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47)-2010-5-22--第27版
 

  疯狂背后的思考

 
 尹传红
  

  (提要)当“无力感”导致冷漠,而人的“意义感”受到压抑时,就会爆发不可控制的攻击。
  
 
  从3月23日到5月13日,短短50天内,全国发生了6起针对校园的血腥事件,数十名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惨遭毒手,举世震惊。整个社会的心理底线被击穿,一股恐慌情绪在弥漫,一场声势浩大的校园保卫战也随之展开。
  最近几天里,我一直在跟同行和朋友们交流、探讨,到底是什么因素引发了这一系列滥杀无辜的暴力犯罪?这些以极端手段向弱势群体下毒手、拉人垫背的行凶者,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转型期的社会不公、贫富差距过大、社会保障机制不健全、家庭或单位支持系统“离散”,以及社会心理危机干预机制的缺失,都有可能导致因不良情绪无法宣泄而大量积聚在个体身上的挫败感转化成仇恨,并泛化地指向社会。这种“外罚性反应”(与此相对的为“内罚性反应”,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自杀)没有特别的针对性——受害者都是不特定的人,且与施害者毫无瓜葛;他们只是被施害者当作他心目中“社会”的一部分,进而成为后者发泄私愤、报复社会的具体对象。这一现象,社会学也称之为“愤怒的漂移”。
  这几年里,越来越频繁地见诸报端的名词——性格障碍、人格缺陷、精神障碍、病态人格、心理变态、精神分裂症……,伴随着马加爵、邱兴华、赵承熙等疯狂杀人事件的发生,已更为人们所关注。有心理学家推断马、邱、赵很可能患有精神病,把精神病人杀人现象称为“疯劫”,并总结其特点是偶然、公开、残酷、特立独行、情感冷漠、滥杀无辜,但这同时也招来了“有病推定”和“泛精神病化”的指责,且为舆论所不容(被众多网民谩骂)。
  说来有点儿不可思议:尽管精神病学是第一个医学专科,可迄今为止人类对精神病的认识还相当有限。在正常人和精神病人之间,并没有找到一个清晰的界限;而中间的一段灰色地带,长期以来也颇多争议。对医生来讲,精神治疗可谓是“最困难的病例”,这一领域的“讳疾忌医”现象也最为明显。
  其实,早在1972年,美国存在心理学家罗洛·梅就在其探讨美国社会和个人暴力问题的一部专著中,阐述了“焦虑时代”人的困境以及有可能引发的危险。他从社会中的“无力感”出发,认为当“无力感”导致冷漠,而人的“意义感”受到压抑时,就会爆发不可控制的攻击。这与现今心理学家所指,当生活与精神困境所引发的挫折感长期得不到消解,就会导致心灵扭曲,形成精神疾病(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抑郁症、精神病等),乃至出现过激的“挫折攻击反应”,其心理根源实际上是一致的。
  福建南平惨案的的凶手郑民生很快就给毙了。据报道,此人毫无悔意,当庭辩解自己是本分人,强调是社会的冷漠造成了他的悲剧,并声称没有起因就没有这个结果。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讲,这是一起典型的反社会犯罪。这类犯罪往往由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所致,是所有人格障碍类型(还有攻击型人格障碍、偏执型人格障碍、强迫型人格障碍、焦虑型人格障碍等)中性质最恶劣、后果最严重的一种,其共同心理特征有:情绪暴烈,行为冲动,冷酷仇视社会及他人,罔顾社会道德及法律认可的行为规范,缺乏责任感、同情心和羞愧心。
  社会环境对人格障碍的形成确有影响。国外有报道说,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患者多数来自于较低的社会经济阶层;而由不利的家庭条件产生的各种各样的应激源,会促成反社会行为模式的形成。
  草成此文之时,看到晚报报道《富士康5个月现“九连跳”》,又吃了一惊(5月21日清晨,富士康出现“第十跳”:一名21岁的男性员工坠楼,于4时50分死亡)。这类“内罚性反应”如此密集地在一个企业里呈现,足见其心理空间之狭隘与恶劣。
  值得警惕的是,这些连续的跳楼事件与频发的校园血案,都与社会转型下的绝望有关,也都有其潜在的传染性(诱发模仿行为),而且防不胜防。我们这个社会,如何建立一个有效的人文关怀和社会心理危机干预机制,营造一个和谐、良性的心理空间与精神家园,维护公平、正义,已成当务之急。正如一位学者所言: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可能避免出现反社会的杀人狂,但一个不健康的社会将会促使更多的人走向这条道路。这是最为关键的问题。
  
                       (此为未删节稿)
  
  题外话
  
  因报纸对专栏文章篇幅有限制,且在下笔头功夫尚不到家,故诌成的文字总有词不达意、言犹未尽之憾。由是,于见报之余再唠叨些许成文背景,或延伸扯几句,曰“题外话”。
  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或提供专栏文章题材线索,我的联系方式是:simov@126.com
  此文在我的博客(华声在线精英博客)中配有相关图片(感谢马晓霖前总裁的关照和支持):http://blog.voc.com.cn/yinchuanhong/
  感谢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江晓原先生与关瑜桢先生、吴慧女士的关照和支持:http://www.shc2000.com/
  感谢好友北风吹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eifengjingchui以及千龙网-千龙教育专给我设了“传红科普”栏目:http://edu.qianlong.com/。
  
  
  这篇稿子,是在5月17日上午写好发出的。几天后“美编”短信告知:晚报5月份广告较多,“五色土”副刊平日版面几乎每天都有一半被占。但领导说此稿“写的很好”,“现实和科学结合得好”,不想删,已安排周六刊出。
  其实,本文论题,一年前我写的专栏(5)《“最困难的病例”》已有所涉及,文中也沿用了专栏(5)被删节而未见报的一段内容(主要是罗洛·梅心理学专著中的观点)。我也很隐讳地提到了围绕精神病灰色地带的争议,更现实的一个问题则是:对真有精神病的杀人犯应不应该网开一面?
  
  对几年前残杀大学同窗的马加爵和新近向幼儿下毒手的郑民生,都有人提出这两人很可能都有精神病,但未作鉴定就给毙了。试想:如果真查出了精神病,不能判死刑,那么“民愤”能平吗?以后再出现类似事情,又如何面对汹涌的民忧和民怨?
  本文末尾,我把疯狂杀戮的行为与富士康连续发生的跳楼事件做了一下关联,认为其共同点是都有心理健康因素起作用。5月21日清晨,富士康“第十跳”惊现,我上班后与同事议起,提出了自己的一个设想:除了心理健康因素和“模仿效应”,有没有电磁辐射之类所导致的生理伤害,使得自杀者出现神经性失控(这是我瞎诌的名词)症状,进而一跳了之?
  
  我在专栏(5)《“最困难的病例”》中写有这么几段:
  人们在认识上一直有个误区,总以为只有那种疯言疯语蓬头垢面的人才算是精神病,全然不觉身边的“危险”。
  半年前我在医院小住时,随手翻阅一本畅销杂志,读了多篇真实的案例故事后颇为震惊,便给亲友们发短信报告自己的感想:……施暴之人除了贪欲,几乎都存在心理健康问题,而几乎又被周边正常人所忽略,甚至在无形中激化,终于导致惨剧发生,波及诸多无辜之人。这类事情,值得警惕呀!
  一位朋友给我回复道:是啊,心理健康问题大家并不是很重视,它常常被当作“个性问题”看,这样反倒把真相和实质给遮蔽了。
  现在看来,类似这样的问题,势必长期存在。最近发生的好些事情,也太不正常了。今天上午,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同事到访,就他几十来的观察和思考,提出了不少见解。我觉得很有道理。然而,尽管人人明白,可谁也改变不了。
  
   2010-5-22

                                                                                                                                                           2010071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