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的方法与方法的研究 
──简评《性张力下的中国人》

刘兵(清华大学)

 

 

    在目前的出版物中,关于性的书籍虽然不是主角,但却有着广泛的市场和读者。如果把普及性质的读物 及与性问题相关的文艺作品排除在外的话,性学研究著作大致可分为自然科学性的性科学专著,以及人文社会科学性的性学专著。对于前者,作为各门科学中的一支,虽然仍在发展中,但却已有了一套近乎定型了的 研究方法;但对于后者,尤其是对于性问题(即包括历史也包括现实的)的人文研究来说,研究方法却仍是需要不断地更新,不断向研究者提出挑战的问题。也许正是由于这一困难,国内近来虽然也出版了若干部性文化的研究专著,但能达到象国外学者高罗佩那样高研究水平的作品却并不多见。在性文化研究领域中的这种差异,也部分地我们在人文领域中,尤其是在研究方法上的相对落后。   

  近来读到江晓原的新著《性张力下的中国人》,发现这便是一部力图在研究方法上有所突破的性文化研究专著。当然,对于一个研究者来说,仅仅靠更新方法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从江晓原的写作中(包括他的 副业性学和主业天文学史),我们可以看到他扎实的国学功底,对史料的谙熟,涉猎领域之广泛,这自然是成功的研究必不可少的基础。在《性张力下的中国人》这本书中,象对于色情文艺之功能的解释、对于娼妓 业之社会功能的分析、对于冲击传统礼教之历史(而不仅仅随从众说只提“五四”)的考察,作者的确提出了不少与众不同的新见解。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作者有意对研究方法的更新。在某种程度上讲,正是这种更新使得该书读起来令人耳目一新。

  在《性张力下的中国人》一书中研究方法的更新,主要体现在作者为其讨论的主题所寻找的新视角,或 者说新的分析思路。具体地讲,即是利用“性张力”这一在作者脑际盘桓多年的概念,取代了传统研究中习 用的“性压抑”理论,作为贯穿全书的“工作假设”。正象作者在序言中所讲的:“按照科学史和科学哲学领域中被接受的看法,‘工作假说’和客观实际不是一回事;客观实际(或历史真相)是尚待探索认识的对象,而只要有助于幸对这一对象的理解,或者能导致新的发现,就可以是一个有用的(成功的)‘工作假说’。”按作者的说法,“性张力”的工作假说,大致就是指中国传统文化中,在对性问题上长期存在的对立的两极—— 即在重生、重子嗣、多妻及重人欲与传统礼教--同时作用之下,产生的一种双向作用。基于这一工作假说,作者以全新的视角追溯了中国历史上性张力从弱到强,再又从强到弱的发展过程,并结合历史的考察来论及 现实。   
  当然,无需赘言,《性张力下的中国人》中所运用的性张力的工作假说也还可以进一步发展完善,它是否能够真正站住脚并为其他学者所接受,还是一个有待时间来检验的问题。但无论如何,这毕竟是一种新的 尝试的开端。可以说,该书的作者之所以能够提出象“性张力”这样的“工作假说”,并将之成功地运用于 性文化研究的探索中,显然是与其自然科学背景及在科学史的研究中对科学哲学的关注密不可分的。因而,此书除了作为性文化研究的具体成果之外,或许还带给国内的人文研究一种启发:为了在我们的人文研究中取得更新的突破,必须要注重的问题之一就是对于研究方法之方法的研究。

                     《性张力下的中国人》,江晓原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一版,25元。

2001年7月15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