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21027日《科学时报》

 

写作过剩时代的新写作课

 于彤(《科学时报》记者)

 

 

“写作课”这三个字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有谁会认为那些在社会上令人仰目的硕士生和博士生们还会需要学习写作呢?
  但是,就有这样一门专门为科学史、科学哲学等专业研究生开设的写作课,而且是在上海交通大学、清华大学这样以理工科见长的高校开设的写作课,悄悄的,出现了。


●清华小教室里的"科学文化写作"
  10月16日,在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的小会议室里,近30名学生已经把屋子挤得满满的,后赶来的助教只能搬个凳子坐在教室外面竖着耳朵听。由于课程在小范围内开设,来听讲的绝大多数学生都是该所的研究生,但也有几位消息灵通人士是从其他专业,甚至是从北京大学赶来听课的。
  7点20分,主讲老师走进教室。调整好投影仪并打出第一张幻灯片后,同学的们都笑了。原来,在投影讲义的第一页上,除了"科学文化写作"几个一号大标宋黑字之外,占据主要空间的却是一个尖脑袋上班族形象,而他的小脑袋正被一摞厚重且宽大的书稿挤压得越来越看不到庐山真面目了。看到这里,记者也忍不住笑了:是啊,曾有人说现在是一个"写作过剩的时代",这个背负文本、举"轻"若"重"的小人儿不正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吗。
  原来,这门写作课是针对社会上从事科学文化写作的人才资源稀缺这一形势而开设的。在第一讲中,主讲老师刘兵教授即开宗明义,讲述了针对后两种文本写作的目的。他认为,指导学生对大众阅读文本以及中间状态文本的写作对于科学文化的传播和普及具有重要意义。因为"能够有更多的从事科学史、科学文化专业研究者能够为普通公众和学术非同行写作的能力,在传统的专业化教育中一般不会讲授这方面的内容。但这种技能却对科学文化传播和科普都具有社会意义。培养这样的写作者是一件非常重要和急迫的事情。而且因为这一类的写作需要两种文化的沟通--科学背景和人文背景及修养。具体到写作技巧上还有技术性的问题,如文字表达、语言掌握、读者心理的了解、对各媒体风格的识别等等,使得学生能把专业化内容恰如其分的,用不同风格表达出来,面对不同的对象,使人容易接受且可读。这就是清华大学科学文化写作课程开设的目标。"

●南北两校一堂课
  其实,开设类似课程的并不只有清华一个学校。清华大学也并不是第一个吃"科学文化写作"这只螃蟹的。我国第一个设立科学史系的上海交通大学,早在2001年就已经开设了具有同样针对性的课程。只不过在那里,该课程名称涵盖面更广,被称作"跨文本写作"。
  名称虽异,但课程都是针对科学史和科学哲学专业的研究生而开设的,都是以讲解和对对文本的分析为主要方式。南北两校在教学方式上也还有些差异。江晓原教授认为"我的期望值并不很高,主要是两点:一、希望提高学生的文本鉴赏能力,知道什么文章好,什么文章不好;二、希望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因此,在课程中穿插的点评讨论中,根据三种文本的分类分别选择范文,在网上公示给学生,并指定具体的学生做准备,进行分析,在学生的讨论后,教师再发表自己的意见。在文本的选择上,江教授有自己独特的标准。对中间状态文本,标准是"英雄莫问出处"。江教授说,"文章本身要好,而不在乎作者。我经常选《读书》这类杂志上的文章。"至于大众文本,江教授的选择就更出人意料:"我基本在最新的流行杂志中选择"。例如在下一次课上,江教授即将让他的学生讨论《电脑爱好者》杂志上的一篇软广告,虽是广告,通篇都是在讲一个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从头到尾反复铺陈,在最动情处戛然而止,只用最后一句点出了广告宣传的对象。江教授认为,选择这样典型的文本,是为了表明技巧在大众阅读文本中的重要性。

●小起点,大目标
  在讲到开设这门课程的缘起时,江教授说,我就是要通过这门课来传达我对文本鉴赏方面的价值标准和理念。同时他还指出,此课程虽是由我最先开设,"但王一方'创意'之功不可没也。"此处的王一方先生即中国图书商报前副主编。
  在书界,推介图书很重要的一个手段就是在媒体上发表书评。一篇好的书评往往会带动书籍的销售,而且阅读一篇好的书评本身就是收获,在传播文化理念的同时,也可以提高媒体的品位。因此在各家读书类媒体上,书评作者的选择就成了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虽然现在文化类书评泛滥,但是科学类图书的书评的难写却是业内公认的。一位科技类图书般的编辑告诉记者:"自然来稿质量不高,往往都是读后感,没有书评的味道。因为作者都是编辑或者科普工作者,总是希望把知识告诉别人,但是趣味性不高,他们的文章提不起别人的兴趣。如果找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写,他们的东西也很'实',把书的内容一二三点出来,跟一本科普书没多大区别,比较教条,可读性差。"不仅如此,不少科普书本身在可读性上也大打折扣。即使是由一些著名科学家撰写的科普书,往往由于艰深、"太专业",被原先设定的读者们"拒之门外"的也不在少数。
  幸而,一批"科学文化人"应运而生,但是,毕竟"僧多粥少","尝到甜头"的读者和媒体都迫切的感到需要更多的同时具备科学与人文素质的作者。而中国图书商报前副主编王一方先生表露的愿望,恰好暗合了江晓原教授的打算。于是,第一个面向科学史、科学哲学专业学生的写作课--"跨文本写作"就这样诞生了。
  但是,为什么两家开课都是面向科学史、科学哲学专业学生呢?除了两位老师私交甚好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呢?
  江晓原教授说:"我从2001年开始为我们科学史系的研究生开设' 跨文本写作',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写作能力往往不能达到我们这个学科所需要的水准,因此需要特别开设课程来训练。实际上这个课程有着更广泛的适用范围,但是我们这个学科对写作能力的要求相对要高很多,所以比较迫切地需要这方面的训练。"
  清华大学的刘兵教授认为,"文科出身的人在把握科学的能力和背景知识上都有某种欠缺,有某种局限性。而对于纯粹的理科生而言,则往往缺乏人文的背景、视角、色彩。这样的局面造成了能较好地为学术非同行和一般公众写作的作者稀缺的局面。究其根源,主要还在于以往的教育体制很早就将文理分科,割裂了科学和人文。而现在普及科学文化毕竟不像具体的学科那样要传播科学知识,而是要用人文的视角去审视科学自身,研究科学的精神、方法、价值观、情感等东西。这样的工作只有通过人文的视角才能实现。科学史和科学哲学,本质上都是对于科学的人文研究的结果。因此,对于这种交叉性的要求就很明确。而具有交叉背景的人,要想成功地把学术的研究成果向公众传播,也还需要对一些特殊的写作技巧的掌握。正是这些方面的原因造成了时下科学文化人的缺乏。所以,科学文化或者跨文本的写作作为技能手段是应该大力倡导的。"

●小荷才露尖尖角
  关于跨文本写作课,江晓原教授指出:"迄今为止已经讲授两届,效果还是令我满意的--听过这一课程的学生中,确实出现了写作能力较强的。当然我没有奢望这个课程成为灵丹妙药,所有的学生听了都成为跨文本写作的高手。我也在考虑改进--比如加大练习和讲评的份量,这样可以增加这一课程的实用性。"
  也许是由于课程刚刚开设不久,清华的"科学文化写作"本学期学时并不多,主要采取讲授与评述、文本分析结合的方式。在教师对一些理论要点和具体问题的讲授之后,一些学生写成的文章被投影仪打到屏幕上,由听课者和教师共同对文章中存在的问题和应改进的地方进行分析。虽然到本文截稿之日,清华的科学文化写作课也才上了一次。但学生们的反应十分热烈。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屠聪艳听课之后感到:"尽管还处于尝试阶段,但我已经觉得很有收获。原来我们上的写作课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我本科是中文专业的学生,转向科技史、科学哲学以后,感到中间还是缺少衔接。用这门课作为一个过渡我觉得是很好的。"另一位在读的博士研究生卢卫红也告诉记者,据她平时的接触,有些理工科的学生也很希望能够受到这样系统的写作训练,特别是交叉性的内容。因为"在专业上,他们可能很通,但是要考虑表述方式、受众、风格,做科普,就很难说了。"
  据悉,清华大学科学文化写作课布置给学生的作业,有一部分经修改后,是直接提供给相关媒体使用的。而上海交大科学史系研究生的作品,在前一阶段已经开始提供给北京、上海的一些媒体刊登了。一位读过了这些作品的书评编辑说:"科学类书评的写作是很难的,要有科学家的高度,又要有文化人的文采,写的文章才好看,所以能写的人很少。学生的习作已经脱离了读后感的窠臼,比较注意趣味和技巧,而且吸收了很多文化方面的内容,虽然高度和分量还有欠缺,但写多了显然会活跃科技类图书书评的氛围,会越写越好的。" 
  古谚云"九尺之台,起于垒土",更何况是百年树人的文化事业,而且,毕竟参加该课程学习的学生也还没有走出校门。但是,几家读书类媒体的编辑们已经开始纷纷"定制"学生们的作品。而且,据可靠消息,北京大学哲学系的"科普写作"课程也已经在计划之中了。

 

 2002年11月2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