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科幻讨论专题

 

江晓原之“幻影2004”专题


穆蕴秋:“这真是霍金写的吗?”
江晓原:中国现当代科幻文学的创作与出版
田 松:“科幻批判现实主义大师”——纪念迈克尔·克莱顿
江晓原:《克莱顿经典·纪念版》总序

尹传红:“理想主义的说教” 
穆蕴秋:交叉小径的宇宙

〈访谈〉为什么人类还值得拯救?——刘慈欣 VS 江晓原

穆蕴秋:一部“另类”的月亮天文学论著——评《开普勒之梦》

江晓原:好莱坞科幻电影主题分析

江晓原:外星文明与时空旅行:在科学与幻想之间——兼及一系列科幻电影

穆蕴秋 江晓原:科幻中时空旅行之物理学历史理论背景研究

高亮华:我最喜欢的25部科幻电影

刘慈欣:28部科幻电影之简要述评

星 河:我最喜欢的25部科幻电影

江晓原:我最喜欢的25部科幻电影 
张之路:中国还有没有科幻电影?
江晓原:好莱坞科幻电影主题分析

江晓原:科幻:从悲观的未来想象中得到教益——论科幻作品之三重境界

穆蕴秋:费米佯谬:从一剑封喉到一石千浪——评《地外文明探秘》
雷剑峤:“科幻作家不必向主流文学靠拢”

江晓原:从小说到电影:乌托邦·反乌托邦不完全谱系

卢 羿:跟时光开了一个俗套的玩笑

江晓原:完美真空中的奇遇——读莱姆《完美的真空》

许苏葵:“设计婴儿”:真的如同点餐吗?

穆蕴秋:是独门秘岌还是幻想诱惑?——《星际迷航》中的翘曲飞行理论

郑方磊:从Player爱上NPC到NPC变身Player——亦真亦幻《十三楼》
郑方磊:你有的选择!——未来预知与自由意志

吴 岩:莱姆科幻的哲学空间
 
江晓原:幻想正在影响科学——在“深度撞击”背后  

许苏葵:未来世界的伦理法规——影片《法规46》的深度思考
 
吴 岩:中国科幻文学不是科普读物
    
艾萨克·阿西莫夫:活了二百岁的人
  
尹传红:关于“未来帝国”的科幻史诗——阿西莫夫《基地》系列背后的故事

叶永烈:阿西莫夫“基地”小说序

穆蕴秋:
银翼杀手:2004年的那条咸鱼
吴 岩:《红色海洋》序
 
江晓原:谁给了我们灾难图景?——幻想影片对我们思维的影响
 
江晓原:未来的天空有没有阳光?——小说《羚羊与秧鸡》序

许苏葵:克隆人,科幻电影中的未来
 
历史上的十大优秀科幻影片
 
钮卫星:“后天”会更冷还是更热?
  
韩 松:韩信的抉择
  
江晓原:外星文明与时空旅行:在科学与幻想之间——兼及有关的科幻电影 
钮卫星:电影中的异形  
江晓原:浪漫不分大小,未来不能知道——影片Paycheck中的爱情和物理学
 
江晓原:在虫洞中回到中世纪——影片《时间线》中的爱情故事和物理学
江晓原:假如安重根未能击毙伊藤博文 
江晓原:女英雄教人类不要骄傲自满——关于电影《异形》(Alien)之类

钮卫星:又被斯皮尔伯格劫持20小时——关于《劫持》与UFO(扩展版) 
钮卫星:被斯皮尔伯格劫持20小时——关于《劫持》与UFO
  
江晓原  刘兵:科学幻想:一个无边的世界——从《彩图科幻百科》说起
 
吴 岩:现代性与中国科幻文学
  
江晓原:我看《卫斯理》──兼及关于科普与科幻 
 
江晓原:回到未来:有多少历史可以重来?
 
郑 军:与银幕最有缘的——十部中国原创科幻小说
 
江晓原:幻想中的没落
 
郑 军:2003,中国科幻“重炮之年”
 
江晓原:《黑客帝国》:一个越讲越差的故事 
“佳作世界”点评稿
 
郑 军:科幻文学与科学
江晓原:《黑客帝国》与卫斯理
  
江晓原关于《黑客帝国》的访谈
 
江晓原:终结者挑战因果律——《未来战士》之物理学
 
江晓原 刘 兵:西方科幻作品中的悲观主义问题
吴 岩:莱姆科幻的哲学空间
田 松: 对于机器的怕与爱——科幻电影中的未来(一)

田 松:对上帝领地的侵犯——科幻电影中的未来(二)
田 松:想象中的太空兄弟——科幻电影中的未来(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