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勒·凡尔纳与徐家汇天文台

江晓原

 

 

  十九世纪后半叶,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写了大量科学幻想小说,其中许多在当时看来是奇情异想的情节和事物后来都幻想成真了.在《征复者罗比尔》中,出现了飞行器“信天翁号”----在小说的情节中,它的出现很象今天的UFO,众说纷纭,没有人知道它是何事物。各国天文学家提出种种猜测,其中只有一个人相信它是一种飞行器,而此人竟是徐家汇天文台台长∶
  “只有一个天文台长对这个问题持肯定态度,尽管他对这个问题作出的解答会招致种种讽刺挖苦。那是个中国人,徐家汇天文台的台长。这个天文台设在一片宽广的平原上,离海不到十法里,事野开阔,空气澄净。”
  这位异调独弹的“徐家汇天文台台长”认为,“很可能大家所说的东西只不过是一种航空器、一种飞行机器而已。”在小说的情节中,他的意见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但是由于出自一个“中国人”而被认为难以置信。
  
  徐家汇天文台能够出现在十九世纪的法国小说中,说明这个天文台在当时世界上是有着一席之地的。事实上,徐家汇天文台确实被国际天文学界视为当时远东最重要的天文台。徐家汇天文台的不少天文学和气象学研究论文发表在那时德国的《天文学杂志》、法国的《天文公报》、《观测公报》、《气象学报》、美国的《天文学杂志》等刊物上,而徐家汇天文台的《徐家汇天文台观测公报》、《佘山天文年刊》则是与当时各国天文学家交流、共享的国际性刊物。

  然而儒勒·凡尔纳在小说中却犯了一个大大的错误----徐家汇天文台从1872年正式成立起,直到儒勒·凡尔纳1905年去世之后很久,它的台长从来就不是中国人,而是一直由耶稣会传教士(主要是法国籍的)担任的。在儒勒·凡尔纳创作《征服者罗比尔》的年代,或者说在徐家汇天文台开头几十年的历史上,担任台长的是能恩思(M.Dechvrens)、蔡尚质(S.Chevalier)、劳积勋(A.Froc)等人。能氏是该台的筹备者和第一任台长;蔡氏继任,曾负责徐家汇天文台参加国际经度联测的工作;劳氏为第三任台长,1887年当选为梵蒂冈科学院院士,并因建立台风预报工作而获奖。
  儒勒·凡尔纳所说的“天文台设在一片宽广的平原上,离海不到十法里,视夜开阔,空气澄净”云云,应是指当时徐家汇附近的环境。佘山要到1900年才建立天文台,那是建在山上的。佘山天文台和后来建立的陆家浜天文台都归徐家汇天文台领导。这个格局,与今天本部位于徐家汇的上海天文台下辖佘山观测站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