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9年3月12日《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
“身边的科学”专栏(3)


羞答答的性教育

尹传红

 

  “爸爸,我是打哪儿来的?”8岁的儿子冷不丁提出这个问题,当爹的心里一咯噔,愣住了。不过,他很快就有了一个切入话题的好主意。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他拐弯抹角地给孩子灌输有关生命的林林总总,话时而含混时而明晰。小家伙认真听着,突然嚷道:“哎,爸爸,我还是没弄明白。我知道约翰尼·布朗来自辛辛那提市,那我是打哪儿来的呀?”
  我以前翻译的这个小幽默,选自美国多产科普作家阿西莫夫于1971年编撰的一本笑话集。此书出版20年后,阿西莫夫又在其自传中写道:(对于性)“我也不是从什么正常渠道了解的,而是从其他男孩所说的歪曲、片面的知识中了解的。这是我们这个社会里的年轻人的普遍遭遇。这个社会过于一本正经,太虚伪,不可能让性教育像其他知识一样传授……我们现在花很多力气去教孩子们踢足球,却一点不教给他们性知识,难道不奇怪吗?”
  看来,东西方的家长们对于性教育亦是“头疼感觉略同”,而且延续了一代又一代。之所以想到这个话题,乃是听闻英国新近出现了一个身高1.2米、年仅13岁的“小爸爸”,又有感于他“老”爹在“彻底惊呆”之际道出的一句话:但愿他在长胡子前别再弄出一个孩子来;而此事披露之前一个月,北京有家报纸还就“小学性教育太早还是太晚?”做了专题探讨。现实,可真是逼得太紧了! 
  窃以为,发生在小孩子身上的“性问题”固属社会问题,但性教育则是有关人的成长的科学问题。遗憾而又可笑的是,多少年来,我们的性教育虽然屡屡见诸于报刊之呼吁,但在具体操作时,却几乎都淹没在生理卫生课的敷衍应对,乃至体育与健康课甚或“道德课”的不恰当定位中了。
  一般来说,由孩子到成人的成熟包括身体成熟、性心理成熟和社会心理成熟等几个方面。通过长期的进化,人类生理成熟的时间本应与认知能力、性心理和社会心理的成熟时间相匹配。可是,已有多个研究领域的学者指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人类生理成熟的年龄已经明显提前,越来越早于其社会心理成熟(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是由于荷尔蒙受污染食物影响等外生因素造成的),以至年轻人在生理上与所处社会环境发生了错位,即所谓的“成熟错位”。这一日益明显的错位现象,对全社会的性教育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性,这种人类感情中最奇妙、最令人担心的东西,往往也最受压制和规避。咱们国家比较普遍的现实是:尽管5年级的孩子都有梦遗或来例假了,却要等几年之后才真正知道是怎么回事。关于性教育究竟是帮助青少年更多地了解性常识、避免性过错,还是助长了青少年的性意识和性行为,这方面的争论一直也没有停止过。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研究,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性教育“正名”。研究人员在一项长达数年(始于2002年)的调查中发现,适时在学校开展性教育,能够有效推迟青少年发生首次性行为的时间,并大幅减少怀孕等意外。对十几岁的男孩来说,在接受了性教育后,他们在15岁前发生性行为的比例降低了71%;而对于同龄的女孩来说,15岁前发生性行为的比例则降低了59%。
  我想,取得如此效果的性教育,应该不会是那种“家长羞于说,老师含糊讲,学生偷偷看”的性教育吧?

图为13岁的艾尔菲·帕顿和女友以及他们的孩子

 

20090405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