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14年6月6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141)
 

《斯诺登档案》:“老大哥”已经移居美国

□ 江晓原  ■ 刘 兵

 
  □ 我岳母是一位离休老干部,看了报纸上关于斯诺登揭露“棱镜门”的报导后,摘下老花眼镜若有所思地说道:“斯诺登是个好人呐!因为他说了真话”这句朴素简单的大白话,含义却是如此丰富,以至于我竟因此在《解放日报》上连写了三篇谈斯诺登的文章。
  本书卷首有《卫报》总编的序,其中提到了乔治·奥威尔的反乌托邦经典小说《一九八四》,说美国如今在监控方面的行为“恐怕连《一九八四》一书的作者乔治·奥威尔都会为之瞠目”。当年奥威尔是以前苏联的社会监控为蓝本建构反乌托邦未来社会的,他的建构一直被西方用作资本主义制度优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证据。谁想到如今资本主义社会的老大自己变成了奥威尔反乌托邦的实践者——看来《一九八四》中的“老大哥”已经移居美国了。
  这真是绝大的讽刺。难怪斯诺登的父亲说:“如果认为我们必须这么搞才能对抗恐怖分子的话,那么恐怖分子已经赢了——因为正是自由让我们成为美国人。”老斯诺登的意思是说,搞“棱镜”项目让美国人失去隐私亦即失去自由,那美国人就不再是他们自己宣称的自由人了。所以“棱镜门”对于世界各国人民——包括美国人民在内——都极富教育意义。 
  
  ■ 确实如此!用绝大的讽刺来形容此事,真是恰如其份。当我们阅读《一九八四》时,共鸣之余,在心理上还是会有“这是在读小说”的暗示,但当我们在读这本写实作品《斯诺登档案》,却不禁有“就像小说一样”的感慨。真想知道,奥威尔如果泉下有知,读了《斯诺登档案》会是什么感想。
  我们以前曾经谈过丹·布朗的小说《数字城堡》。其实在“斯诺登事件”中揭露出来的事情,几乎差不多就是《数字城堡》这本小说中的情景在现实中的实际上演。差异只是在于,小说尽管会给人带来警醒,但毕竟人们还是会因其“虚构”而有一丝心理上的安慰,而现实,却比小说要残酷得多,这也正是《斯诺登档案》这本书的令人震撼之处!
  
  □ 其实更震撼的材料早就有了。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未来》一书中就提供过非常引人注目的例子。例如,所谓的“网络安全威胁”和“反恐”,“被用作新的正当理由来建立一个世界上迄今所知最具侵入性和最强大的数据收集系统”,这个系统于2011年1月在犹他州奠基,预定2013年年底投入使用,它有能力“监控所有美国居民发出或收到的电话、电子邮件、短信、谷歌搜索或其他电子通讯(无论加密与否),所有这些通讯将会被永久储存用于数据挖掘。”从戈尔所揭露的情况来看,美国对公众的监控历时已久,政出多门,有多种多样的项目和途径。“据一位前国家安全局官员估算,自‘九一一’事件起,国家安全局已经窃听了‘十五到二十万亿次’的通讯”。
  并非巧合的是,戈尔也引用了《一九八四》来说事:“连乔治·奥威尔都可能会拒绝此类例子出现在他对一个警察国家权力的描述中,以免读者认为不可信。”

■ 在这方面,有一个经常会遇到的情形,即人们可能会以某种正确的目标作为理由和借口,比如“反恐”,然后将对于个人自由、隐私和权利等许多通常在一个理想社会中被认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进行侵犯并冠之以合法化的名义,而实际上,到最后,这些侵犯是否真的服务于原来设定的目标,却很可能大有问题。而且一旦脱离了有效的监督和控制——历史不止一次地表明了这样的可能性——最终最为可能的,是越来越多的个体做出了全无必要的牺牲,从而使本是由个体构成的整体也不再被认为是值得保护的对象。
至于说到奥威尔的例子,虽然《一九八四》有时也会被当作富有想像力的科幻小说,但毕竟其中的科学要素不是太多,无处不在的用于监视的“电幕”,也大多作为一种技术的像征,并没有太多的技术细节构想,毕竟他的主要目标是要描述极权的可怕。或者说,“斯诺登事件”揭露出来的丑闻必须依赖网络信息技术的迅发展,大大地超出了奥威尔的科学想像。我倒宁愿设想,如果奥威尔能够想像到这样的“先进技术”,按照他的逻辑,他倒是肯定会把这种技术手段用在自己的作品中。

  □ 斯诺登所揭露的事情,对于人们的教育意义是多方面的。例如,这对于美国和西方国家经常鼓吹的所谓“普世价值”,就形成了致命的冲击——想一想斯诺登作为一个美国特工为什么要来揭露此事,就不难理解了。因为美国政府在监控方面的所作所为,早已粗暴践踏了斯诺登这样的美国人从小所接受的关于人权的“普世价值”。
  现在这本《斯诺登档案》,是到目前为止关于此事最完备的材料。作者卢克·哈丁供职于《卫报》,而《卫报》是斯诺登首选的消息发布平台。《卫报》的采访团队对斯诺登本人进行了100多小时的面对面采访,哈丁是《卫报》指定的本书撰写人。因此从消息来源上来说,本书目前也是最权威的。

  ■ 作为一本带给人们震惊,让人们思考的好书,此书确实值得大力推荐。奥威尔因其天才的想像力,塑造了“老大哥”这个经典的形象,但也正像《斯诺登档案》中所提到的一篇《世界报》社论所指出的:“在小说《一九八四》中,‘老大哥’导致了温斯顿·史密斯的悲惨命运,而现在又是哪个国家在扮演‘老大哥’的角色呢?答案不言自明。”
  自由、隐私等等,是人类在文明发展中形成的一些宝贵的、值得捍卫的人类权利,当它们被侵犯、被践踏时,带来的将是对人类文明的破坏,是对人权的侵犯,会给人类社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与《一九八四》不同的是,当这种依靠新技术而出现的超级“老大哥”横行世上时,命运悲惨的将不只是个体的温斯顿·史密斯,而是构成人类社会的每一个人。


  《斯诺登档案》,(英)卢克·哈丁著,何星等译,金城出版社,2014年5月第1版,定价:35元。
江晓原 上海交通大学 科学史系 200030 ------------------------ www.shc20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