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好书看大片,了解数学家纳什壮丽人生

刘华杰

 

《美丽心灵》描述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展示了神秘的数学世界和精神错乱的悲剧。
--辛格,《纽约时报书评》

 

 

  纳什(John Forbes Nash Jr,1928.6.13)1994年如愿以偿,因对博弈论的研究而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1958年纳什曾特别想获得数学界的最高奖菲尔兹奖,但当年的奖项颁给了搞突变论的托姆和搞代 数的罗斯(K.F.Roth)。但1958年是纳什有可能获得该奖的最后机会了。
  纳什是普林斯顿有名的数学天才,却在风华正茂、创造力最佳之际患精神分裂症,在随后的30年中几乎成为一个废人,但他最后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1995年普林斯顿大学打算向他支付3万美元,出版他的选集,纳什没有同意。他的想法是,自己还没能失去创造力,将 来可以并且一定能够出版选集,那时还可以收入康复后的数学创造论文。就是这样一位数学奇才,在诺贝尔奖揭晓之际讲了三件事,一般人想不到的三件事:1)他希望得奖能够改变自己的信用评级;2)他 更希望自己能够独享诺贝尔奖,因为他太需要那笔钱,他要为自己的住房支持欠款;3)他认为自己的博弈论研究是与超弦理论类似的高度智力课题,其实用性也许是次要的或者可疑的。(参见中文版第539 页。)
  纳什有超凡的智力,也有不那么光彩的一面,除了患病外,他为了获得美国数学学会每五年颁发一次的博谢奖,曾"耍"了瑞典的数学刊物《数学学报》。情况是这样的:1958年春纳什将论文寄给《数学学报》,要求快速审稿(赫尔曼德任审稿人,审了两个月,验证了 全部定理),当编辑部发出采纳通知后,他却撤回了论文,后来该文出现在《美国数学杂志》秋季号上。人们的解释为:1)纳什可能希望将论文发表在美国的这家杂志上,因为只有刊物在美国刊物上的论文 才有资格参加博谢奖评选;2)纳什可能一稿两投,而这是不允许的;3)另一种可能是,纳什只想从《数学学报》那里得到一份采纳通知书,以便拿它催促《美国数学杂志》尽快发表他的论文。还有一种可能是, 纳什先将论文投到《数学学报》,当得知这将不能参加博谢奖的评选后,宁愿被骂,也不愿意失去评选资格,于是撤回论文改投美国的杂志。(参见中文版第304页)
  此外,纳什还搞过恶作剧"坏"过人工智能大师麦卡锡,只因为他与沙普利要好,而这激起了纳什的妒忌。有一次纳什替麦卡锡向费城的一家服装店下了一大笔订单,而麦卡锡根本不知道。当麦卡锡要求商家寄回原始订单时发现,笔迹显然是纳什的。纳什也马上承认了。  
  主要根据娜萨(Sylvia Nasar,纽约时报的经济记者)的传记《普林斯顿的幽灵:纳什传》(A Beautiful Mind:Schizophrenia and Recovery in the Life of a Nobel Laureate,1998)拍摄的同名影片(也译作《壮美人生》或者《美丽心灵》)最近引起很大反响, 好评不断。据说,此影片有希望获得奥斯卡奖。此片已经获得第五十九届美国电影金球奖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编剧四个奖项。
  本片由著名导演霍华德(Ron Howard)执导,罗素·克洛(RussellCrowe,《角斗士》主角,曾获奥斯卡影帝)主演纳什,珍尼弗·康奈利(Jennifer Connelly)主演纳什的妻子艾利西亚(Alicia),EdHarris主演William Parcher(一名政府官员)。据悉,为了拍好这部电影,制片公司还特别聘请了数学家拜尔担任影片的数学顾问。纳什本 人观看影片后,对有关数学内容的展现表示相当的满意。
  此前,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已经捷足先登购买了纳什传的版权,列入"哲人石"丛书的"当代科技名字传记系列",已于2000年10月翻译出版,书名意译为《普林斯顿的幽灵》,共568页,定价:38.80元。据内部人士透露,为了配合此影片在中国的放映,该书中译本有 可能将把书名改回直译名《美丽心灵》。国内媒体已经开始关注影片与图书的介绍,不久前《南方周末》已大版面刊登著名数理经济学家王则柯教授(曾著《经济均衡理论与算法》、《浑沌与均衡纵横谈》 (与梁美灵合著))的介绍文章。
  王教授曾访问普林斯顿纳什所在的研究所,并与纳什的同事有学术交往。《普林斯顿的幽灵》就是在王则柯教授的主持下翻译的(中译本标注为,王尔山译,王则柯译),书末附有王教授有趣的"校译后记"。指出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充分利用了"博弈论和信息经济学" 的知识,而王教授则处于信息不对称的不利状况,最后发现翻译稿酬低得可怜,只因自己太喜欢这部书,自己是最合适的人选,只好签了合同!王教授的说法是:别人学了博弈论和信息经济学,长进了知难 而进的本事,而自己学了之后,更多地却是明白知难而退的道理。
  王教授总结说:"说来说去,这本书太好了,引出了那么些故事。谁叫我们爱上这本书?爱是无法抗拒的,即使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参见中文版第566-567页。)
  补充一点:题中"好书"早已出版,"大片"在中国目前还见不到,相不久即可见到海盗版,及其正式引进版。不过,可以预测,中译影片(或者字幕)不会好到哪里,数学内容部分很难译好。当年的《侏罗纪公园》影片中译将其中的数学名词strange attractor(奇怪吸引子,或者奇异吸引子)译成了"奇异的吸引力"等等。拍摄影片需要数学顾问,翻译影片大概也需要数学顾问。

2002年2月24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