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29)-2009-11-13-第43版

  (提要)有机食品的兴起,反映了人们对于农产品生产的重新认识,是近年来人们追求“天然”、“绿色”与“健康”饮食生活的一个延续和升华。

“有机”在哪里?

尹传红

 

  2009年10月底,第五届中国国际有机食品和绿色食品博览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有媒体报道此次盛会时拟出标题:“有机生活”向我们走来。
  我想,人们认识这样一种多少还是有些“奢侈”或超前的生活,当由“有机食品”演化而来。然而,什么是有机食品?它与我们过去常常提到的“健康食品”、“绿色食品”、“无公害食品”有啥不同,却很少有人能够说得清楚并准确地区分开来。
  不妨从“有机”说起。自13世纪以来首先出现在英文里的organ,指的是风琴之类的乐器,也有器械、机构或机关的含义。后来,又延伸出一个重要意涵,指活的生物中任何一种能够完成特定工作任务的结构。因此,心、肝、肺和皮肤都是“organ”(器官)。由于大多数生物体都可视为一同发挥作用的许多器官的集合体,所以通常就把生物叫做“organism”,即“有机体”。
  及至19世纪初,人们业已认识到,只是在活组织中(或曾是活组织的一部分的那些物质中)才能发现的化学物质,与在非生命世界中到处都能发现的化学物质差异极大。1806年,瑞典化学家贝采利乌斯(1779-1848)最早提出了“有机化学”这个名称,并首次以“有机物”指代生物体的分子化合物,而以“无机物”指代非来源于生物体的化合物。
  贝采利乌斯设想,在有机界,存在神秘的“生命力”参与化合物的生成,由此他断言:只有活组织才能制造有机化合物(他的这种观点就是所谓“生机论”的范例)。这便使人们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有机物这种复杂而又神秘的物质,属“有生机之物”或“有生命之物”,只有在一种非物质的“生命力”的作用下才能形成,而不能在实验室里用化学方法合成。
  可是,1828年,贝采利乌斯的学生、德国化学家弗里德里希·维勒(1800-1882)未利用任何活的或死的组织,只是把氰酸铵加热就制成了一种典型的有机化合物——尿素,从而打破了事关有机化合物的生机论(今天我们知道,已知的成千上万种有机化合物中的许多种类,都可以很容易地在实验室里合成)。
  不过,对有机化合物与无机化合物做出区分还是有用的。因此,从1860年起,有机化合物被定义为所有含碳原子的化合物(个别简单的化合物如二氧化碳例外),而无机化合物则是指其分子中不包含碳原子的化合物。相应地,有机化学通常就是指研究含碳化合物的科学。人们逐渐认识到,碳元素是一种十分重要的元素,因为由碳原子组成的链或环构成了有机化合物的骨架,而有机物又是构成生物分子和生物体的材料。
  如今,“有机”就其对应之英文“organic”来说,有一个特别的意涵,指人类、动物、或植物的生命过程或产物。它也具有一个重要的引申意涵或隐喻:表示某些种类的关系,以及某些社会类型。当适用到社会组织时,organic之意涵接近natural:一个有机的社会是指“自然成长”的社会,而非“人为创造”的社会。organic也一直被广泛地用在艺术与文学的讨论里,以此来描述一部作品中各个部分间深具意义的关系与相关性(即特别的内在关系):有机的关系或有机的关联。
  Organic还可以有以下几种生物学上的含义:是物体与生俱来的基础构成物;代表生命体的特性或概念;是一种自然且循序的发展过程;是一种由大自然的元素自然结合而呈现出的组织现象。
  “有机食品”是英文“Organic Food”的直译,这里所说的“有机”不是化学上的概念,而是指采取一种有机的耕作和加工方式。美国农业部下设的有机食品管理机构,于2001年对有机食品的生产方式给出了如下界定:有机食品生产过程中必须注重对可再生资源的使用,注重水土保持及环境保护。而有机肉类、禽类、鸡蛋、奶制品等生产过程中不得使用任何抗生素或生长激素。有机食品也不允许使用传统的杀虫剂,不允许使用合成肥料及污水污泥灌溉,不经生物工程或电离辐射加工。
  因此,大致可以这么说:有机食品来自于有机农业生产体系,是指根据国际或者国家有机农业生产要求和相应的标准生产加工,并通过独立的有机食品认证机构认证的一切农副产品及其加工品,包括粮食、蔬菜、水果、奶制品、禽畜产品、蜂蜜、水产品、调料等。
  有机食品的兴起,反映了人们对于农产品生产的重新认识,是近年来人们追求“天然”、“绿色”、“健康”饮食生活的一个延续和升华;同时,也反映了人们对广泛使用化肥、农药和食品添加剂的不安,以及试图通过食用安全的、健康的食品来摆脱这种不安的心理和愿望。
  总结一下吧。在国外,过去所讲的“健康食品”,通常是指能够改善人体健康状况的食品;“天然食品”,一般是指加工程度很小,不含人工合成的色素、香料、防腐剂及添加剂的食品。在我国,蔬菜、水果、蛋类、肉类和奶制品按其安全、健康标准,从低到高依次称为“无公害”、“绿色”和“有机”三类食品。
“无公害食品”由政府推动,是对食品的一种基本要求:农药残留、重金属和有害微生物等卫生质量指标均不能超标;绿色食品则彰显其出自良好的生态环境,它限量使用化肥、农药、激素等合成物质,分为A级和AA级两种。其中,A级绿色食品生产中允许限量使用化学合成生产资料,AA级绿色食品则较为严格地要求在生产过程中不使用化学合成的肥料、农药、饲料添加剂、食品添加剂和其他有害于环境和健康的物质。
  自2005年4月1日起施行《有机产品》国家标准要求:获得有机产品认证的生产、加工单位或者个人,从事有机产品销售的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在生产、加工、包装、运输、贮藏和经营等过程中,按照有机产品国家标准和相关办法的规定,建立完善的跟踪检查体系和生产、加工、销售记录档案制度。未获得有机产品认证的产品,不得在产品或者产品包装及标签上标注“有机产品”、“有机转换产品”和“无污染”、“纯天然”等其他误导公众的文字表述。
  此外,有机配料含量等于或者高于95%的加工产品,可以在产品或者产品包装及标签上标注“有机”字样。有机配料含量低于95%且等于或者高于70%的加工产品,可以在产品或者产品包装及标签上标注“有机配料生产”字样。有机配料含量低于70%的加工产品,只能在产品成分表中注明某种配料为“有机”字样。
  绿色食品和无公害食品均属政府认证,是国家唯一标识(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认证无公害农产品,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认证绿色食品);而有机食品标识则完全放开,并不统一,属企业对企业的认证(每个认证组织标识都不一样,我国有30多个有机食品认证组织)。这三类认证产品都有醒目的标识。关于有机食品的话题,我们下回再聊。
   (此为未删节稿)
  
  题外话
  
  因报纸对专栏文章篇幅有限制,且在下笔头功夫尚不到家,故诌成的文字总有词不达意、言犹未尽之憾。由是,于见报之余再唠叨些许成文背景,或延伸扯几句,曰“题外话”。
  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或提供专栏文章题材线索,我的联系方式是:simov@126.com
  此文在我的博客(华声在线精英博客)中配有相关图片(感谢马晓霖前总裁的关照和支持):http://blog.voc.com.cn/yinchuanhong/
  感谢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江晓原先生与关瑜桢先生、吴慧女士的关照和支持:http://www.shc2000.com/
  感谢好友北风吹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eifengjingchui以及千龙网-千龙教育专给我设了“传红科普”栏目:http://edu.qianlong.com/。
  
  此文内容,较多涉及到了我的本科专业基础课,我希望自己已经把“有机”的概念阐释清楚了。曾经很惊讶地发现,许多人说不清楚“有机”的具体含义,或者常常给弄混或弄糊涂了。所以,文章开头以较大篇幅从多个角度对“有机”进行了解读。我还是动了些心思去考虑相关问题并作表述的。
  想当年,学有机化学一点也不省心。记得大二时开始上有机化学课,印象中整堂课里,那老师就只是一个劲地在黑板上写化学式,边写还边叨咕苯环、衍生物、同分异构啥的,没等大伙儿记下来就擦掉了写新的。考试前就是卯足了劲背分子式、化学式、反应式,一考完就忘个精光。
  
  后来学生物化学背的略少,但难度却加大了,有一次期中考试,班级里及格的竟寥寥无几。我因为与女友一块复习,又商量着押题,侥幸过了关。很奇怪,现在再翻化学书,倒又觉得不难,也变得有意思了。
  遗憾的是,专栏文章见报时,那些对于“有机”的解说内容几乎都删掉了。前几天,我《科技日报》的一位同事直率地对我说,他感觉我近期的见报文章显得有些粗浅了,是不是忙家里的事没太花工夫弄?(他是特别针对上周四登出的《末日情结》说的。)
  我承认受到了一些干扰,又提出他因为看到的是删节版,所以恐怕会有不同于看全本的感觉。我把这事也跟“美编”汇报了,她说,没办法,每次版面上都有近四分之一版的广告占着,文章都长不了,这些遗憾就待结集出书时找补吧。

                       2010020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