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15)-2009-6-18-第43版

  (提要)如果病毒基因发生重大改变,赶不上趟儿的疫苗便毫无用处。眼下,我们还无法制造能够预知未来致病病毒菌株的疫苗。

病毒与疫苗:龟兔赛跑

 

  上周四,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宣布把甲型H1N1流感警戒级别升至6级,这意味着世界卫生组织认为疫情已经发展为全球性“流感大流行”。但陈冯富珍又重申,“流感大流行”主要反映的是病毒的地理扩散范围,而不是流感疾病本身的严重程度。也就是说,宣布“流感大流行”并不一定意味着疾病的严重程度或致死率有了显著提高。
本周一,新华社发布消息称,我国甲型H1N1流感疫苗正式投产。就此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新闻发言人表示,鉴于甲型H1N1流感是一种新型病毒,疫苗缺乏人群大规模使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因此目前不能急于疫苗上市,疫苗研发、生产、检验、流通和使用等环节均要进行全程监管。
  相较民众对于疫苗的热烈期盼,官方对疫苗的表态不失严谨,彰显出了一种理性。其实,关于疫苗的生产和使用,确有前车之鉴。
  30多年前,由于猪流感威胁被严重夸大,美国卫生管理部门在福特总统的好心“插手”下,精心筹划了一项全国性的流感疫苗计划。然而,这个计划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原以为借助鸡蛋培育疫苗的传统技术,从每个鸡蛋中可以获取两支疫苗,结果只得到了一支,这便导致接种时间表大大推后。
  随后有医生发现,对成年人非常有效的疫苗却无法有效保护儿童;而且,那个时候只有400万支疫苗供5700万儿童注射。甚至,在猪流感显然已经不是什么威胁的时候,一项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行动还在进行之中。接下来又产生了不少副作用:由于耽搁了常见流感疫苗的生产,普通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比往常多出了几千人(每年的流感季节都有多达1/5的美国人被感染,大约有3.6万人因此而丧生);此外,由于注射疫苗的人群极其庞大,罕见的不良反应也变得很多。无奈之下,这个前后耗资2亿美元、只覆盖全美24%人口的疫苗接种计划被叫停。
尽管疫苗接种常常引发争议,但目前来说,我们对抗病毒、预防疾病的最有效的办法,恐怕还是预防接种——使用能启动人体免疫系统的疫苗。自从1796年爱德华·詹纳发现为人类接种牛痘疫苗能确保人不受致命的天花侵害以来,许多难以医治的疾病都可以由疫苗得到控制。但疫苗的功效,最终还是要取决于免疫系统的效率。
流感之所以能够广泛流行,或者说病毒之所以让我们防不胜防,甚至成为我们最致命的敌人,主要是因为它拥有两种超强的能力:快速变异和快速转移的能力。这两种能力或效应叠加在一起,就意味着人类的免疫系统要经常面对新类型病毒的侵袭。这就是为什么每年我们都必须接种新疫苗以预防新型流感的缘故,同时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原来只限于在猿猴之间传播的病毒会突然转移目标开始传染人类。
  例如,甲型流感病毒彼此可以“交换”或“认识”遗传物质,并合并成一种新型病毒。病毒的基因在这个重组过程中发生了转移(称为“抗原转移”),即从一个病毒身上转移到另一个病毒身上,从而使据此演化成功的新类型病毒在能力上更胜一筹——能够感染过去没有能力感染的物种,因为后者的免疫系统并没有现成的抗体能够与之对抗。流感病毒一旦在人群中稳定下来,其重要的免疫靶标抗原即迅速发生难以预见的变化。
  流行病学家已经发现,2005年夏末肆虐亚洲的H5N1病毒就有能力超越不同物种之间的藩篱,从鸟类身上传染给猫、马和猪等宿主,或在其中循环;甚至,它还会直接把人当作“混合载具”,重新设计自己,成为高效率的“超级杀手”。
  近年来,世界卫生组织每年都会判断来年哪些流感病毒菌株最为流行,并根据这样的菌株组合来安排流感疫苗接种工作。像流感疫苗这样的生物制剂的生产,相对于电器、汽车的生产,其条件要严格、复杂得多。疫苗生产厂家在一段时间内通常只能生产一种流感疫苗:季节性流感疫苗或大规模流感疫苗。
  生产商在生产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过程中是否会遇到难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种病毒将如何演变。疫苗的总量,则部分取决于这种病毒的繁殖速度,以及它产生的能够激活免疫反应的主要蛋白质数量。而这些眼下都还是个未知数。另外一大不确定因素,是人体的免疫系统将如何做出反应,以及需要多大剂量的疫苗才能提供有效防护。如果病毒基因发生重大改变,赶不上趟儿的疫苗便毫无用处。眼下我们还无法制造能够预知未来致病病毒菌株的疫苗。
  更现实的一个问题是:一旦疫情暴发并开始大流行,相关疫苗的研发、生产和流通速度无疑将远远赶不上疫病的传染速度,任何疫苗的需求量也都会远远超过供应量,比例可能悬殊到多达500:1。接下来就会出现如加拿大医学专家艾伏里西诺所描述一种“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的情形:如果疫苗有效,你可能也得不到;如果疫苗无效,则没人能幸免于难。
  媒体上医学家的“老生常谈”不无道理:在流行性疾病面前,最简单的防控措施往往就是最有效的措施。无论病毒如何变异,只要我们注意个人卫生、环境卫生,加强锻炼,增强自身抵抗力,就能构筑起防御病毒的“第一道有效防线”。
  
                  (此为未删节稿)


题外话

  因报纸对专栏文章篇幅有限制,且在下笔头功夫尚不到家,故诌成的文字总有词不达意、言犹未尽之憾。由是,于见报之余再唠叨些许成文背景,或延伸扯几句,曰“题外话”。
  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或提供专栏文章题材线索,我的联系方式是:asimov@126.com
  此文在我的博客(华声在线精英博客)中配有相关图片(感谢马晓霖前总裁的关照和支持):http://blog.voc.com.cn/yinchuanhong/
  感谢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江晓原先生与吴慧女士的关照和支持:http://www.shc2000.com/
  感谢好友北风吹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eifengjingchui以及千龙网-千龙教育专给我设了“传红科普”栏目:http://edu.qianlong.com/。
  
  
  这篇专栏文章是在6月16日上午完成的。此前,在考虑选题和角度时遇到了障碍。虽然定了写疫苗话题,我还专门读了一本德国人写的非常专业的关于病毒、抗体和疫苗的书,但真正落笔的时候,却依然有些茫然,感觉往深往浅写了都不讨巧。甚至想到了放弃——改篇旧稿蒙混过去。
  但最终我没有这样做。一方面很看重《北京晚报》的影响力,珍惜人家邀写专栏的机会,一方面也是想到必须得迈过这道门槛——立意与表达方式的契合。这方面眼下我还没能做到游刃有余,时间一紧脑子就“短路”。
  这天靠中午的时候下起了大雨,雷声隆隆煞是吓人,我家尼莫钻进他姥爷怀里,半天不敢啃气。我写写放放,跑过去安抚他小人家,下午快1点的时候终于完工了。
   09-6-18


 

 

 

                                   090713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