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2002年10月16日《中华读书报》


李约瑟文本的当下意义

施瓦宾(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近年来,李约瑟及其所谓的“李约瑟难题”,一次又一次地引起学术界的关注。赞赏李约瑟的人,当然对他继续表示钦佩。另外也有人援引部分外国学者意见,认为李约瑟的一些观点大有问题,其研究方式已经大大落伍。在“李约瑟之后”,或许是我们应该采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的时候了。 

  余生也晚,是在赞扬李约瑟的背景下长大的。由于生性懒惰,断断续续地把国内翻译的李氏的几大卷《中国科学技术史》看过一遍。总体印象是李约瑟对中国文化的理解远非吾侪所能比拟。这次得阅江晓原教授策划、组织翻译的三大卷《<中国的科学与文明>简明读本》(中译本采《中华科学文明史》之名),又有新的收获。发现自己对于祖先的发明创造岂只是了解有限,实在是无知得很。 
  
  由此产生了一个推己及人,或许是小人之心的想法:我们究竟对李约瑟的文本有多少了解?李约瑟并不总是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一味地在赞扬中国,他其实也指出了中国的许多不足。另一方面,那些认为李约瑟落伍的人,是否真的认真读过李约瑟的东西?如果连消化吸收都没有做到,又如何能谈批判、创新?西方人对中国的傲慢与偏见,是不是不经意地传到了我们的身上?像普林斯顿大学的吉列斯皮(Charles Gillespie)教授,自誉为“李约瑟的学术敌人”,并颇以此为傲,他既不懂中文,也不懂中国史,更不是科学家,仅因“李约瑟是以马克思主义作为出发点”的,就武断地认为,“李约瑟的结论都是不可靠的,因此他没有必要看李约瑟的书”,如果这不是傲慢,也应该算是偏见吧。 

  无论在近代科学产生之前和之后,人类的知识都与所处的文化密切联系在一起。任何知识,无论采取何种形式,在其背后都有一张密织的信念网。我们的思维方式也依赖于这张信念网。只有了解了他人的思维方式,才可以进而真正了解其知识结构。李约瑟虽然常被人认为套用了西方的分类标准来处理中国古代的知识,但事实上他并没有忘记把这些知识植于中国文化背景当中。 

  在强调实用的中国社会中,科学知识或许并不代表一切,技术和工匠传统可能更为重要。所谓文明是一系列观念的集合。如果不去了解这些观念,只是孤立地谈科学结论,就不可能从本质上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古代中国人很自然地把雷电看作是他们想象出来的两种最奥秘的力量——阴和阳——互相冲突的结果。 
  把天空中的放电现象看成是对朝廷失政或个人恶行的“天谴”。(卷2,248页) 
  比如在谈到中国的“天学”时,他认为: 
  对中国人来说,天文学曾经是一门很重要的科学,因为它是从敬天的“宗教”中产生出来的,是从那种把宇宙看作是一个统一体,甚至是一个“伦理上的统一体”的观点中产生出来的,这种看法曾使宋代的哲学家们产生出他们那些伟大的有机论思想。(卷2,第73页) 
  这个结论到现在似乎也并不是不能成立。对于中西方天文学的优劣,他是这样认为的: 

  如果说中国的天文学同中国所有的科学一样基本上是属于经验性和观测性的,那么它虽然没有西方天文学那样理论上的成功,但也避开了西方理论上的那种极端和混乱。(卷2,237页) 

  从有关论述可以看出,李约瑟对中国古代天文学既非随意地拔高,也非盲目地指摘。其观点是值得我们重视的。尤其应该肯定的是,李约瑟对中国古代科学的分析是置于整个社会文化传统下进行的。 

  李约瑟认为: 

  中国天文学在整个科学史上所占的地位,应该比科学史家通常给予它的重要得多。(卷2,237页) 

  但这些论述是很难得到比较保守的科学史学家,如吉列斯皮等人的承认的。 

  当然,我们也必须承认,李氏的许多结论是成问题的。李氏在处理一些问题时也有败笔。比如,所谓中国人对“波动理论”比“粒子”更愿意接受的说法,就显得有些牵强。类似的问题随着研究的深入,还会不断地显露出来。 


  必须承认,我没有资格全盘评价李约瑟写的东西。但我要说,评价李约瑟,就必须认真地阅读李约瑟,而且要避免随意或者有意为之的误读。 

  翻译这样的书,绝非易事,因为这里面涉及到许多回译的问题。总体而言,这个译本比较流畅,但也有一些比较明显的瑕疵。比如,第二册第229页,把Louis Lecomte(1655-1728,法国传教士路易·勒孔特,汉名李明)译成了金尼阁(Nicolas Trigault,1577-1628)。第一卷331页又将Indian Philosophy(印度哲学)译成为“印第安哲学”。我宁愿相信这些问题是因为疏忽所致,因为同样的字条在别的册子中又都得到了正确的翻译。但这类问题在这套书中并非罕见,希望再版时能加以更正。 


  (《中华科学文明史》,李约瑟原著,柯林·罗南改编,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译,江晓原策划,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2002年版。已出三册。第一册:24.00元;第二册:33.00元,第三册:23.00元)

 

2002年10月20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