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于2003年1月15日《中华读书报》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科学文化之旅丛书》

韩建民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曾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说法,这种对文化和学问的认识是颇为深刻的,而且在国内学术界,可谓深入人心,这也是一部分学人追求的幸福生活模式。而对于科学文化而言,更是贴切不过,我们完全可以骑着读书、走路这个两轮马车,遍游科学文化的山山水水。本套《科学文化之旅丛书》正是沿这一思路展开的,在第一批的两种图书中,被请出的是两位在科学文化界颇具声望且拥有广泛读者的著名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江晓原教授和清华大学刘兵教授。此两书的出版,只是为《科学文化之旅》丛书奠定一个基础,因为沿着读书、走路的思路,在科学文化图书出版方面将大有可为。

  《科学文化之旅》丛书是河北大学出版社在科学文化出版方面的进一步探索,继续实践我们的科普出版理念,为公众和科学之间寻找一座新的桥梁。
  对科学传播和公众理解科学而言,科学可从三个层面展开:
  一是构成实证的知识体系,
  二是一以观察和实验为背景的人类活动(科学人文),
  三是以兴趣和美学为基础的对科学的享受和欣赏。
  诚然,随着传播梯次的扩展,科学硬知识的密度有所降低,但科学的丰富内涵和巨大乐趣会随之展现,公众的兴趣会不断提高,科学所带来的亲和力越来越大。那么作为一般公众到底应该和科学有怎样的关系?对此有必要深入探讨。这也是许多人没有搞清的问题。
  我们认为,科学之于公众,应该像读书和旅行一样,进入欣赏和快乐的层面。也许有人会问,这不把科学过于简单和轻松了?事实上,只有这样科学才能真正进入公众精神生活。
  记得一位模特传记自白这样写道“如果你欣赏了我的肉体,请你再享用我的心灵!肉体可能会给你带来物质享受,但我的心灵会让你终生激动!”科学其实很像一位美丽女郎,人们过分关心它的知识和物质层面,而忽略了它的精神价值和文化享受。让公众理解科学,首先要让公众走近科学,如果我们总把科学打扮成一个板起面孔的妇人,谁愿意走近她?只能敬而远之。因此我们极力倡导一些新的科学传播理念和方式,尽管这些理念目前仍面临一些挑战,但我们坚信,许多年后科学终究会打开它的一个锁链,一个充满生机的科学传播体系终将形成,公众与科学的关系也会更加和谐。

  读书是一种学习,更是一种享受。谁不渴望窗外细雨蒙蒙,屋内青灯黄卷的读书情景?谁都想透过一行行文字,去寻找那个既熟悉又陌生、既亲切又伟大的真理身影;谁都想沉浸书海,体验幸福,感受激情;更希望通过读书反思前世,瞩望来生!
  江晓原教授的《年年岁岁一床书——红尘中的科学文化阅读》,也许正好能为读者朋友提供这样一幅图景。面对近年出版的若干好书,你苦于时间有限而不能全读,那么好吧!请与江老师一起前行。全书对近年来国内出版的几十种科学文化类作品进行了精彩的分析和点评,涉及到文学、艺术、科学史、性学、科学传播等各个方面。阅读此书,真有点像行驶在上海的地铁里,经历一片片模糊,很快又迎来一处处光明,既不失理性和秩序,也到处是灵性和生动,读完此书恰似走出了地铁,顿觉神清气爽,高屋建瓴。
  而读刘兵教授《剑河流水——英国学术游记》,既能体验大不列颠悠久的历史与文化,帮你思考这群位于欧洲西北外海的列岛,为何对世界科学与文化产生了如此重要的影响;更能通过精美图文,体验世界著名大学剑桥的一份真实和伟大,读到精彩处几乎嗅到了剑桥的呼吸声。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没有食物和水,人们的物质生活将难以为继;而没有读书和旅行,你将失去多少幸福和悟性!但愿《科学文化之旅丛书》能对你选择生活方式有所启发。人是需要伴侣的,希望这套《科学文化之旅丛书》能像一支正在燃烧的小蜡烛,陪伴你若干个寂静而温馨的夜晚,使你在幸福的阅读中找到科学的乐趣,在愉快的旅行中悟出文化的真谛。

 

2002年12月23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