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近更新日期 2009年4月11日
 
 
     
   
 

天文学史   一般科学史      关于李约瑟 


孔庆典 江晓原:11~14世纪回鹘人的二十八宿纪日
史 斌 江晓原:阿波罗登月质疑与公众科学话语反思
ISIS上的紫金山天文台书评
江晓原:谁会读这本“无人读过的书”?——关于《哥白尼〈天体运行论〉追寻记》
江晓原:哥白尼的天学外史——关于《无人读过的书》
李 辉:随《宿曜经》来到中国的一种“宿直”历
孔庆典:来自西伯利亚的德国史前星盘?

郑 诚 江晓原:何承天问佛国历术故事的源流及影响
江晓原:儒略历还是格里历:这是一个问题
郑 诚:何承天岁差考
陶培培:托勒密与哥白尼:一起完成了革命
武家璧:德国内布拉星盘的天象问题之探讨
江晓原:中国“巨石阵”:具有世界意义的考古新发现——关于山西陶寺城址II FJT1基址的天文学意义
席泽宗 陈美东:20世纪中国学者的天文学史研究
江晓原:《12宫与28宿——世界历史上的星占学》新版后记

江晓原:《天学史》新版前言 
JIANG Xiao-yuan:The colour of Sirius as recorded in ancient Chinese texts
关增建:传统365又1/4分度不是角度
关增建:日食观念与传统礼制
 
孔庆典:西陆考

卢仙文 江晓原 钮卫星:古代彗星的证认与年代学

钮卫星:张子信的天文发现及其可能来源

钮卫星:《佛说时非时经》考释
Niu Weixing, Jiang Xiaoyuan:On the Naksatras in the Chinese Sutras 
NIU Weixing:Astronomy in the Sutras Tran 
钮卫星:汉唐之际历法改革中各作用因素之分析 
刘 兵:《天学真原》新版序
 
江晓原:《天学真原》新版前言
 
董煜宇:昨夜星辰依然闪烁——读《紫金山天文台史》 
吴 燕:托勒密是谁
吴 慧:拉着滚动条读历史   
江晓原:《中国天文学的现代化——紫金山天文台个案》前言  
江晓原:天文学史上的水晶球体系  
江晓原:中国古籍中天狼星颜色之记载 
江晓原:上古天文考——古代中国“天文”之性质与功能  
江晓原:历书起源考——古代中国历书之性质与功能 
江晓原:从太阳运动理论看巴比伦与中国天文学之关系

江晓原:巴比伦与古代中国的行星运动理论
江晓原:巴比伦——中国天文学史上的几个问题
江晓原:中国天学之起源:西来还是自生?
钮卫星:宇宙——人类的智力操场  
江晓原:第谷(Tycho)天文体系的先进性问题——三方面的考察及有关讨论
 
江晓原:关于望远镜的一条史料
江晓原:试论清代“西学中源”说  
江晓原:汤若望与托勒密天文学在中国之传播   
江晓原:元代华夏与伊斯兰天文学接触之若干问题  
江晓原:六朝隋唐传入中土之印度天学  
钮卫星:从光线弯曲的验证历史看广义相对论何时才正确
  
江晓原:钮卫星《汉译佛经中的印度天文学研究》序
  
江晓原:《周髀算经》——中国古代唯一的公理化尝试  
江晓原:《周髀算经》与古代域外天学  
关增建:中国天文学史上的地中概念
  
江晓原 钮卫星:《国语》伶州鸠所述武王伐纣天象及其年代  
江晓原 钮卫星:天学史上的梁武帝
  
江晓原教授访谈:改变天文学史  
江晓原:耶稣会士与哥白尼学说在华的传播——西方天文学早期在华传播之再评价

江晓原:哥白尼靠什么革命?——关于库恩的《哥白尼革命》 
江晓原:一部拒绝常识的英雄传奇——《剑桥插图天文学史》 
钮卫星:有关日晷的科学、历史与文化——兼评《日晷设计原理》
吴 慧:信念的许诺和智慧的背叛——由《剑桥插图天文学史》所想 
米歇尔·霍斯金:《剑桥插图天文学史》前言 
《剑桥插图天文学史》书影先睹  

江晓原:众口纷纭说“断代”
江晓原:王一方:在历史的银河边掬水──由《回天》一书说开来
马建波 江晓原:武王伐纣与天文历史年代学──就《回天》访江晓原
江晓原:孔子诞辰
江晓原:“世纪曙光之争”的文化解读
江晓原:古代中国人的宇宙 
江晓原:吴振华教授《日晷设计原理》序
江晓原:《周髀算经》盖天宇宙结构考
江晓原:儒勒·凡尔纳与徐家汇天文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