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39)-2010-2-25--第43版

(提要)不知道成为一个被如此这般“强化”了的人,会是什么感觉?

“非自然”的选择

尹传红

 

  当意识游离于肉体,当神经铰接于网络,奇幻的视窗便闪电般地构筑起来。
  他叫凯斯,是个“城市电脑牛仔”。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跨国企业集团和犯罪组织竟相控制全球电脑系统,并且肆无忌惮地进行信息大战。这个网络独行侠属于生活极不稳定的下层阶级,但他却能够使自己的大脑神经系统与全球电脑系统相连通,并可闯入各种网络,利用人工智能体为自己服务。
  借助这一“本事”,凯斯受雇于一家公司,当起了信息的窃贼,同时得以逃避纷繁恼人的现实世界,在电脑创意空间里浪游。这是加拿大作家威廉·吉布森于1984年出版的科幻小说《神经浪游者》所讲述的故事。如果说,这一幻想在20多年前还显得离谱的话,那么,放在今天来看,恐怕很少会有人将其视为无稽之谈了。
  科学家设想,再过大约20年,即在2029年,高频带宽的通讯技术业已成熟,人类将进入神经植入时代。届时,可通过神经网络来直接与人脑沟通,市面上会出现种类繁多的神经植入物,目的是辅助人们的视觉、听觉,乃至语言、记忆与推理等功能。
  比如,植入大脑中并与神经直接连接的“记忆芯片”,将可载入海量信息,使记忆容量被大大扩展,并且随时都可以“调用”。而直接提高大脑信息处理能力的实践,将首先集中在纠正由神经和感觉方面的疾病与功能障碍所造成的明显缺陷。
  一种更具有挑战性的方案是:把思想下载到个人计算机上。通过对人的大脑进行扫描,绘制出神经细胞、轴突、树突等的位置、相互之间的联系和具体内容的图谱。在此基础上,具有足够容量的神经计算机就可以模拟出大脑的整体结构以及它所记忆的内容。
  没错,我们今天所生活的世界,正是诸多幻想家早就着力描述过的世界。
  50多年前,英国科幻作家阿瑟·克拉克曾展望过人类进化的一幅前景:人早晚会抛弃掉大自然赋予他们的易朽躯壳,在自然形体耗损之前,就代之以金属和塑料结构,用比盲目进化所能达到的程度更加精细而完善的电子感官去体验宇宙。早晚大脑也会死亡,但作为知觉的物质基础,它并不是不可缺少的,因为人类有可能又会发展出电子智力。
  中国科幻作家王晋康则提出,当对人体的改造从“补足”(用医疗手段恢复上帝的原来设计)变到“改进”(基因嵌入、人脑芯片、器官改良)时,新人类就诞生了。人工智能的创始人之一马文·明斯基也相信,随着人工智能科学家不断地试图逐个神经元地复制人脑,与其让人在自然的进化中不断地摸索前进,还不如让下一步进化过程进行“非自然的选择”。
  身体器官的替换或强化,通常使用的是金属或塑料,但也可以使用在体外特别培育的生物组织来代替。基于某种可以理解的心理,人们通常对人兽混杂物抱有敌意,但对同样是种间杂种的骡子,以及采用基因技术“种”出的新型杂种———苹果梨、番茄土豆之类,似乎并无恶感——我们喜欢“纯”的自己。
  然而,完全可以设想:势必有一天,人体的许多器官及部位,都会被功能更好的人造器官和假肢所取代,最后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一个有机材料与技术-物理器械的拼合体;甚至,“被不死的诱惑引诱而出卖他们的高贵灵魂”,将大脑与计算机联机,把记忆力进行移植、转存……人的机体,就这样一步步走向“非自然化”和“异质化”,变得越来越不“纯”,并使得人与动物的界限、人与机器的界限、自然的与非自然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复杂。到时候,我们恐怕就得给“人”下一个新的定义了。
  只是不知道,成为一个被如此这般“强化”了的人,会是什么感觉?而一旦人脑与电脑实现“连通”,隐私又该如何保护?
  
  
  题外话
  
  因报纸对专栏文章篇幅有限制,且在下笔头功夫尚不到家,故诌成的文字总有词不达意、言犹未尽之憾。由是,于见报之余再唠叨些许成文背景,或延伸扯几句,曰“题外话”。
  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或提供专栏文章题材线索,我的联系方式是:simov@126.com
  此文在我的博客(华声在线精英博客)中配有相关图片(感谢马晓霖前总裁的关照和支持):http://blog.voc.com.cn/yinchuanhong/
  感谢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江晓原先生与关瑜桢先生、吴慧女士的关照和支持:http://www.shc2000.com/
  感谢好友北风吹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eifengjingchui以及千龙网-千龙教育专给我设了“传红科普”栏目:http://edu.qianlong.com/。
  
  专栏(39)是延续前两篇专栏文章话题写下的文字,春节前交稿,大年十二刊出。内容多属幻想,也可以说是一种展望吧。考虑到专栏的性质,我一般不会把长文划分上、中、下之类,而是尽量独立成篇,有条主线连贯起来。
  文中提到:“一种更具有挑战性的方案是:把思想下载到个人计算机上。”昨天晚饭时,我忽然就此萌生了写篇科幻小说的想法,而且可以把我几个月前去世的岳父写进去(有个巧妙的构思和由头)。跟太太说了,她觉得不错。我又说恐怕一时动不了笔哦,眼下欠“债”太多啦。
  
  上周跟一个写小小说的朋友交流,我提到我在少年时代就很喜欢日本新星一的科幻小小说,他的集子我都买了,认真研读过,一直也很想尝试写写这类东西,但只是光说不练。太惭愧了。
  昨天应邀参观一个好友(也是提携我事业发展的一个“贵人”)的豪宅,获赠100多本旧书,捎带蹭一顿日餐,好开心。晚上就喜滋滋地翻阅那些书,进入梦乡。最近有好几个人问我:你写晚报专栏文章涉及那么广的知识领域,到底是怎么学习和积累的?我非常谦虚地说:没有别的法子,就是大量阅读、深入思考。当然,最好从自己的兴趣点切入……
  
  噢顺便说说,上回CCTV-10节目播出后,有朋友批评我忽悠,道看了半天也没见我说啥。情况是这样的:我讲得不咋地,又由于主题需要本身剪辑了不少,而我的两个搭档也太能侃了(都做过老师),现场我都插不上话哈哈。
  不过,我在上海电视台做的一次节目,是我与两个美女神侃,几乎没有删节我的谈话内容。但是我的“柳州普通话”讲得很蹩脚,见笑了(节目2月9日播出,话题也是机器人。开头我谈到了我对儿子尼莫的感情,后面谈到了我的机器人女秘书和阿西莫夫)。下面提供一个视频,点击即出:
  
  风言锋语:我的阿凡达女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yNjQ0NjA0.html
  
   2010-3-8
  
  
  忙里偷闲,这些天,临睡前开始读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每天读一点)。有时不免想到自己遇到的问题,怎么办?愈发感到时间、精力之宝贵,提醒自己一定要专注做那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不要被无聊人事所牵扯,陷入“罗网”。这样想来,便总是觉得心里亮堂。同时,也要注意身体,父母和太太提醒多次了。太晚了,就不多写了。
  
  

                      2010051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