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9年3月19日《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
“身边的科学”专栏(4)

 

化学蒙冤

尹传红

 

  前几天,从未有过联系的中国化学会给我发来了一封信,标题乍一看很是庄重:《就化学会如何开展科普工作征求意见的函》。信的开头写道:

  近年来化学的形象,受到严重的摧残。化学向其他学科交叉和渗透,化学的贡献被新兴的学科和产业所肢解和淹没;化学与生活、生命息息相关,在人们高度重视生活质量中,化学的作用被片面理解,甚至被歪曲;不法企业的弄虚作假、化学品的滥用;媒体的浮躁与哗众取宠的炒作,无疑雪上加霜,直接危害化学的公众形象,造成恶劣影响……

  读着上面这段文字的时候,我不禁回想起整整3年以前,我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化学科学部负责人的一次交流。那天原本要向他了解一下我国化学学科的新进展,可刚搭上话茬,这位仁兄却大谈特谈化学的形象问题。记得他不无遗憾地表示,社会和公众对化学这门基础学科的重要性认识不够,甚至存在误区:认为这一古老学科的发展对环境造成了污染,如今已从认识和改变客观世界的核心与前沿学科领地靠边站了。
  这些看法,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许多学生不愿学化学,并对相关人才的后续培养产生了不利影响;而国家近年来对化学基础研究的投入远远低于产出,也已经影响到我国一些支柱产业,如石油化工、精细化工、医药化工、日用化学品工业等的发展。 
  后来我注意到,老化学家徐光宪院士(他因在化学和稀土领域的杰出贡献而获得了2008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也十分关注化学的形象问题。他对化学很少在媒体上“露面”表示忧虑,认为“这不是小事”。在他老人家看来,化学与人类生活的关系远比天文学更为密切,但天文学在报刊上“露面”却比化学多,“这个现象实在值得我们深思!”
  我理解,徐老忧心化学很少在媒体上“露面”,所指应是化学的“正面”宣传(报道)难得一见。再说最近这几年,全国人民都知道,化学的名声和形象,更让甲醛、苏丹红、三聚氰胺这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化学物给糟蹋了。不过,谁也不能否认,因由这几种公众心目中臭名昭著的“坏东西”,我们平日里常常是费力不讨好、难得见成效的科普工作,一下子也凸显出“重要”,在提升公众化学素养和自我保护意识的同时,还收到了活学活用、立竿见影的实效。
  据我所知,化学在当今西方社会的形象或许更为负面。公众眼里的“化学物”与“毒物”几乎已经成了同义词,它往往跟污染、中毒、癌症、危害生命等等联系在一起,以致引发了所谓的“毒物恐惧症”。不言而喻,灾难、恐惧和负面的东西毕竟更能吸引眼球,激起关注和警惕,乃至加深偏见。在这样的氛围里,谁还会去念这些化学物的“好处”?尽管它们当初给“弄”出来,总还是有用甚或是派上了大用场的。涵盖了太多太多内容的化学,就这样在集中、反复的“攻势”下触了霉头。
  化学的应用与人类社会的发展密切相连,化学物可以在很多方面改变和丰富我们的生活。但与此同时,如果它们被误用、滥用,或是不够谨慎小心地使用,就会给我们带来很多不确定性,甚至变得很危险。然而,停止制造和使用化学物恐怕也并不现实。英国伦敦国王学院著名的生化毒物学家约翰·亭布瑞为此总结了一种所谓的“毒物迷思”:化学物可以产生有用和有益的效应,但在不同的情况下,同样的化学物却会变得有害。 
  我觉得,这种“迷思”可以比照近年来人们常常展开争鸣的所谓“科学的负面作用”。一言以蔽之,诸如污染、中毒这类环境问题或负面作用,是在科学的应用中产生的,而并非科学本身所固有。我们需要把握但却往往难以掌控的,是一种合理的限度。
 (此为未删节稿)


题外话
  因报纸对专栏文章篇幅有限制,且在下笔头功夫尚不到家,故诌成的文字总有词不达意、言犹未尽之憾。由是,于见报之余再唠叨些许成文背景,或延伸扯几句,曰“题外话”。
  欢迎各位朋友批评指正或提供专栏文章题材线索,我的联系方式是:asimov@126.com
  此文在我的博客(华声在线精英博客)中配有相关图片(感谢马晓霖前总裁的关照和支持):http://blog.voc.com.cn/yinchuanhong/
  另发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感谢江晓原先生与吴慧女士的关照和支持):http://www.shc2000.com/ 

  过去写《科技日报》的“科学随想”专栏时,常常会诌很多“题外话”,补充一些想法和见解,添加一些相关背景,再有就是瞎扯耍耍贫嘴。如今写“身边的科学”,虽说仍有此心,但时间和精力恐怕不太允许了。前几天接一出版社的朋友ZHW来信,这样写道:
  培训回来这两天一直在忙得“嗡嗡转”,刚有时间拜读你的大作。我提点个人看法。以前读你的文字,大多是看你邮件中的“率性短文”,觉得真睿智俏皮过瘾。但看你的专栏文章,感觉你把这种俏皮收敛了很多,是有意为之吗?我倒觉得你的率性更动人,至少是对于我这样的大众读者。不知你对专栏的读者定位如何考虑?
  仅供参考。虽然下面的话有点俗,但:祝你的专栏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我还没有来得及给她回信,但她所提出的问题,我倒是认真思考了。我想,要真正写出十几篇来,或许也就想明白定位了。至于文风,正式见报的文字,的确与“题外话”之类有点儿区别。
  另外,受版面限制删节之后,见报文章行文和语感也会稍有改变。像专栏第(2)篇和本篇就是这样。晚报“美编”(当然不是美术编辑)很体谅作者(我当然也很理解编者),发信安抚说:“字数不是问题,你可以撒开写,我来删。反正以后还出书,咱们一鱼两吃。有时你放弃的部分可能我们觉得很好呢。”
  第(3)篇《羞答答的性教育》实际上并没有撒开了写,没想到的是博客上挂了3天,点击量就过千了(也承蒙网站编辑推荐挂了首页)。成都的一位老朋友TK看了来信打气道:“写得好,写出人人眼中有,个个笔下无的警句。”
  谈及对开栏以来这4篇稿件的看法,“美编”显然是为了让我增加一些饭量,鼓励说:“挺好,有软生活故事有硬科学知识,软硬兼施。”
  我还特别请示:可不可以做些心理科学(心理健康)方面的文章?“美编”明确教导说:“当然。心理学也是大科学,比如光是商场促销的心理陷阱都能写一本书呢。咱们没限制,什么科学都可以写。”
  这下我心里就有谱了。本来考虑要从“化学蒙冤”切入写一系列相关文章的(比如化学物的掌控问题、食品添加剂的是与非等等),但又想这样扯下去未免太单调了,下周就写心理问题吧。

 

20090405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