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13年7月5日《文汇读书周报》


基因自私,人更贪婪
——从《自私的基因》30周年纪念版说起

方益昉

 


  “我们生来自私”,以这句听上去离经叛道的短语,作为近三十年最流行的生物社会学名著《自私的基因》的核心观念,吸引了无数读者的眼球。最近中信出版社推出了该书30周年纪念版的中译本。
  理查德·道金斯在30周年纪念版简介中,对自己三十年前的大作满怀得意之情:无须对“年轻人的书”做任何重大的改动,一切原貌呈现,就是最好的纪念。即使1989年版增添了最后二章,也无碍当初的思想与认知。
  《自私的基因》之所以能赢得全球读者的追捧,究其原因,除了对基因知识的大众化诠释之外,现实社会需要进化铺垫,作为人类生存、竞争的理论支撑,恐怕也是关键之一。即使如今的基因技术,已经拓展到基因突变、基因转移、信息传导与程序死亡、干细胞克隆和细胞设计拼装的实验室控制阶段,生物界是否严格依据自然进化选择的终极原则,时刻面临挑战。但是,由自然进化理论延伸出来的社会进化学说,依然可以解释我们赖以生存的世俗社会的文明规范,是约束人类敬畏自然的道德底线。
  道金斯是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支持者,坚信进化论与基因技术新发现并无冲突。他不止一次解释,《自私的基因》的着眼点在“基因”概念。但是该书面世以来,读者并不理会作者的本意,将思考重点移位于“自私”二字。 事实也正如此,因为《自私的基因》出版三十年后,这个被政治和资本笼罩的现实社会,出现了一批以掌控基因为业的“精英”,他们对利益和利润的贪婪无厌、自以为是,多少印证了作者基于生物自私本性的预言。
  
  2013年5月,女星安吉丽娜·朱莉高调声称,基因预测技术为其打开了提升生命质量的窗户,这是一个分享基因技术的时代,为她带来了健康红利。由于家族性的遗传特征,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她未来罹患乳腺癌的风险高达87%,罹患卵巢癌的风险也达50%的概率。朱莉自愿被施双侧乳腺全切除术,将其乳腺癌的发生率控制在5%水平。未来的某个时段,她还将落实卵巢切除手术。
  作为朱莉个人的选择,我们无权挑剔。但上述基因突变与明星切乳报道的可悲关联在于,面对科学进展和名人效应,大众媒体再次表现出来的社会误导,集体白痴,以及达到轰动效果之后的不负责任,其自私表现一览无遗。
  早在20年前,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和特定人群恶性肿瘤发病率的高风险,就已公开发表。但是,华文大众媒体,几乎没有主流版面潜心学习理解、全面介绍这项健康预警知识,即使稍有涉及,也遗漏了亚裔女性的发病特点,即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几率极低。朱莉切乳术后,华文新闻业者一心博取眼球的业态特征再次高举,词不达意的烂污文字充斥媒体,误导中国女性,以致妇保医院一时拥挤。同时,国内生物实验室和基因公司也亮出招牌,承接毫无价值的基因测试。媒体与技术两大群体追逐自私利益,形迹暴露无遗。
  有人怀疑,号称拥有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临床诊断专利的美国万基公司(Myriad Genetics),利用朱莉大做商业广告,无非就是资本逐利的一贯伎俩。6月13日,美国最高法院9名法官一致裁定,人类身上具有自然属性的基因不得申请专利。 “自然形成的DNA(脱氧核糖核酸)片段(即基因)是大自然的产物,并不能仅仅因为被分离出来,就符合专利申请的资格。” 万基公司希望垄断全球BRCA1和BRCA2基因临床检测的企图,没能重复那些靠检测人类基因赚得盆满钵满的资本故事,如愿以偿。法官针对滥用基因技术,垄断基因技术的判决制约,来得还正当其时,自私的基因公司,暂时遭遇挫折。高危人群无疑增加了其它BRCA1和BRCA2基因检测的咨询渠道,这是一个值得庆幸的结果。
  
  此外,基因技术转化中,利益集团乃至某些公权力,同样表现出维护自私的利益本能。比如转基因食品,特别是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生产和销售,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其过程极为蹊跷!早在2010年初,本文作者就明确主张,既然转基因食品的未来安全性一时无法确定,那就期待能够通过民主实践,公开讨论,风险各自评估,商品各取所需。
  三年前,农业部悄悄颁布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扩容许可,遭到社会舆论谴责,但没有任何人承担责任。几年来,南方诸省转基因主粮种植泛滥,食物成品被转基因成分大量污染,政府监管明显失职。然而黑箱操作更为可怕,仅2013年,从农业部获准进口的转基因农作物就达7种,包括三种大豆、两种玉米和两种棉花,分别为孟山都远东有限公司、先正达农作物保护股份公司和巴斯夫农化有限公司进口的加工原料。上述消息首先来自阿根廷等南美出口国家,为此有北京市民要求农业部公开信息,官方的正式公函答复表明,至少在2013年5月20日前,农业部尚未收到过相关大豆安全证书的申请。但到了6月初,农业部就批准了进口许可,其程序再次涉嫌违法违规操作。农业部及其御用专家则一如既往地指责民众因无知而妖魔化了转基因,还搬出“阻碍科技进步”的大帽子。
  公众对公共资金赞助下的转基因主粮科研细节,没有渠道获得真相,产生这样那样的疑虑是自然的,但就此指责持不同意见者“阻碍科技进步”,那是傲慢而且愚蠢的。科技进步是否总是代表了政治正确?公众牢记科技发展的历史教训,有什么不对?当年《寂静的春天》的作者就是被资本和官方反复辱骂的环保主义者,如果不是她及时中止了农药DDT对农业的“催化作用”,如今全球早就生灵涂炭了。科学作为一个系统工程,制度、规范和范式是其核心。科学技术更不应该成为资本的帮闲乃至帮凶,更不应该成为集团私利的工具。
  
  
  《自私的基因》30周年纪念版,理查德·道金斯著,卢允中等译,中信出版社,2012年9月第1版,定价:68元。
  

                                       加入日期 2014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