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9)-2009-4-23-第43版

 (提要)生活中不可能有绝对的安全。使用化学物是每个人天天都要面对的风险。
 

所有物质都是毒物?

尹传红

 

   因质疑所使用的理疗产品释放放射性气体,导致自己患上白血病,京郊一位63岁的安性老人将销售商告上法庭,索赔193万多元。日前,通州法院开庭审理了这个案子。
  差不多与此同时,70多岁的王老汉在济南市口腔医院被查出患有口腔癌。他万万没想到,这竟是他4年前在路边诊所“快速镶牙”惹的祸——镶牙材料属不允许用于永久性修复的自凝树脂,而正是以后者制作出的假牙放置在王老汉口腔内,引起粘膜红肿糜烂,最终诱发恶变为癌症。
  最近十几年来,这类由化学物引发的病残事件时常见诸报端,也每每引发人们的恐惧和疑虑;而愈加精密的检测能力和媒体的渲染性报道,更使人们确信,我们周边的毒性物质似乎变得更多更普遍了。当在空气、水或食物样品中检测到有毒物质的可怕警告发出时,其含义看起来便是:危险化学物的任何剂量都是不可接受的。在西方发达国家,一些人甚至患上了所谓的“毒害妄想症”。
  世界卫生组织2007年4月透露,每年全世界至少有20万人死于与工作环境有关的癌症,数百万人由于吸入石棉纤维或烟尘而面临患癌症的危险;此外,还有数十万死于血癌的人在工作中接触苯,这一物质在化学工业和钻石加工中被广泛使用。该组织发言人称:与工作相关的癌症是可以预防的,但需要各国政府和相关部门保证工作环境符合国际健康标准,尽可能第远离污染源。
  其实,不只是从事特殊工种的人才面临风险。任何一个人,一辈子都会暴露在很多不同的危险情况下,并且都有不同的风险。例如,每一次开车都有发生车祸并因此受伤或死亡的风险。一年内死于机动车事故的几率大约为1/5000,但这不会阻止更多的人驾驶汽车。可以说,使用化学物是每个人天天都要面对的风险。英国毒物学家约翰·亭布瑞指出,生活中不可能有绝对的安全。并非每一种人工产品都有危险性,也并非天然物就都是绝对安全的。一般来说,剂量决定毒性。想要证明某种化学物、某种食品添加剂或药物绝对安全,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证明它们都会产生某种效应。
  对于通常很难确定其风险性(危险概率×暴露概率)的化学物,要想避免恶性事件的发生,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做风险评估,预测其可能产生的危害。不过,风险评估并不是很精确的科学,科学大多也不如人们通常所想象的那般精确,而科学应用本身还具有某种不确定性。因此,科学家和社会学家普遍赞成把风险与益处一并考虑,即兼顾“风险-益处”的评估。
  举个实例:有少数人无法接受饮用水加氯所带来的小小风险,因为这种消毒方式会产生微量的化学物,比如可能会致癌的三氯甲烷,因此他们会改而购买瓶装水来饮用。但是,饮用水加氯消毒对大众健康的益处却很大,因为这可以减少饮用水被细菌感染的风险,其益处远远超过加氯后可能致癌的风险。
  再如,人们都爱吃鱼,也知道吃鱼对健康大有好处,但也有人担心吃鱼的潜在危害,这些危害来自鱼体内的残留水银等毒素或其他污染物。不过,2006年公布的分别由美国国家科学院和哈佛大学作出的研究报告显示:吃鱼对身体健康的重要益处,要远远超过吸收某些鱼类体内少量污染物所带来的风险。即使是每周只吃一到两次鱼,特别是含脂肪较多的鲑鱼,也可以把死于冠心病的危险降低36%;食用富含脂肪酸(如DHA)鱼类的孕妇,还能够帮助其孩子的神经系统发育得更好。
  16世纪的瑞士医生和化学家帕拉塞尔苏斯说过这样一句话:“所有物质都是毒物,没有一种不是毒物。只要剂量正确,就可以把毒物变成仙丹。”
  

              (此为未删节稿,原题为《风险与益处》)


题外话

  因报纸对专栏文章篇幅有限制,且在下笔头功夫尚不到家,故诌成的文字总有词不达意、言犹未尽之憾。由是,于见报之余再唠叨些许成文背景,或延伸扯几句,曰“题外话”。
  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或提供专栏文章题材线索,我的联系方式是:asimov@126.com
  此文在我的博客(华声在线精英博客)中配有相关图片(感谢马晓霖前总裁的关照和支持):http://blog.voc.com.cn/yinchuanhong/
  感谢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江晓原先生与吴慧女士的关照和支持:http://www.shc2000.com/
  感谢好友北风吹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eifengjingchui以及千龙网-千龙教育专给我设了“传红科普”栏目:http://edu.qianlong.com/
 

插图说明:英国小河遭污染,形似巨大的棉花糖;澳大利亚水域遭受化学污染,出现双头鱼苗。

 

                                          2009050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