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科学—人文资源的稀缺与自然辩证法学科建设

田松(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


 

吴国盛在今年第三期《方法》杂志上有文《中国的科学—人文资源何以稀缺》,对自然 辩证法学科的混乱现状做了概括,对于中国的人文资源何以稀缺,也有深入的分析。我大 体上同意他的看法,在此提出一些异议和补充。   

中国的科学—人文资源稀缺,人文学科不懂科学,科学工作者缺少人文素养,是问题 的一个方面,但进一步讲,应该是中国的科学和人文资源都很稀缺。50-60年代的科学功 利主义,院系调整文理分家,不仅使科学成为实用技术的保姆,人文学科也被实用化了。 进中文系学当作家或者秘书,进外文系学当翻译,历史、哲学,一切都是为政治服务的工 具。因而更严重的是,人文学者不具备人文素养,科学工作者没有科学精神。我反复打这 样的比方,禅学教授在讲台上口吐莲花,在讲台下狗苟蝇营;物理学生解题实验俱佳,却 不能以物理学的方式关照世界。我们的大学是把科学乃至人文学科当作实用层面的技术来 传授的。   

自然辩证法学科在近20年里的确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包括吴国盛所说,完成了全国范 围的体制建设,并成为理工科研究生的必修课。但是,这一学科从来就没有明确提出自己 要“担当起积累中国的科学—人文资源的重任”,与所有其它学科一样,这一学科也存在着 先天不足。   

目前许多理工科大学开始了人文学科的重建工作,也开展了跨学科教育,但如吴国盛 所说,“这些些微的调整和改革,并没有真正导向对学生‘科学—人文’素养的影响。”并非文科学生知道宇宙怎么大爆炸,理工科学生能背诵莎士比亚,就能算文理兼备了。中国 的科学—人文资源的培养,需要整个教育思想的转变,需要相当漫长和艰苦的工作。在这 个过程中,如果自然辩证法学科能够利用自己得天独厚的条件,应该起到很大的作用。   

作为自然辩证法专业支柱的是科学哲学、科学史和科学社会学三大学科,但目前理工科硕士生编写的自然辩证法的教材中,只包括科学哲学的一部分内容。从学科的发展和影 响考虑,应该向包括文科在内的本科生开设一门课程,争取列入必选课。科学思想史应该是最佳选择。传统的科学史(主要是编年史)沉闷枯燥,并无多大意义。但科学思想史则 可以跨越科学史和科学哲学两大领域,即讲授科学史中闪光的部分,又可将科学哲学的最 新观念溶入其中(科学史是科学哲学的根基,科学哲学是科学史的方向);可深可浅,可生动活泼,可重建科学和科学家的形象,容易为文理科共同接受。同时,这门课程也可以为 教师提供比较大的自由空间,这也是以此课为首选的重要理由。等时机成熟,再开设稍专 一些的科学哲学及科学史本科课程,并为某些系科的高年级本科生开设科学社会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