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科学爱好者之二


朱海军力

田 松

 

 

  前些日子上网,在一个论坛里见不少人在讨论关于人类进化的一个新观点,新观点的提出 者叫朱海军,我认真地读了一个批评者的帖子,想起一桩往事。   
  大约十年以前,我刚到北京不久,曾在科学出版社一位朋友那里见到一份油印或者是复写 纸抄写的论文,论文的作者就是朱海军,朱海军对人类的直立行走提出了一个胆大出奇的解释,其大胆之处在于引入了性。朱海军提出:在所有的动物中,只有人类能够面对面地性交,这种独特的性交体位使得女性的上半身被男性压直,髋骨外展,全世界女猿只好站起来了。男性是女性生的,所以男性也获得了这种体型,全世界男猿跟着站起来了。这种使人类站起来的性的力量,被朱海军命名为“朱海军力“。朱海军很认为朱海军力是一个创造,千里迢迢地把文章 用种种渠道发到北京。 
  我当时对这个问题没有判别能力,虽然觉得有些牵强,仍认为这个解释很有创见,敢于突破常理,想常人所不敢想,也能自圆其说。应该给予支持。时至今日,朱海军当年的理论细节 我早已经忘了,然而网上的文章唤起了我的记忆力,虽然没有朱海军力这个说法,我也敢认定 此朱海军定是彼朱海军。这才知道,十年来,朱海军并没有放弃自己朱海军力的理论建设和传 播工作,又用上了互联网这种现代传播工具。可敬可佩!   
  我没有看到今天的朱海军对此问题的表述,但我相信批评者的转述大致不差,酷似十年之 前。不过,我今天已经有足够的判断力,敢于同意那位网友的批评。不可否认,朱海军力是一个进化论假说,这个假说是拉马克意义上的假说,它以后天获得性症状能够遗传为前提。而后天症状不可能遗传在达尔文之后尤其是在基因理论之后已经成为生物界的共识。有一个很古典的实验是这样的,把老鼠的尾巴用刀砍下来,看它的下一代还有没有尾巴,如果有尾巴,再砍, 直到有一代,老鼠一生下来就没有尾巴。我不知道这个实验延续了多少代,总之是到了实验停 止的时候,新生的小老鼠还是顽固地带着尾巴。就算把砍尾巴的人统统累死,断尾鼠的后代还 是会挺着尾巴出来。倘若朱海军力真的存在,总有一天犹太男婴一生出来就没有包皮,根本就 不必再挨一刀;再过几个千年,文明人的阑尾也会自动消失。   
  朱海军力其实不值得一驳。但我还是愿意复述一次那位网友的高见。大意是说:就算用进 废退成立,朱海军力也很难让人站起来。比如为什么女人的症状能遗传给男人?如果把女人的 体征分成性体征和非性体征,那么性体征如子宫是绝对不会遗传给男人的,但是非性体征就能 遗传给男人吗?比如身高,为什么男女至今还没有平等?而且,朱海军也没有解释,直立行走 这个在朱海军看来与性有如此密切关系的体征为什么会是非性体征。   
  我相信,这些评论朱海军在十来年自荐中已经听过不止一次。使我感到难以理解的是,是 什么力量使朱海军能够对已有的生物学理论视而不见,顽固地坚持在今天已经毫无意义的独创 呢?我倒是想要把这种力量命名为朱海军力。 这种朱海军力支撑了许多民间科学爱好者。

1999年9月20日
北京 八角

附:写此文时,我曾试图找到我去的网站和我引用观点的网友的网名,可惜没有找到。近日偶 然发现,新语丝(www.xys.org)论坛上朱海军正摆出一副与生化博士方舟子对阵的架势。欲 知详情,不妨一观。

(原发于《科学时报》2000年4月3日B3版,《中华读书报》于4月12日21版发表了一组(三篇) 文章,《遭遇民间科学爱好者》,其中一、三即《全无敌》和《朱海军力》,有删节。近闻《南 方都市报》转载此文,尚未见样报,不知其详。20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