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伪科学(pseudoscience)?

刘华杰(北京大学)

 

 

  把没有科学根据的非科学理论或方法宣称为科学或者比科学还要科学的某种主张,如星占学、维里科夫斯基碰撞理论、李森科的无产阶级遗传学、丹尼肯的古宇航员理论等。伪科学不同于一时的科学错误,它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要害在于,它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冒充科学,把已经被科学界证明不属科学的东西当作科学对待,并且长期不能或者拒绝提供严格的证据。非科学的事物大量存在,而且通常自有其存在的价值,如文学、艺术、魔术等等,一旦有人把它们宣称为科学,则这种宣称本身也就成为一种伪科学。
  伪科学常与科学研究中的作伪或者故意违背科学研究的惯用程序等活动相伴随,如皮尔当人事件和冷核聚变事件,这些是有意的造假活动,受到科学界的一致谴责。此外,也有因为人们认识的局限性、并非有意造假或有意违规传播导致的伪科学,虽然它们最终被证明也是错误的甚至是有危害的,但仍然不同于前者,一般会得到较宽容的对待。现在我们知道"燃素说"属于前科学,本身是错误的,但在科学史上不能简单地说它是伪科学,它对化学的发展有一定的贡献,在那段历史时期,它属于科学。只是在新化学发展起来之后如果再宣扬燃素说,它就变成了一种典型的伪科学。在现实中,有意与无意有时并不容易区分,伪科学活动本身也有一个演化过程。从科学社会学的角度看,为了避免伪科学一词较强的贬义,可以使用比伪科学稍弱的用词"副科学"(parascience),也叫超科学,它泛指不被主流科学界认可的所谓科学或者比科学更有价值的理论。也有使用"病态科学"(pathological science)叫法的,如化学家朗缪尔(Irving Langmuir,1881-1957)。
  伪科学与科学相伴而行,完整的科学史显示,许多对科学作出了重大贡献的杰出科学家同时也有意或者无意参与了大量的伪科学活动,如化学家黑尔(Robert Hare,1781-1858)、生物学家华莱士(Alfred Russel Wallace, 1823-1913,与达尔文一同创立自然选择进化论)、化学家和物理学家克鲁克斯(William Crookes,1832-1919,曾任英国皇家学会主席)、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策尔纳(Johann Karl Friedrich Zo..llner, 1834-1882)、法国生理学家里歇(Charles Robert Richet,1850-1935,19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者医学奖得主),以及约瑟夫森(Brian D. Josephson, 1940-197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等。这些事实也表明,科学的内核是社会共享的,理论欲成为标准的科学成果需要科学共同体的严格审核,杰出科学家的各种研究也并非都能成为科学知识体系的一部分,科学权威不能成为科学与伪科学划界的标准。
  19世纪末以来,以灵学为代表的伪科学发展进入一个高峰期。1848年近代唯灵论运动发源于美国,到1882年心灵研究会在伦敦成立,一般称为唯灵论时期。这一时期的灵学的特点是,江湖术士利用社会动荡、战争频繁,人们精神与信仰出现危机的现实,通过招亡会和降神会欺骗民众。1882年心灵研究会成立,由克鲁克斯等一批知名科学家参与其中,用心灵研究取代臭名昭著的唯灵论,灵学被披上了漂亮的科学外衣。但心灵研究仍然没有摆脱降神会和神媒活动,骗术仍然一再被人们揭露,在当时的心灵研究会会长麦独孤(W.McDougall, 1871-1938)的鼓动下,灵学在1927年出现重大转折,伪科学家们"出降神室,进实验室",以杜克大学为基地,以莱因(J.B.Rhine, 1895-1980)为首的第二代灵学家登场,把心灵研究的招牌换成了更有科学味道的"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从1927-1965年称超心理学的莱因时期,1965年到20世纪末称后莱因时期。这期间伪科学也不断演化出伪技术,走出实验室,为有关人员和政府服务,灵学进一步社会化和商业化,女巫的"心灵阅读"开始被搬上电视节目,超心理家也展开公关活动,游说政府官员利用心灵传感、遥视等声称的特异功能为"心灵战"服务。不过,灵学一类伪科学从未被主流科学界所接受,虽然1969年美国超心理学协会以集体会员的方式加入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但也受到惠勒(John Archibald Wheeler)等科学家的激烈抨击,认为它从未能够拿出一个、两个或者三个经得起挑剔的结果。1987年美国国家理事会的报告全盘否定了130年来的灵学研究,1995年美国中央情报局也终止了几十年的利用超心理学技术的"星门计划"。
  除了灵学外,还有五花八门的伪科学,举例如下:
1)星占是一大类伪科学。历史上星占与天文学有密切联系,后来走向分化。星占用想像的、简化的天体运行与人世变化之间的所谓因果联系和某种神秘主义,代替严格的理论和经验考察,声称能够惊人准确地预测未来。在天文学高度发达的今日,这种神秘理论和活动被斥为伪科学。 
2)维里科夫斯基(V.S.Immanuel Vsekhsviatsky,1895-1979)的《碰撞中的世界》。此书用地球和其他天体的灾难性相遇解释某些圣经故事和许多古代传说。他假设在公元前2000年中期木星曾抛射出一颗彗星,这颗彗星曾两次从地球附近经过,造成巨大的动乱。它还从火星附近经过,使火星轨道发生改变,令火星也从地球附近经过,其潮汐力造成了另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最后,大约在公元前七世纪,这颗彗星转化为目前的金星。著名天文学家、科普作家萨根(Carl Sagan,1934-1996)曾详细评论过维里科夫斯基的理论,指出它没有任何科学根据,违背大量科学事实。 
3)李森科事件。李森科(Trofim Denisovich Lysenko, 1898-1976)出于政治与其他方面的考虑,坚持生物进化中的获得性遗传观念,否定基因的存在性,用拉马克(J.-B.de Lamarck,1744-1829)和米丘林(I.V.Michurin)的遗传学抵制主流的孟德尔-摩尔根(G.Mendel-T.H.Morgan)遗传学,并把西方遗传学家称为苏维埃人民的敌人。李森科本是一位普通的农学家,开始时他的朴素观点也与当时注重实践的自然选择论者的想法差异不大,有一些有实践根据,也有一些是臆想的,但他认清了自己所处的政治和社会形势,把它们与阶级斗争相结合,攻击西方科学的遗传学,越来越极端和霸道,最后成为伪科学的代表,给苏联科学发展造成了损失。
4)由少数科学家和民间科学爱好者及江湖人士构造的"人体科学理论"。从1979年唐雨开始到1999年李洪志收场中国社会上频繁发生了神功异能事件,出现过一大批具有所谓的特异功能的"大师"。部分科学家未经过严格的科学检测,便轻易相信那些声称的特异现象的存在性,运用"场"、"共振"、"气功功能态"等概念,构造了奇怪的人体科学理论。
5)李卫东(1961- )博士构造的"人是太空人的试验品"、"人类曾经被毁灭"及"人有两套生命系统"是将一系列传闻组合在一起的怪论,它们借鉴了丹尼肯、维里科夫斯基的理论及中国的神功异能理论。李卫东在《人类曾经被毁灭》中说:"大约在15000多年以前,一艘来自宇宙深处的外星人飞船--月亮宇宙飞船,突然拐了一个弯,驶进了太阳系,并降临地球近地轨道,悬浮在中国西北部地区的上空,低得仿佛一踮脚就可以摸得着,传说中的'神'驾临了地球。这不是科幻,而是事实。"(李卫东,《人类曾经被毁灭》,北京:九洲图书出版社,1998年,第2页)在现代科学条件下,这些说法都没有任何根据。
6)与新兴宗教有联系的若干自称至高无上但又无科学依据的奇怪理论,如哈伯德(L.Ronald Hubbard, 1911-1986)的科学神教理论、马哈利什(G.V.Vethathiri Maharishi,1911- )的宇宙模型,李洪志的人类文明曾经被毁灭的说法也属于此类型。 
7)水变油事件。中国黑龙江人王洪成声称做了大量实验,发明了水变油技术,后来在全国各地表演,吸引了科学家和领导干部的注意,水变油一度被宣传成中国继古代的"四大发明"之后的第五大发明。据《科技日报》,这项有科学界、企业界和部分政府部门合作演出的闹剧已经使国家损失4亿元。水在许多反应中是最终产物,一般情况下将水变成燃料获得能量是得不偿失的。水如果变成油,必须使其中氧原子变成碳原子,只有通过核反应才有可能实现,而此过程要消耗大量能量。 
8)与许多所谓的世界之谜相关的伪科学传说,如金字塔之谜、百慕大三角之谜、某些具体的UFO(不明飞行物)现象、水晶头骨之谜、史前核大战等等。这些现象在首次或者一始出现时,可能的确是有待探索的现象,但后来已经有大量确凿的证据表明,它们完全可以用普通的、自然的因果关系作出正常的解释,无需借助于神奇怪诞的理论去解释。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宣称的神秘理论就是伪科学了。如报道和研究UFO现象本身与伪科学无关,但当人们用普通因果关系已经解释清楚相关现象时,某些人仍然对此现象进行神秘解释或者将其与外星人联系起来进行误导性宣传,则此解释与宣传是伪科学。 
9)出于神秘主义或者其他某种非科学的考虑,仍然确信已被揭露的科学造假事件,或者对似是而非的所谓事实进行超自然的解释。较著名的科学造假案例有皮尔当人(Piltdown man)伪化石案、N射线案和丹尼肯(E. von Da..niken)的古宇航员理论。1908年一个业余考古学家陶逊(Charles Dawson)送给伦敦自然史博物馆一些在苏塞克斯(Sussex)附近的皮尔当发现的化石,包括人类的头盖骨。1912年自然史博物馆的伍德沃德(Smith Woodward)参与进一步发掘,并确认皮尔当人生活于20万到100万年以前。许多科学家对此表示怀疑。1950年的氟测试表明所谓的皮尔当人化石年龄不超过5万年,X射线分析进一步证明颌骨取自黑猩猩,颚骨和牙齿都是近代的产物,并且用铁进行了人工染色。所有这一切证明当年的皮尔当人化石是伪造的。法国南希大学著名的物理教授、科学院通讯院士布朗洛(Ren Blondlot)在设法极化由伦琴(Wilhelm Conrad Ro..ntgen,1845-1923)刚刚发现的X射线时,发现了一种新的不可见的辐射,为了纪念其家乡南希镇(town of Nancy)他称之为N射线。他用铝制的棱镜和透镜来使之聚焦和色散,并探测到了其光谱。许多实验室都重复了他的结果,一些人还声称N射线可以像电一样沿导线传导。美国光谱学家伍德(Robert Wood)拜访了布朗洛,试图重复N射线的实验,没有成功。伍德最终发现了导致错误观察和解释的秘密,并在1904年9月29日的《自然》上发表了他的结果,从此N射线的传说在科学界消失了。 伪科学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涉及认识、心理和政治三个层面,其影响已经远远超出科学界内部讨论的范围。少量伪科学在小范围的存在和发展是不可避免的,科学探索也允许犯各种各样的错误。但是大规模的伪科学泛滥对科学和社会都将产生不良影响。其危害表现在轻视长期以来人类在探索世界的过程中所积累下来的宝贵知识体系,混淆是非,导致学术腐败,甚至可能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划分科学与伪科学需要科学知识,也要用到科学哲学、科学思想史和科学社会学的理论与方法。历史经验表明,不存在简单的逻辑划界标准,但有一系列综合的指标可用于判断哪些东西更可能是伪科学,如是否承认其理论的功能的有限性?是否讲求逻辑并尽可能使用数学?是否尽可能做到与原有科学知识的兼容性,把原有的理论作为特例包含在内?是否能够虚心接受批评并试图改进自己的理论?理论所依据的实验是否具有可重复性?是否排除了与神灵世界的关系,即是否做到"不信也灵"?等等。如果对上述问题中的多个或全部都给出负面的回答,则这种理论基本上属于伪科学。为了应对世界范围的伪科学、迷信和超自然声称的泛滥,许多国家成立了怀疑论组织,如影响较大的"赛科普"国际组织(CSICOP),含义为"奇异主张科学调查委员会",哲学家邦格(Mario Bunge)和奎因(Willard Van Orman Quine,1908-2000)、物理学诺贝尔奖得主莱德曼(Leon Lederman)和温伯格(Steven Weinberg)、《自然》杂志前主编麦多克斯(John Maddox)、生物学家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心理学家海曼(Ray Hyman)及中国的《科技日报》前总编林志新等都是该组织的委员。

 

推荐文献:
[1]Skeptical Inquirer, The Magazine for Science and Reason, by CSICOP, Web site at:www.CSICOP.org.
[2]G.O.Abell and B.Singer (ed.), Science and the Paranormal: Probing the Existence of the Supernatrual, Charles Scribner's Sons, New York, 1981.
[3]潘涛,《灵学:一种精致的伪科学》,北京大学博士论文,1998年5月。
[4]何祚庥主编,《伪科学曝光》,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
[5]方舟子,为什么我们不应该相信神秘现象,《牛顿:科学世界》,2001年第7期,第72-75页。
[6]刘华杰,理性的彷徨:介入超科学的西方科学家,见《一点二阶立场:扫描科学》,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1年,第258-284页。
[7]http://www.skepdic.com

注:为了百科全书译名的统一与索引编制,这里涉及的所有外国人,均给出外文名字,有待编辑最后统一处理。文中"o.."表示o上有两小点,纯文本文件无法打出。

 

2001年12月3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