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女中学生的诉苦信

 

 

SHC频道编者按:   
    本文原载《自我保健》杂志2002年第二期。然然所在的城市为为中国山东青岛。

编辑老师:您们好!   
  我是一位15岁的女中学生,今年刚进入市重点读高一,这是靠我父母托关系才得以进入的,可我并 不感谢他们。   
  我自认为,我是父母和老师眼里的乖孩子、优秀生,学习好,又听话。但没人知道我现在最讨厌的 一件事就是上学,我常想把书扔进高压锅里,用小火煮上一天,拿出来以后再用锤子砸,然后浸入浓硫 酸里彻底毁容,再送入火炉,烧成灰,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是读书剥夺了我的一切,我的自由,我的爱好全没有了,耳边聒噪的只有4个字“读书、学习”。 从我上初中开始,父母就给我灌输中国最好的大学是北大、清华和复旦,当然能考上国外的大学更好。 今年夏天参加初中考高中,我觉得父母比我还紧张,总说什么要考进了市重点高中,就等于向名牌大学 迈近了一步。   
  但是真正让我有勇气得以实施“火烧行动”的是一本《哈佛女孩》。今年上半年,中国大地突然出 了一本《哈佛女孩》,爸爸妈妈就像中了魔一样,成天嘴里除了读书、学习以外,又多了一个哈佛女孩 刘亦婷,她怎么背英语单词,也要我怎么背,她早上几点起床晚上几点睡觉,我也得几点起床几点睡觉, 连课外读物的选择,也是由她来定。她上的是重点高中,当然我也不能差。   初考前一个星期,妈妈不知从哪里弄来什么药,非要我吃下,说这样就不会让月经这位老朋友来干 扰我的学习。老朋友的确没有像往常一样按期到来,但也许是妈妈给我吃得太好的缘故,我不能吸收与 消化,整个考试期间我都在腹泻,人很无力,晚上很早就想睡了,可爸爸却一定要让我把他买的参考书 上的模拟考试题做完再睡,还说什么刘亦婷是晚上几点才睡。   
  考试成绩下来了,是区重点,父母的脸阴了好长一段时间,总爱说什么他们没有刘亦婷这样的女儿 的福分。可没过多久,爸爸的脸又阴转多云了,妈妈也很开心,原来是爸爸找了关系,费了很大劲终于 把我弄进了市重点,妈妈说,上了市重点,以后你可要更努力了,我想我们的然然也不会比刘亦婷差。   
  但我并不想做刘亦婷,我也不想上什么哈佛大学,我只想做我的然然,好几次,我在梦里都在哭喊 “妈妈,不要把我克隆成‘哈佛女孩’”。可我哪里做得了主呢?上了重点高中后,身边强者如林,我 想这其中,可能就不止会产生几个刘亦婷式的人物,我能竞争得过吗?可妈妈还是在说“读书,读书”, 爸爸还是在说“学习,学习”,家庭的中心议题就是,要让我像刘亦婷一样的考上名牌大学。   
  我真不明白,哈佛女孩刘亦婷施了什么魔法,我怀疑在中国,不止我父母,还有更多的家庭在为了 刘亦婷而走火入魔。至少我所在的班上,80%地同学都说他们的父母在他们的面前提刘亦婷。   我恨透了哈佛女孩,直到有一天我将它送进了火炉,看着它在火中挣扎着弯曲着自己的身体,看着 它一点点成为灰烬,我心里痛快极了,心里恨恨地说,让哈佛女孩见鬼去吧!可想而知,为此“火烧行 动”,父母愤怒至极,并把我关了一天的禁闭。   
  但我在心底依然倔强地喊着:向哈佛女孩说“不”!

一位15岁的女高中生
然然

2002年2月24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