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江晓原、刘兵之“南腔北调”(《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集》前言享受谈话中的不确定性 
《温柔地清算科学主义:南腔北调2》后记 
江晓原:有一个话题讲一百遍也不够
吴 燕:“南腔”与“北调” “科学”与“主义”

一三九:应对宇宙灾变的新预案
一三八:《傅科摆》:又见Eco
一三七:作为科幻小说的《地狱》
一三六:反对完美,意义深远
一三五:迷途的科学和它的哲学保姆
一三四:《异海》:在科学和神秘的交界上
一三三:法国女学者痛揭孟山都
一三二:戈尔眼中的未来
一三一:性,不能只有科学
一三零: 达尔文爱你,你爱达尔文吗?
一二九:看美国人怎样开发科学的娱乐功能
一二八:建构一个基本粒子的世界

一二七:点烟读此书,读后能戒烟?
一二六:记忆诚可贵,遗忘价更高
一二五:电报背后的科学技术和政治
一二四:《血祭》:科幻作家的新尝试
一二三:一片留给未来的痴情
一二二:反科学文化人谈论学妖与现代化
一二一:英国博物学家眼中的科学与帝国
一二零:科学与文化:萨顿眼中的希腊世界
一一九:日本小说家幻想中的东瀛末日
一一八:白色巨塔:阳光和阴影

一一七:《黑客帝国》的哲学意义
一一六:从不受控的热核聚变到打不死的冷核聚变
一一五:我们应该像敬畏自然那样敬畏技术吗?
一一四:手艺在今天的意义
一一三:进化论到底算不算科学?
一一二:《与吾同在》:上帝也无法裁决的善与恶

一一一:乔布斯给了我们毒苹果
一一零:来吧,听一曲科学八卦的饶舌乐
一零九:将科学的娱乐功能开发到底
一零八:是什么激励了科学中的欺诈?
一零七:坏制度把人变成鬼
一零六:保护环境: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一零五:进步是真实的,但它是一个神话
一零四:来,给总统上课啦!
一零三:古道尔的希望能实现吗?
一零二:未来的物理学课程会不会包括打坐?
一零一:《大设计》:科学之神的晚年站队
一零零:《上帝的迷思》:一轮科学原教旨主义新攻势
九十九:再来一个和身体有关的罗生门
九十八: 日本第一诺贝尔奖得主的科学观
九十七:神游在地球两边
九十六:这回真的是科学史啦
九十五:2012.12.21:让我们明天准时上班
九十四:看一个IT精英的草根自白要
九十三:保护环境,还是要尽快发展?
九十二:科幻小说史:仅仅是一部科学外史吗?
九十一:智商测试:科学还是伪科学?
九十:疯狂实验:科学与非科学的界限何在?
八十九:《失落的秘符》:丹·布朗又来反科学了
八十八:是不朽经典,还是皇帝新衣?——关于奇书《万有引力之虹》
八十七:身体和医学:也是一个“罗生门”吗?
八十六:狄拉克传记:深奥的学问冷门的书
八十五:航空母舰:当下书生谈兵的最爱
八十四:《中国景色》:要知识更要思想
八十三:李约瑟难题还能成为有生命力的研究纲领吗?
八十二:让美国军控专家深度恐惧的科学技术
八十一:“咋越学越对科学不放心呢?”
八十:“美国世纪”要终结了吗?
七十九:远西奇器:那些科学传播的往事
七十八:当代英国勋爵眼中的古代世界——关于《古代世界的现代思考》

七十七:谁要重出江湖?谁能再振雄风?——关于“科学松鼠会”及其科普写作

七十六:科学时代的一丝人文主义

七十五:在经典中寻找当下的意义——读《希波克拉底文集》

七十四:未来的世界是垃圾做的吗?——关于《有限地球时代的怀疑论》

七十三:人性:来自基因还是来自文化?——关于《社会生物学:新的综合》

七十二:实验科学:是一种神话吗?——从《利维坦与空气泵》谈起

七十一:谁是黑暗森林中的傻孩子?——科幻小说《三体II·黑暗森林》

七十:一碗来自剑桥的科学宽面条——《剑桥科学史》第七卷

六十九:我们将永远与疾病为伍吗?——谈《剑桥世界人类疾病史》

六十八:宇宙尺度下的资源争夺与发展策略——从科幻小说《三体》出发进行思考

六十七:没有弗洛伊德,人类能生活得更好吗?——关于《弗洛伊德批判》

六十六:文化正在向技术投降——从《技术垄断》说起
 
六十五:1962,我们进入有限地球时代——重读《寂静的春天》

六十四:我们能够有一个永远的家园吗?——从《没有我们的世界》谈起

六十三:书籍使人进步,电视使人落后?——从《娱乐至死》谈起

六十二:斯德哥尔摩不去也罢

六十一:《蚁生》:一个反乌托邦的寓言

六十:克隆:还想扮演上帝的上帝吗?——“南腔北调”专栏5周年

五十九:我们需要更多的科学文化

五十八:“非欧洲中心”的科学技术史是否可能?

五十七:人类和科学:谁控制谁?——关于《科学的统治》

五十六:公众到底怎样理解科学?——从《优化公众理解科学》想到的

五十五:失窃的收成能找回来吗?——从《失窃的收成》谈起

五十四:十年重读《小世界》

五十三:是谁再造了病人?——关于《再造“病人”》

五十二:女性主义眼中的中医和性别——从《繁盛之阴》谈起

五十一:关于“科学大战”:有话好好说

五十:科学对迷信:究竟谁胜谁败?——关于《科学是怎样败给迷信的》

四十九:一个实现了全球霸权的杂种——关于《玉米与资本主义》

四十八:那是一个个科学的碉堡啊!——关于《天地有大美》

四十七:有假学术,无假“民科”?——关于《水晶太阳之谜》
四十六:布尔迪厄:哲学家的科学观
四十五:从伽利略那里领略科学文化——读《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

四十四:霍尔顿镇压得了这场反叛吗?

四十三:《时间简史》:一个科学传播的神话

四十二:生物技术:幻想中的末日——关于小说《羚羊与秧鸡》

四十一:莱姆到底想说什么?——关于小说《索拉里斯星》
 
四十:一面特殊的镜子

三十九:嗟乎,科普书当如此也!——关于《改变世界的方程》
 
三十八:《权谋》:一曲诺贝尔奖的挽歌吗?

三十七:《基地》:一曲科学主义的赞歌吗?(下)——关于科幻小说《基地》
 
三十六:《基地》:一曲科学主义的赞歌吗?(上)——关于科幻小说《基地》

三十五:再走近一次爱因斯坦吧——关于科学家的社会责任感
 
三十四:束星北的故事:我们从中读到什么?——关于《束星北档案》

三十三:灵魂与大脑:哪个完善得更快?——《天使与魔鬼》

三十二:后现代与科学:说不尽的故事

三十一:他们为什么背叛真理?——《背叛真理的人们》

三十:在高科技时代捍卫公众隐私——《数字城堡》中的观念冲突

二十九:什么是“公众理解科学”?
 
二十八:玩火自焚:一个滥用技术的寓言——关于科幻小说《猎物》
 
二十七:困境因何而生?——谈《诺贝尔的囚徒》
 
二十六:与国际接轨:科学的社会研究——《科学技术论手册》 
 
二十五:亲近经典,懂不懂都有收获——关于霍金《站在巨人的肩上》

二十四:科学素养:它到底是什么呢?
 
二十三:看科学家如何看科学  

二十二:从牛顿看现代科学的“血统”——《最后的炼金术士:牛顿传》
 
二十一:“野蛮人”眼中的现代化
 
二十:哥本哈根:1941年之谜——关于科学历史剧《哥本哈根》
 
十九:学术研究之矛指向伪科学 
 
十八:科学幻想:一个无边的世界——从《彩图科幻百科》说起
 
十七:爱因斯坦的上一半和下一半——关于《恋爱中的爱因斯坦》或《爱翁情史》
  
十六:有没有一种“科学人类学”?

十五:哈丁阿姨在中国——关于科学的文化多元性
   
十四:西方科幻作品中的悲观主义问题
  
十三:两种建构主义之殊途同归  
十二:走进爱因斯坦的生活  
十一:科学家反对“科学研究”——从《沙滩上的房子》说起  
十○:今日中国之“第三种文化”——从《第三种文化》说起   
之九:理性:不能滥用,也不能告别——从费耶阿本德的《告别理性》谈起 
之八:哈耶克:半个世纪前的先见之明 
之七:两种文化何去何从  
之六:诈文事件:是非及其意义 
之五:2002“科学时报读书杯”评奖回顾 
之四:“惊奇是大地之盐 ” 
之三:重读《海蒂性学报告》
之二:人们为何对星占学感兴趣?
之一:科学文化与流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