人和社会都带来了极为深远的革命性意义。这种“带着体温的媒体”越来越人性化、智能化,且革新余地极大,超乎我们的想象。它集中体现了3G时代“媒介融合”的必然趋势,展示了在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的背景下,以信息消费终端的需求为指向,由内容融合、网络融合和终端融合所构成的媒介形态的演化过程,同时也反映着社会发展的深层次走向。
  其实,早在1909年,美国一位名叫尼古拉·特斯拉的电气工程师就在《大众机械》杂志上发表文章预测,将会有一种便携式通讯设备出现。他认为,无线电能是使电力行业繁荣发展的唯一出路;总有一天,全世界进行无线信息传输将成为可能。他指出,这样一种手持设备将是简单易用的,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用它与朋友沟通、交流。
  近来国外也已有人提出:在未来社会里,手机号码或许会取代社会保险号码,成为最通用的身份号码——不仅能表明机主的身份,而且能够成为别人联系他的号码。据专家预测,15年后,人与人、人与物基本互联互通的时代将成为现实。届时,手机的用途将大大增加,“随时、随地、无所不在”将成为移动通信的基本特征,并且降低你对数码照相机、微型摄像机和MP3播放器等设备的需求。可以想见,在未来的日子里,你恐怕不时地会发出这样的惊叹:哇,手机还可以这么使……。

                       (此为未删节稿)
  
  题外话
  
  因报纸对专栏文章篇幅有限制,且在下笔头功夫尚不到家,故诌成的文字总有词不达意、言犹未尽之憾。由是,于见报之余再唠叨些许成文背景,或延伸扯几句,曰“题外话”。
  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或提供专栏文章题材线索,我的联系方式是:simov@126.com
  此文在我的博客(华声在线精英博客)中配有相关图片(感谢马晓霖前总裁的关照和支持):http://blog.voc.com.cn/yinchuanhong/
  感谢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江晓原先生与关瑜桢先生、吴慧女士的关照和支持:http://www.shc2000.com/
  感谢好友北风吹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eifengjingchui以及千龙网-千龙教育专给我设了“传红科普”栏目:http://edu.qianlong.com/。
  
  说起手机,话题多矣!不过,此文只有不到一半的篇幅在晚报专栏刊出。
  写这篇文章,首先是受北京电视台“魅力科学”节目组的驱使。5月中旬的一天,该节目组一个年轻记者打电话给我,说有同行推荐我给她们做科博会的点评专家。一开始我想推,因为太忙,也由于不想当道具被“摆拍”(我干过这事,挺傻的)。但小姑娘说,我不必到现场摄像,只需就她们的报道内容评论、提升一下就成,另外要一张我的照片在屏幕上闪一闪。
  我答应了。但事后又想,我不去现场,没啥体验、观感,就这么“坐而论道”,未免太虚太空太不地道了吧?得,再忙也要到现场转一转。
  
  正巧,太太鉴于我要么成天在家坐着读死书死读书,要么成天在外边会些狐朋狗友吃吃喝喝,不着家也不怎么搭理儿子(虽然口口声声说爱他想他待见他),就给我新定了一个任务指标:不管多忙,每周必须拿出半天陪孩子玩。
  我实在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拒绝,于是就在5月16日那个星期天下午,带儿子到国际展览中心逛了3个小时科博会,并且特别注意到手机的新功用,这篇专栏文章也就有些素材可用了。
  再说那期节目,我没顾上观赏。从节目组发给我的那个播出本子(《魅力科学》第2010-138期串联单)上看,她们采用了我拟的3个点评(有关低碳环保、机器人和科研成果应用),同时给我加了个很吓人的(非职务)头衔。坦率地说,我真是十分用心,公私兼顾地完成了“任务”,捎带也促成了这篇专栏文章。
  
  前段时间,出于休闲,断断续续看了几集电视剧《手机》,感觉不错,想起几件往事。
  其一,1994年前后,手机还是非常稀罕的奢侈品。那时整个科技日报社大概也就三四个人有手机,其中包括我的上司。记得这位仁兄最初跟大伙儿说,手机是借来的。我等几个小喽罗私下里窃笑不已,因为哥说他开的富康车也是“借来的”。多年以后再回首,曾设想,当年若是真有“造反”机会,咱几个穷兄弟未必也会打“土豪”、斗“地主”吧?
  其二,1998年5月18日,我第一次用上了手机。但那不是我的手机,而是太太单位临时“发”给她工作用的手机,据说价值6000元。我觉得很新奇,正巧那天晚上有个饭局,就带走了。嘿,这小玩意,别在腰间显摆,还真是神气!要说也是人狂有祸,当晚因为受人感谢、抬举(我给地质矿产部某研究所一位博士的新著写了一篇书评,他请客答谢),一高兴酒就喝多了,结果在中央电视台东门从出租车下来时,把手机划拉到地上也不自知。再回来找,据候等的出租车司机说,看见给人捡走了。当时这真是天大的一件事,太太气得破口大骂……
  哈哈,就写到这里吧。
  
   2010-6-28,0:30

                                                                                                                                                           2010071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