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力的传播
——读《新人文主义的桥梁》

吴 慧

 

 

  《新人文主义的桥梁》是“名家解读经典丛书”中的一本,为刘兵教授对萨顿《科学的生命》一书的解读。 
  乔治·萨顿(George Sarton)的名字是与科学史是紧密相联的,无论是作为著名的科学史杂志《爱西斯》(Isis)的创办者,并为之辛勤躬耕四十年,还是他对科学的人文主义关怀的憧憬和建构,都为科学史这一学科的成长和发展提供了充沛的生命力。萨顿留给后人的著作很多,其中有艰深的科学史专著,也不乏可供普通读者阅读的书文,《科学的生命》就属于后一种,而我相信,这两类书中,被更多阅读的肯定也是后一种。 
  《科学的生命》一书,共四个部分,标题分别为:理解力的传播(这一标题正是本文题目的出处)、秘密的历史、东方与西方以及只务耕耘,不问收获。对于一位业余读者来说,如果通过阅读萨顿的文章感受到了人类的文化历程并为之感动,这将证明科学史的魅力所在,同时也是萨顿个人魅力的体现。这位学哲学出身的科学史家,文字游刃于热烈与冷静之际,极富感染力。然而,一部经典在文字背后一定有它更为深邃的意义,需要读者仔细地思考,体味。业余读者在这里会碰到困难,而专业的学者可以将这项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名家解读经典的用意也大约在此,阅读这样的书籍,犹如翻阅名家读书时的眉批和笔记,对于真想理解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的读者来说,将获益匪浅。解读和阅读的过程,自然就成为了理解力的传播过程。 

  怎样用开阔的态度去看待一门新兴学科在产生之初所面临的困难,逆境乃至遭遇;怎样让渺小的个体获得精神的自由,脱离凡俗意义上的“意义和目的”的桎梏;怎样认识科学史教育的意义;怎样看待科学和宗教、艺术三者的关系。这些问题,萨顿思考过,他的热情一定会感染乃至鼓舞今天的读者。时过境迁,萨顿的实证主义的史观和科学史观已不再是主流的观点,但正如刘兵教授在《后记》中讲的,“本书选择了其中一些重要的论点,尤其是针对今天的现状,特别是针对国内现状仍有重要意义、仍有接见价值、仍能引起人们深入思考的一些论点,重点进行了分析和评说,并有所发挥。”在谈到科学与艺术的问题、科学与科学史的国际主义问题时,都插入了现状的案例分析。将宣传爱国主义的作用作为科学史研究的首要目的,这平时让人看来未免啼笑皆非的案例,在萨顿的语境下,这样的格局未免局促。如果在萨顿提供的背景下,在刘兵的解读中,在读者自己的思考后,能够对知识和精神产生一种“纯美的注视”,那将是本书最大的成功。 
  《桥梁》一书转引了大量萨顿其他著作中译本的内容,其中被全文摘引的“一个人文主义者的信念”就是很有价值的一篇。一个对人类文化历程有责任心的学人一定受到过来自心灵的煎熬,一种反反复复的在追问终极关怀过程中的迷惘与困惑,可能对于一个文科学者,这种煎熬更为明显。阅读经典的过程,就是一个汲取智慧和信念的过程,恐怕也是缓解和消除迷惘比较有效的方法。牛顿自谦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阅读名家对学术著作的解读,与之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2002年8月1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