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江晓原之“幻影2004”(《中华读书报》)

 

 

四十:没有我们的世界:一个思想实验
三十九:《回忆三部曲》:“脱亚入欧”的日本幻想

三十八:《星球大战》:一座没有思想的里程碑

三十七:“你若看一遍就明白,那只能证明我们失败”——重温经典科幻影片《2001太空漫游》

三十六:《银翼杀手》:从恶评如潮到无上经典

三十五:复制娇妻:幻想世界中的东风西风——从两部《复制娇妻》引发的另类思考

三十四:《虎胆龙威》IV:一堂反技术主义现场课

三十三:《IQ情缘》:爱因斯坦的科学游戏

三十二:人生有多少机遇可以尝试?——从《疾走罗拉》上溯到《机遇之歌》

三十一:未来史诗:星际战舰卡拉狄加

三十:天堂有笔写诗篇——影片《继承者》与《鲁拜集》及山中老人

二十九:“天哪!它不是一座塔楼!”——艾柯与影片《玫瑰之名》

二十八:V:一个有文化的革命英雄——关于幻想影片《V字仇杀队》

二十七:Orlando:关于永生的启示

二十六:时空转换中的历史:能改变吗?——从两部《战国自卫队》说起

二十五:《巴西》?又一个反乌托邦的寓言
 
二十四:当李连杰遇到量子世界——《平行歼灭战》背后的量子力学与密教

二十三:《天下无贼》:从犯傻想到金庸和佛经

二十二:只是一场假想的骗局吗?——《摩羯星一号》和美国“登月造假”公案

二十一:恐怖故事:盐还是砒霜?——影片《战栗黑洞》的寓意

二十:虚拟世界:幻中之幻《十三楼》

十九:美国人的世界秩序——重温《地球停转之日》

十八:索拉利斯星的隐喻
 
十七:美国版“水变油”:反科学的CIA?——从《链式反应》想到《天
使与魔鬼》
  
十六:从令人失望的《世界大战》想起

十五:记录好不好?隐私留不留?——影片《最终剪辑》引起的遐想
 
十四:从《灵幻夹克》到《定婚店》——关于时空旅行与预知未来之间的过渡

十三:将文化多样性进行到底——关于《机器人》的联想
十二:HAL-9000的命运:服从还是反抗?——科幻电影中的“机器人三定律”
十一:如果有洪水,谁能上方舟?——《天地大冲撞》之“方舟计划”
  
之十:我们还未准备好——《深海圆疑》与梦想成真

之九:做人好不好?永生行不行?——关于影片《变人》的对话

之八:心灵犯罪是否可能?——从《少数派报告》到《数字城堡》

之七:电视:可怕的奇迹和前景——《星河救兵》·《西蒙妮》·《过关斩将》 
之六:人权:机器人能够获得吗?——从《机械公敌》到《人工智能》

之五:SETI:有多少外星文明可以接触?——影片《接触》之前世今生
 
之四:火星人留守几亿年?——电影《火星任务》背后
之三:有多少人生可以重来?——从《蝴蝶效应》到《疾走罗拉》
 
之二:乌托邦的噩梦

之一:我们还能不能有后天——关于电影《后天》
    
  
  以下为江晓原之“准风月谈”(《中国图书商报》):
之八:浪漫不分大小,未来不能知道——影片Paycheck中的爱情和物理学 
 
之七:在虫洞中回到中世纪——影片《时间线》中的爱情故事和物理学 
之六:假如安重根未能击毙伊藤博文  
之五:回到未来:有多少历史可以重来?
之四:双瞳:在科学与迷信之间  
之三:幻想中的没落 
之二:江晓原:疾走天堂:小人物之替天行道

之一:雇佣兵之替天行道:7和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