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身边的科学”专栏(8)-2009-4-16-第43版

合成化学物质的污染已经演变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实验,而人类已经被迫成为这个特殊实验的对象。
 

尚未出生就受污染
  
 尹传红

 

  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的阴影还未消去,又有两个惊人消息几乎同时传来:其一,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发出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美国市场上15个品牌的婴儿配方奶粉中含有高氯酸盐,可能会影响胎儿和婴儿的大脑发育;其二,包括德国NUK婴儿爽身粉在内的12个品牌的爽身粉,在韩国被检出含有禁用的1级致癌物质石棉。
  我在旅途中看到这两则新闻,不禁感叹:丫的洋鬼子也靠不住啊!回到北京后,又看到一篇报道:美国一项研究显示,出生缺陷与杀虫剂等农药污染密切相关。女性在春夏季节杀虫剂使用高峰期怀孕,其婴儿有出生缺陷的风险要大于其他季节怀孕。
                   
  不难理解,受了“污染”的母亲,会通过子宫或乳汁,把有毒的化学物质“转赠”给后代。几件事联系起来看,不能不佩服绿色经典名著《寂静的春天》作者蕾切尔·卡逊的先见之明。早在40多年前,这位“现代环保运动之母”就洞察到了时人还很难看得见的一个危险,正如她在一次演讲中所警示的那样,合成化学物质的污染已经演变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实验,而人类已经被迫成为这个特殊实验的对象。
  就此卡逊断言:“……我们一生下来就开始受到这些化学物质的污染,甚至尚未出生,还在母亲体内时就已经受到污染了。如果人们不从此改弦更张的话,这种污染将会终生跟随我们。而这种污染会引起怎样的后果,目前却谁也无法预料,因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先例可以用来帮助、启示我们作出预测和判断。”
  
  说来让人晕菜:前面提到的出现在美国“毒奶粉”中的高氯酸盐,竟然是火箭和导弹燃料中常用的一种化学物质(主要用作火箭燃料与烟火中的氧化剂及安全气囊中的爆炸物)。高氯酸盐污染据称为“冷战”时期进行火箭和导弹试验遗留的产物。美国的50个州里,如今有超过一半的州其饮用水含高氯酸盐。
  逾半个世纪以来,化学工业使用数以千计的自然和人工合成有机化学物,制备农药、塑料、药物、颜料等产品,相关行业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的一个主要部分。这些化学合成物质最终都会进入人体或释放到环境中去,并且产生影响。你也许难以置信:随便抽查美国人的血液就能显示,血液中存有可测量出含量的化学品超过200种,可这些化学品一个世纪以前是不存在的。
  
  我曾在《化学蒙冤》一文中谈到,停止制造和使用化学合成物质并不现实,规避危险的关键在于把握限度。问题是,眼下我们对于那些化学合成物质造成危害的机制及潜在危险性,了解得很不够;对于如何通过遏制和控制消费链(食物链),把受到有害因素污染的危险减少到最小限度,做得也很不够。这当中所欠缺的,乃是化学品风险监测与评估制度。
  2006年12月13日,经过长达3年的争论,被认为是欧盟历史上涉及范围最广的一项立法——欧盟化学品新法,终于获得欧盟议会通过。依据这项法案,消费者有权知道所使用的产品中含有哪些化学品,它们对人体是否有害,是否经过重新注册、评估及获得生产许可……由此,一些危险化学品被彻底封杀。当然,要想切实避免有害化学物质渗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个人也能有所作为。这个话题,咱们下次再聊吧。

 (此为未删节稿,原题为《卡逊预言成真》)
  

题外话

  因报纸对专栏文章篇幅有限制,且在下笔头功夫尚不到家,故诌成的文字总有词不达意、言犹未尽之憾。由是,于见报之余再唠叨些许成文背景,或延伸扯几句,曰“题外话”。
  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或提供专栏文章题材线索,我的联系方式是:asimov@126.com
  此文在我的博客(华声在线精英博客)中配有相关图片(感谢马晓霖前总裁的关照和支持):http://blog.voc.com.cn/yinchuanhong/
  感谢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江晓原先生与吴慧女士的关照和支持:http://www.shc2000.com/
  感谢好友北风吹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eifengjingchui以及千龙网-千龙教育专给我设了“传红科普”栏目:http://edu.qianlong.com/
  

 

  2009041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