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进化史尺度上看人这种动物

钮卫星

 

 

    我们为什么吃零嘴?扶手椅子为什么有扶手?如果我们拿这两个问题一本正经地去问朋友们,他们很可能会以为这是近年来流行的脑筋急转弯题目。但在英国动物学家戴思蒙·莫里斯(Desmond Morris)所著的《人这种动物》(The Human Animal)一书中,这两个问题成了严肃的科学问题。前一个问题的答案存在于人类漫长的演化史中,后一个问题的答案则要到人类个体的生理、心理成长的过程中寻找。
  进化论的观点已经被大部分人接受。诸如人类是“堕落红尘的天使”、是“上帝的子民”之类的说辞也已经被大部分人抛弃。但是如莫里斯那样,把人安放到几百万年的进化链条上,在如此大的时间尺度上对人这种动物作一番深刻考察,这样的尝试还是不多见的。从一个常人不容易达到的高度和角度看待一件熟知的事物,往往能看到该事物不为熟知的另一面。读者们都熟悉阿波罗登月计划中从太空拍摄的那一张蓝色地球照片。我们不能去太空亲眼目睹我们栖身的这颗美丽行星,但照片的效果已经足够震撼人心。同样,虽然我们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从进化史上来审视人这种动物,但通过莫里斯通俗生动的描述,我们能够理解我们自己在进化链条上的位置。
  作为动物学家的莫里斯,可谓“阅”人无数,他以一种与常人不一样的眼光看人,原本不足为怪。然而他看问题的方法和角度,他研究所得到的结论,就是在他的同行中和相近专业的科学家中,也不是被轻易接受的。自从他1967年完成引起轰动的《裸猿》一书,把人定位为一种不长毛的猿人。之后他受到了来自学术、宗教等多个领域内的批评。有人批评他此举“有损人类尊严”、“扭曲了人类的演化史”等等。但在《人这种动物》这本书里,莫里斯继续捍卫自己以前的观点,并就相关问题作了进一步的分析和阐述。
  莫里斯在该书中――也包括在他别的著述中――试图论证的和始终强调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我们来自动物的遗传远比我们平常愿意承认的要多”。象吃零嘴这样的小习惯,也都是对人类自身进化史上饮食习惯的遗传。而象“都市部落”、“都市猿”、“裸猿”这样的词汇更时时出现在他的叙述中。一个现代都市人,当然不同于人类部落时期的一个部落成员。一个部落成员对自己部落内的成员都是熟识的。而一个都市人不可能去认识城市里几百万上千万的人,但都市人也构筑自己的都市部落。一个都市人的熟人数目跟一个部落的成员数目竟然非常相近。在认识人的数目这一点上,现代人也还是没有摆脱遗传的影响。
  莫里斯在极力缩小人与动物之间的差别的同时,也力图消除人类不同种族之间的差别。他的前一种努力虽然引来纷争,但笔者认为,他的后一种努力,其意义肯定是积极的。莫里斯认为以前的人类学研究过分重视了地区之间、人种之间的差别。我们虽然戴不同的帽子,但我们有相同的笑容;我们虽然有不同的婚俗,但我们都同样地坠入爱河;我们虽然说不一样的语言,但它们源于同样的基本文法。如果大家都忽视一些彼此的差别,都留意一下相互的共同点,那么这世界上肯定会少一些因为肤色不同、或因为相信不同的书本里的说法而进行的相互杀戮。
  莫里斯因为特别强调人类行为中较为基本的动物层面,如饮食、性、侵略、生殖和养育等,所以有人指控他忘记了人类的辉煌成就。笔者认为这种指控是失之偏颇和不够宽容的。面对人类取得的辉煌成就,笔者确实也时常激动万分。我们人类已经跨出了地球,没有哪一个物种有能力离开它们从中进化过来的生态环境,而人类做到了。这在人类进化史是具有巨大意义的一步。或许人类最终能脱离它的进化环境而生存,但现在我们还远远没有达到那一步。人类还只是蹒跚学步的婴儿,人类还需要地球这个摇篮,这个家。所以,从学术自由的角度,莫里斯完全有权利强调他愿意强调的。而从人类自身的安全和物种的延续考虑,他的强调在很多层面上是积极的。明白我们自己也是一种并不远离其他生物的动物,明白我们也是处在进化的链条上,这有助于我们人类对自己某些行为进行反省。如果在一种人类优越感的支配下肆意妄为下去,其后果是令人担忧的。当然在宇宙尺度上看,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只不过是在地球上已灭绝物种名单上再添上一种人类而已。
  最后提一下,《人这种动物》是配合BBC播出的六集电视系列剧而配套出版的。全书分为六章,分别论述人的肢体语言、游猎和侵略的起源、部落和都市的共同点、性欲的背后、不朽和长生的意义、现代各种人类活动的远古游戏起因。或许读者会觉得全书不是很成体系,每章之间显得相对独立。另外,由于该书带有论辩的味道,作者在书中也常提及他以前的著述,如《艺术的生物学》(The Biology of Art,1962)、《人类动物园》(The Human Zoo,1969)、《婴儿观察》(Babywatching,1991)等。所以为了更好地了解莫里斯的观点,读者不妨也去读读他的其他一些著作。

《人这种动物》,(英)戴思蒙·莫里斯(Desmond Morris)著,杨丽琼译,“生理人文系列丛书”之一,华龄出版社2002年1月。

2002年3月10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