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46)-2010-5-8--第27版

   当灾难降临之时

 
 尹传红
  

  (提要)以一种相对冷静、理性的心理状态面对危机,常常能够迅速地对情况作出清晰、明智的判断,增加生还几率或幸存机会。
  
 
   
地震、干旱、冰山崩塌、火山喷发……进入2010年以来,世界范围内发生的各种灾难和反常现象接二连三,让人不能不联想到半年前震撼上映的好莱坞大片《2012》,以及所谓“世界末日”的神秘预言。近日亦看到有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在媒体上探讨“末日情绪”,提出了这种由恐惧和焦虑诱发、折射出现实压力的消极情绪与心理之间的问题。
  其实,自古以来,每逢灾年,人们往往就会将灾异现象与现实问题扯上关系。西汉早期的《淮南子·要略》有曰:“……列星辰之行,知逆顺之变,避忌讳之殃,顺时运之应”,最终要达到之目的便是“使人有以仰天承顺,而不乱其常者也”。面对“逆变”,要说“仰天承顺”之类,话是大了点儿,更实际的则是:当不期而至的灾难突然降临之时,我们应该怎么办?
前不久,受邀参加北京市科委组织的一个有关防震减灾的科普项目评审,我在十分逼真的模拟实验室里,亲身体验了一下当地震来临时如何自救和逃生。主要的几个方面,我“做”到了,比如迅速就地避震、躲在相对坚固处、避开危险物品和危险部位,但却因为一时慌乱,忘了及时切断次生灾害源(电、水、气),失分不少(有电脑自动记录、打分)。
  地震学家、国家地震局原副局长何永年给我现场点拨:应对地震最关键的有两点:第一,要镇静;第二,要掌握好避险知识。如果地震发生时人在钢筋水泥结构的屋子里,最好的办法是立即跑到承重墙墙根蹲下,同时注意保护头部;也可以跑到开间不大的卫生间躲避,阳台、外墙、电梯间、楼道间则不要去。
  何先生告诉我,几年前他曾接待过美国救援专家道格·库珀。库珀先生参加过数百座大楼倒塌的救援工作,他近年来所推介的“救命三角”法在网上流传很广,确有一定的道理。库普认为,当地震发生时,躲在一个坚固物体旁边的空间要比躲在坚固物体下面安全。也就是说,当建筑物倒塌落在家俱等物体上时,会在靠近它们的地方留下一个空间,躲在这个三角形空间里免于受伤的可能性很大。这已为他参与的多起救援实践所证实。
  库珀先生还提到,猫,狗和小孩子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自然地蜷缩起身体,这是一种安全的本能。地震发生时,你也不妨这么做。如果地震是在夜里发生,而你正在床上的话,只要简单地滚下床,便可进入床周边的安全空间。如果地震发生时你正在看电视,不能迅速地从大门或窗口逃离,那就在顺势靠近沙发或椅子躺下,然后蜷缩起来。
  当灾难降临之时,处于极端压力之下的人们,大脑往往会突然失灵,出现“消极恐慌”、“分析瘫痪”、“紧张性不动”、“行为性不作为”等等不良反应。换句俗话说:吓傻了,呆若木鸡,不知如何是好。如果能够以一种相对冷静、理性的心理状态面对危机,则常常能够迅速地对情况作出清晰、明智的判断,进而克服困难、摆脱危险,增加生还几率或幸存机会。
  1991年2月1日,全美航空公司的一架大型客机在跑道上滑行时被撞起火,机上乘客争相逃命,把通往机尾的过道堵得水泄不通,甚至为抢先而大打出手。在这紧要关头,一个名叫大卫·柯士的乘客意识到,他正本能地随着慌乱的人群向后移动,并且排在机尾逃生通道的队末,根本不可能按部就班地脱离险境;同时他又注意到,机舱里的浓烟都往飞机的前部涌去,这表明那里肯定有缺口,有缺口就意味着有生路!于是他迅速转身,向驾驶舱奔去。结果,他成了这场灾难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还有机会向人们讲述他惊险的逃生经历。
  另外一个例子也颇为典型:2006年1月9日,美国加利福尼亚一个名叫艾琳·克罗尔的中年妇女,意外地被一支木质毛衣针刺穿衣服,扎在了胸口双乳之间,伤势很重。正当朋友们着急忙慌地要把针拔出来,并开车把她送往医院时,尚还清醒的她断然决定:“不,不动它!”“不,立即打911叫救护车!”医生们后来分析说,正是她作出的这两个明智的决定挽救了她自己的生命:拔针,就好比拔掉了栓子或打开了瓶塞,会让她当场流血而亡;驱车送往医院,途中只要针尖有丝毫移动,就有可能对心脏造成致命的伤害。
  清醒的头脑和冷静的心态,使克罗尔得以避开极有可能要了她性命的后续灾难。有些时候,求生和自救似乎就是这么简单。
  
(此为未删节稿,见报时标题改为《灾难降临如何自救》)

                                                                                                                                                           2010071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