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南来北往(10)

《科学时报》 (2010-2-4 B2 科学 文化)

机器人的灵魂和情感

□章梅芳  ■吴 慧


  □ 当听你提及《我的女友是机器人》这部片子的时候,我的直观感觉应该是部通俗搞笑的言情片,想必延续了韩版爱情故事的老套情节,心下没有太大的感觉;只不过因为你的建议和兴趣,便想着找来看看,当镜头画面上出现导演郭在容的名字时,一探究竟的情绪才慢慢酝酿出来。

  郭在容对于我们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了,《我的野蛮女友》、《假如爱有天意》、《我的野蛮师姐》等影片一度在韩国掀起一股“青春电影热潮”。在这个爱情成为奢侈品的年代,郭在容的电影能给人心灵的慰藉。影片中轻轻慢慢的日子,橙黄透亮的阳光,纯粹、细腻又略带忧伤的爱情,吸引了众多年轻人的心。虽然《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加入了机器人、时光旅行、东京大地震等新元素,讲述的却仍然是一个纯粹唯美的爱情故事,只不过这一次的爱情是跨越时空、跨越人类与机器界限的爱恋。

  ■快年底了,所以想不如找个浪漫的题材来聊聊,虽然挺汗颜的,之前我并不知道郭在容是谁。片子讲年轻时候的次郎在一次枪击事件中落下终生的残病,几乎失去了一切行为能力,除了思考研究,而后他花费60年时间制造出一个女性机器人,并且通过时光机器让她返回到年轻时代的自己身边。这个美丽的超人型机器人替年轻的次郎避免了枪击事件、带他回到不复存在的故乡、在几次恐怖事件中解救出原本丧命的孩童,这些事件都寄托了老年的次郎回望一生时的所有情感,遗憾的、憧憬的、无力改变的。女机器人在东京大地震中为救次郎而损坏,之后被老年的次郎修复。又一些年后,次郎作古,机器人报废。某个机缘下,一个面容酷似机器人的女学生获得了机器人一生的所有记忆,那是亲历了次郎一生和与他相处的记忆。女子爱上了次郎并最终决定通过时光机器回到东京大地震的时刻,生活在对她来说是古代的100多年前。

  这部带有诙谐色彩的影片背后,包含了对科技手段的思考以及一些宿命感的对时间流逝的感慨。

  □从你对影片故事的回述中可以看出,这部片子的主题和构思实际上都算不得新颖,类似的将时空旅行和爱情故事结合在一起的影片多不胜数,甚至“跨越时空的恋爱”似乎成了近年亚洲影坛的“王道”;为人津津乐道的亮点——“人与机器的恋爱”在构思上也并不新鲜,像《人工智能》之类的影片也曾设想过机器能拥有人类的情感体验。只不过,这次的机器人女友是比魔鬼终结者(Cyberdyne Systems Model 101)更高的版本 Cyberdyne Model 103,是一种“生物机器人”,其骨骼是一种全自动的生物组织,大脑由纳米神经元组成,皮肤组织和人类的一样。从机器女的这些自我介绍中不难看出,影片想强调的是103代机器人更加有血有肉和更可能具备人类的情感,从而使得次郎和机器女的爱情故事显得更加真实可信和感人。

  这里实际上有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就是强调机器人能具备或者渴望具备人类情感。《人工智能》中渴望亲情的大卫和这部影片中感受爱情心跳的机器女皆是如此,他们都渴望成为真正的人,具备人类所拥有的一切情感能力。对此我觉得,一方面可以说强调机器人也可能拥有人类的情感能力和体验,以及由此引发出对机器人伦理问题的关注是个好事情;又或者它预示着的人机界限被打破的状况,能给技术哲学和女性主义者的Cyborg构想提供更多的思想资源;但另一方面它也暗示了某种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等级关系,似乎拥有人类的情感能力是机器人的内心向往和追求,人类的情感能力在这里被赋予了高高在上的独特价值,但实际上与其说是机器人向往具备人类的灵魂和情感,不如说是人类想将自己的灵魂和情感灌输给机器人,以设想实现和机器人和谐共处的感人画面,从而化解对未来可能存在的机器人失控状况的担忧。不知你怎么看呢?

  ■对,从后面的剧情来看,不会生气的女机器人其实被设计成早就拥有了人类的情感体验,只是没有表现出来。此外编剧自己在时空的设置里也发生了混乱,比如女机器人出现在次郎面前时,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梦中情人的身份,在那之前次郎已经约见过了乘坐时光机器从百年后而来的那位女子,无疑他的人生经历已经被改动了,这些“穿帮戏”可以理解为对情感的诉求。机器人和人类的区别,随即涉及到技术伦理的问题。机器人和人的区别在哪里?如果笃信科技手段可以制造出完全有人类行为特质的机器人时,是不是意味着执著于这一信念的人同时也相信有造物主的存在,焉知自己不是庄周梦里的那只蝴蝶。

  其实这个片子又提醒我一直以来对时空旅行的一个想法。在常见的有关时空转换的题材中,基本只有主人公才能够进行时空旅行。从一个角度讲,技术的世界是不平等的,掌握有技术的一方即掌握有特权;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以时空转换为例,这种超能力被普及的同时也是自身消解的过程,因为时间、地点和人物没有一瞬间不在变化,所以时空旅行这单一事件的本身怎么能安然存在呢。

  □时空旅行类影片中的“穿帮镜头”经常可见,大约是编剧也常常会被时空倒错与穿越的设想搞得思维混乱了,不过这部片子里的情形也可能是想要表达现在和未来之间互为因果的复杂关系吧。2133年的真人女孩想赶在机器女孩之前见到次郎,从而拥有机器女所不拥有的与次郎的独特记忆;而当她在2007年的11月 22日见到次郎后,次郎的个体历史实际上就发生了变化,但也正是因为与真人女孩的相遇使得次郎念念不忘,最终在2008年的11月22日再次回到一年前与真人女孩相遇的地方庆祝自己的生日,期待着与真人女孩的再次相遇,也正因此次郎才会遭遇那场枪击事件,60多年后的老次郎才会想着创造一个机器女孩回到这个时间点去救护年轻时的自己。以此逻辑下来,机器女孩与次郎的恋爱故事和她最终牺牲自己挽救次郎生命的感人场面,以及次郎再次修复女机器人的传奇经历就都变得逻辑自然了,也为此才有了2133年真人女孩买到机器女孩、植入她的记忆芯片并时空旅行到2007年的可能。到此,所有的终点似乎又回到了起点,我们不禁想要追问,到底是现在改变了未来,还是未来改变了现在?

  关于时空旅行中的技术特权问题,的确常常被动人的故事情节和美好的结局所掩盖。主人公穿越时空的目的似乎都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而使自己和亲人朋友过上幸福的生活,而最后的结局也常常十分完美,《回到未来》系列和《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大都如此。这样一来你说的想法是一个方面,还有另一个方面就是主人公的每一次穿越都会改变那个时空的历史,从而影响到那个时空中的人与事的发展轨迹,这种改变对主人公而言或许是有益的,而对其他人而言则可能是致命的。那么问题就变成了,人类有无权力改变自己的过去?如果我们拥有了这样的能力的话。

  ■或者偷换概念一下,不知道未来和现在是谁改变了谁,就像关于情感的故事都是这样无始无终无法找到真正的头绪。对于谁有权利回到过去,影片也很有意思地设置了一个“许可令”,这个问题也是它依然无法直面的。

  这个过程中也表现了一种人对科技的复杂的需求,在希望借助技术手段带来福祉的同时仍希望科技包含人的特质,与此同时还要超越科技,具体表现就是你刚才所说的女子希望拥有与次郎的独特记忆,而次郎服膺女机器人的种种善举的同时又希望它会对亲吻产生反应、会具有人类的感情世界。老年的次郎会选择用机器人救助年轻时候的自己,但他真的会选择让年轻的自己爱上一个机器人?人类在与机器人的相处中,即便机器人拥有人类的情感,即便他们的相处再和谐,但他们仍然是不平等的。既要真正一样,又要完全掌控,人类按照自己的需求和意志,按照自身的行为和认知模式制作出机器人,也许有朝一日机器人自身也会去时空旅行、会去创造另一物种,到了那时人和机器人之间怎样区别,机器人又是怎样的处境?对于时空旅行,有一种平行宇宙的理论或可为之作解,但我很渴望看到机器人制造的另一个物种也开始时空旅行,那时会是什么光景?照说它们的世界,包括时间和地点都是人类这一物种创造出来的呀。
 

20081230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