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12)-2009-5-21-第43版

(提要)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上,全球流行病与人类迁移如影随形,人类面临着几乎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病原体。

病毒是打哪儿来的?

尹传红

 

 《下一分钟我们的对手是谁?》一文(见5月7日本栏)刊出后,一位名叫“溪水”的网友,于5月14日在我的博客上留言:“据说这次猪流感病毒是美国人弄的。 把猪的、禽的连接人的感冒病毒,目标实际上是指向中国。”我看了先是一笑,随后又好奇地追踪起这“据说”的由来。
  事情或许缘起加拿大彭博新闻社5月12日发出的一则报道。该报道称:澳大利亚病毒专家艾德里安·吉布斯已通报世界卫生组织,他计划在网上公布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甲型H1N1流感病毒源自实验室,而非大自然。他断言,这种病毒有可能是实验室在制造流感疫苗时,意外或故意制造出来的。其理由是:新病毒跟已知病毒的联系不密切;与典型的猪流感相比,它所含的赖氨酸更多,突变速度更快。
  但是,世界卫生组织两天后即表态,吉布斯的“这种假说经不起推敲”,因为出现赖氨酸残基较多和突变率较快是正常的。
  不过,有关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真正来源迄今依旧没有查明。其实,不只是对流感病毒,近几十年来科学家一直在探索:作用于人类的各种新病毒究竟是怎么产生的,又是如何传播和演变的?
  关于病毒的来历,我们所知甚少。由于它和生命不可分离,有人推测说它可能与生命同时出现,甚至更早。鉴于病毒比细胞还要简单,过去盛行的一种假说认为,病毒实际上是最早出现的生物。根据这种假说,核酸(生命的最基本物质之一)不断复杂化,直至成为细胞;而较简单的核糖核酸(RNA)和脱氧核糖核酸(DNA)在进化的路途中落在了后面,学会了寄生方式,最后成为病毒。
  还有一种似乎更被认同的理论推测说,病毒是从几十亿年前一些脱离开细胞的基因片段演变而来。这些片段经过漫长的时间,逐渐发展了独立生活、进行自我复制和细胞内寄生的能力,最终“修炼”成了病毒。
  可能是受到英国著名天文学家弗莱德·霍伊尔的设想——病毒是从外层空间落到地球上的——启发,美国畅销书作家迈克尔·克莱顿在1969年发表了他的科幻名作《安德洛默达品系》,讲述了人类遭遇太空微生物(细菌或病毒)的奇异故事。此后出现的一些科幻作品常常也涉及这一主题,以至给人留下了这样一种印象:某些超级杀人病毒或细菌,是为了罪恶之目的而在实验室里研制出来的。
  20多年前,当艾滋病刚刚开始肆虐并在世界范围内引起恐慌之时,就有传言说:艾滋病是生物武器实验室的产物;还有人声称艾滋病病毒是被有意放置在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国王图坦卡蒙(公元前1361年-公元前1352年在位)墓穴中,用以惩罚盗墓者的暗器,这病毒随着墓穴的财宝一同出土,被带到美国展览而传播开来。
  甚至,在对999个常去教堂做礼拜的黑人所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竟有1/3的人相信“艾滋病是针对黑人的一种种族灭绝手段。” 今年4月28日,甲型H1N1流感爆发伊始,印尼卫生部长苏帕里还表示,该流感病毒可能是人工合成的,而她过去曾指责西方国家可能制造并向发展中国家传播病毒,以帮助这些国家的制药厂增加利润。
  用病毒作“武器”自然早有人想到,也并非不可能做到。只是,对于滥用病毒可能带来的难以预料的后果,除了那种丧心病狂的疯子,恐怕没有人不会不在冒险一试之前掂量掂量吧?
  病毒打哪儿来?从结核病到霍乱再到流感,疾病的传播速度为什么越来越快?这跟气候变化和病毒自身的“进化”有没有干系?跟人类与动物越来越密切的接触有没有关联?
  有人用一个等式描述了未来社会可能会出现的画面:“善变的病毒+改变中的生态+日益密切的人员交流=更多无法控制的传染病的出现。”等式左端是我们今天已有的事实,其中的每一项都有着无限多种可能的变化。
  现在,你能得出什么答案吗?
  
  

题外话

  因报纸对专栏文章篇幅有限制,且在下笔头功夫尚不到家,故诌成的文字总有词不达意、言犹未尽之憾。由是,于见报之余再唠叨些许成文背景,或延伸扯几句,曰“题外话”。
  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或提供专栏文章题材线索,我的联系方式是:asimov@126.com
  此文在我的博客(华声在线精英博客)中配有相关图片(感谢马晓霖前总裁的关照和支持):http://blog.voc.com.cn/yinchuanhong/
  感谢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江晓原先生与吴慧女士的关照和支持:http://www.shc2000.com/
  感谢好友北风吹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eifengjingchui以及千龙网-千龙教育专给我设了“传红科普”栏目:http://edu.qianlong.com/。

  最近一个时期,甲型H1N1流感病毒似乎还没有隐退的意思。我跟“美编”商量过,专栏就围绕相关话题写下去。此前,我曾担心接连几次都是这方面内容会不会太乏味,但又感到这是就事论事漫谈“身边的科学”的好机会。“美编”没意见,我就打算这么做了。
  病毒是打哪儿来的?其实还可以举出更多的“设想”。比如,还有一种说法是,病毒比人类更智慧,它要不断地怎么寻找宿主,满足自身种群的生存。加上人类疾病与动物的密切关系,这就使得病毒不断出现。
  离奇的说法常常能够吸引人们的目光,因而屡屡听闻。回想19世纪霍乱在欧洲流行时,与富人相比,底层的不幸者不可避免地会因粗暴的隔离措施而遭受更多的痛苦,于是就有谣言说:霍乱的起因,是富人为了摆脱惹麻烦的下等阶层而故意下了毒。
  我注意到,早在甲型H1N1流感爆发之前一个多月,一名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就警告说,由于失控的城市化进程,以及政府对热带地区的蚊虫数量不加以控制,传染性疾病正呈上升趋势,导致全球越来越多的人死亡。
  病毒具有难以置信的适应能力,并设法利用我们的现代文化,在全世界进行传播。从流感到结核病再到霍乱,疾病的传播速度越来越快。传染病已经搭上了全球化、城市化等现代生活方式的便车。
  的确,一个多世纪以来,地球上相隔遥远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地融合在一起。而疾病和携带病菌的人从来也未曾走得这么远,这么快,这就使得控制疫情爆发变得异常困难。特别是,由于有了即时通信,关于疾病的信息可以比病毒本身传播得更快,难免造成公众的恐慌,有时甚至会导致更为惨重的损失。
  下周聊什么呢,我还没有完全想好。这两天往《科技日报》搬家,忙得很。
   2009-5-21

 

                                           2009060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