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化史:唯物主义为你细说

江晓原

 

 

    《欧洲风化史》三卷(《文艺复兴时代》、《风流世纪》、
   《资产阶级时代》),连同《古希腊风化史》、《古罗马风
  化史》各一卷,恰如五位佳丽,曾令读者望穿秋水──因早
    已有过预告,而且曾在《万象译事》上登载过片断──近日终
  于联袂登场。辽宁教育出版社“万象书坊”自开张以来,虽
    “好玩”之书迭见,尚未有如此亮丽夺目之景观也。   
    这套《风化史》,基本上就是西方社会的“性文化史”。
    译作“风化史”,至为确切。所谓“风化”,是中国古已有
  之的话头,至迟在《汉书》中,我们就 可以看到“以风化天
    下”(《礼乐志》)或“既伤风化”(《韩延寿传》)这样的
  话,既可作动词,也可作名词。后者化为“有伤风化”这一成
    语,至今仍在现代汉语中使用。      



  《欧洲风化史》的作者爱德华·傅克斯,德国人,一位文化史研究者,在当 时特别被视为漫画史专家。他作此书,虽然自知“不宜男女小学生阅读”,因为 书中所言,尽是裸体、化妆、通奸、情欲、男女共浴、节日狂欢、婚前性交、宫 廷淫乱、教会僧侣之破戒、娼妓揽客之方法等等,但想到“严肃的学术著作本来 就不需要具备这个长处”,也就释然了。

  傅克斯相信:“每个时代的风化行为、风化观念、规范并制约性生活的种种规定,最典型最鲜明地表现了各该时代的精神。每个历史时期、每个民族和每个阶级的本质都在其中得到最真切的反映。性生活以其成千上万的辐射,揭示了生 活的重要规律、基本规律。”他实际上是想通过写风化史,来反映各个时代的文 化史──至少是文化史中那些人们通常不好意思谈论的方面。 傅克斯又以“发掘内在的联系并且确定形成及改变风化的因素”自任,认为 这应该是一部严谨的风化史的出发点,“这样一部风化史必定远胜单纯搜集奇闻 趣事的风俗大全”。

  傅克斯虽然表白“本书的目的并不是做理论的分析,而主要是生动地叙述事 实”,但要让一本书具有学术价值,没有一定的理论来支撑全书的框架结构是不可能的。坊间有些类似书籍,在搜集材料方面也下过一些功夫,但多被学者们视为搜奇猎艳之作,毛病就出在缺乏理论架构或架构太劣。《欧洲风化史》理论架构中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特点:   
  一是将风化的建立和演变置于经济生活的基础之上,他强调“生产进程达到的水平决定社会整个生活进程从而也决定两性关系领域的风化范围”,并认为各个时代的不同风化都具有满足当时社会需求的功能。在全书的叙述中,始终贯穿着这条
线索。这种理论可以说是完全符合唯物主义历史观的,与文化人类学中“功能学派”的主张也很有暗合。   
  二是傅克斯一个听起来颇为怪异的主张:“真实并不在于中庸,而正是存在于极端”。他阐述这一主张时,举了鲁本斯
的名画《乡村节日》(卢浮宫收藏)为例,认为此画是历史上最为大胆的漫画之一,着力表现了乡村节日中疯狂的酗酒纵
欲。他承认,通常乡村节日的实际情况不会是这样的,但是《乡村节日》却是真实的──为什么呢?傅克斯用充满激情的语言慷慨陈词:然而,正是这样的画特别真实。这真实同夸张并不矛盾,而恰恰应该归功于夸张。画家在夸张的时候,摈弃了一切能够引起误会的外衣,发掘出现象的核心。……而且是那么鲜明,人们再也不能熟视无睹,不能擦肩而过。再高度的近视也会看到画家究竟画的是什么;最迟钝的心智也会明白现象的内在秘密。这一切是靠夸张才达到的。傅克斯在此处所说的夸张,使我联想到物理学中的“忽略次要因素”之法——物理学大师正是因为能够天才地运用这一方法,才得以推导出那些著名的定律。在科学史上,伽利略研究摆的物理定律时,忽略了空气阻力和转动轴处的摩擦阻力这两个因素,从而推导出简明的定律,就是一个著名例证。后世学者论此事时认为,要忽略某些因素才能推导出定律,一般学者就能知道;而能够正确选择那些需要忽略的因素,则非大师手笔不能办也。

  上面两点,对于《欧洲风化史》来说至关重要,因为这直接涉及到材料的选择。既然风化的演变需要从社会经济生活入手来分析,而真实又在于极端,那么举凡诗歌、小说、戏剧、名画、史书、档案、黄色杂志、流行读物、征婚广告、笑话漫画、谚语民谣、名人信札、宫廷记事、晚年回忆,等等等等,无一不可为傅克斯所用,成为他引据的材料。
  理论架构既已建立,傅克斯就挽起袖子,摆开阵仗大谈他的风化史了……。

  我们当然不应该冷落了另两部风化史。
  《古希腊风化史》的原作者是德国人汉斯·利奇德,中译本是从英译本转译而来。书前有王以铸(希罗多德《历史》的中译者)写的序,是一篇很有价值的导读,其中谈到了研究、了解希腊文化的广泛意义。此书所言风化,取义似较广泛,其“第一部”几乎可看成是某种希腊文化史。但“第二部”比较集中于谈性,包括“男女之爱”、“手淫”、“女子同性恋”、“卖淫”、“古希腊人的性歧变”等章,而“男子同性恋”一章则长达88页,因为男同性恋古希腊文化中一个极重要的方面。《古罗马风化史》也是德国学者的作品——奥托·基弗见了《古希腊风化史》,大约有心要作一部姊妹篇。书前也有王以铸的序。本书专谈古罗马的性生活,对古罗马文学作品的引用颇多。但阅读起来趣味性较《古希腊风化史》稍逊。
  《欧洲风化史》三册是插图本,可惜插图质量平平,而且未能与文本中所谈内容就近对应起来。但更可惜的是如此精彩的三册书却没有索引。《古希腊风化史》和《古罗马风化史》没有插图,却都有相当好的索引,在我看来,这足以弥补没有插图的缺陷还有余。总起来说,则燕瘦环肥,各擅胜场。《欧洲风化史》成书于20世纪初,距今已近百年。《古希腊风化史》和《古罗马风化史》的作者,也都是十九世纪的过来之人。这样一组极有价值的著作,直到数十上百年后才被译介进来,这一事实本身,已经生动地说明了我们在“借鉴全人类优秀文化遗产”方面还有多少工作可做。

 

(作于2001年2月11日)
2001年2月18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