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新发现》2013年第6期
科学外史(84)

科学政治学典型个案:台湾“核四”争议


江晓原

 


台湾“核四”争议由来
  台湾的核电发端于1955年,当时那里的“央企”台电(台湾电力公司,类似日本的东电)成立了原子能研究委员会,开始收集核电资料,培训技术人员。台湾当局和美国签订了“和平利用核能协定”,从美国引进核电。第一座核电厂(核一)于1979年开始运行,此后又分别于1981、1984年运行了核二、核三。这三座核电厂在建设和运行过程中基本上没有引发什么争议。
  第四座核电厂,即著名的“核四”,1980年已提出建设计划,设计为两组GE公司的沸水式反应堆,总装机容量为270万千瓦。此时质疑的声浪开始出现,1986年预算经费被冻结,1992年解冻,1999年终于正式动工,此后反复停工复工,至今仍未全部建成。但在此过程中,“核四”演变为蓝、绿阵营政治游戏中的重要筹码,并成为台湾地区政治生活中家喻户晓的公共话题,连女星林志玲都会对媒体表示她反对“核四”。
  陈水扁上台之初,为履行选举中对反核人士的承诺,并推行“非核家园”理念,遂宣布不再执行由“立法院”通过的“核四”兴建预算案,此举引发轩然大波,遭到泛蓝阵营的激烈批评。国民党重新执政后,马英九再次推动“核四”建设。但因福岛核电灾难的震动,台湾地区反核电声浪日益高涨,马英九重推“核四”,非但绿营继续反对,蓝营中也出现了明确的反对派,在电视辩论中连篇累牍地攻击马英九。
  前不久国民党“立法委员”丁守中又提出议案,认为福岛核电灾难发生后,各方疑虑加深,因此应效仿美国的做法,将在建的“核四”改建为天然气发电厂。丁守中举例说,俄亥俄州的核电厂虽已完工95%,仍在1991年改建为火力发电厂,而密歇根州的核电厂,完工接近85%,也被改建。况且“核四”距离台北市仅二三十公里,万一发生核污染事故,后果不堪设想,“为了台湾的千秋万世,应全面规划将核四改装为天然气发电厂”。该提案获得在场朝野“立法委员”一致支持,于是“立法院”通过决议,要求“经济部”规划改建“核四”为天然气发电厂。
  马英九在“核四”问题上当然有他的难处,他既要照顾到蓝、绿阵营的政策分野,却也不想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意孤行,于是提出“核四公投”的解决办法。他最近表示:要让大家充分了解所面对的挑战,建不建“核四”分别需要面对何种困难以及付出何种代价,再由全民决定“核四”是否停建。这是“前所未有的处理方式,惟有这样才能激起全民对这个问题的关心”。

核废料阴影下的台湾核电
  最近台湾岛内围绕“核四”的争吵沸反盈天,这些争吵给我的印象,是双方颇多意气之争。不过,“反核四派”提出的种种理由中,有些还是有说服力的。
  其一是核电厂运行中产生的核废料问题。
  从核电诞生之日起,放射性核废料就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世界各国至今没有妥善的解决办法。美国很早就向外输出核电技术,但自己至今也找不出完善的解决方案。他们曾试图以邻为壑将核废料输出到别国,但现在已经不可能找到愿意接受的国家。美国鼓吹核电的学者甚至主张现在不必顾虑核废料问题,因为“后代一定比我们聪明,相信他们肯定会解决核废料问题”,这样极端不负责任的荒谬言论,实属骇人听闻。
  台湾的核电运行30多年来,已经积累了15000多束用过的核燃料棒,都存放在核电厂的“燃料冷却池”里。这种存放原本应该只是临时性的,所以“燃料冷却池”的设计都相当简陋。按照反核电人士的普遍看法,“燃料冷却池”的安全隐患远比核反应堆本身更为严重,但因为公众一般注意不到这一点,核电厂方面自然绝口不提此事。
  台湾核电的核废料因为找不到安放之处,就让它们一直在“燃料冷却池”里堆积起来。三处核电厂的“燃料冷却池”原本设计每处只能存放2000多束,但现在核一厂的池中已经堆放了5500多束,核二厂的池中已经堆放到7500多束,远远超出了设计的承受限度。据说台湾核电厂“燃料冷却池”里的核废料堆放密度已属世界第一。
  最近台电副总经理徐永华对媒体表示:“核四”可以商业运转40年,若经国际许可还能再延役20年,他保证“核废料60年可以全部不外运”!“核四”厂长王伯辉也表示,该厂有得天独厚的设备,低放射性核废料可存于核废料区,高放射性核废料也不需要外运,“就放在原地好好管理”。现在“核四”一号机组的872束核燃料棒又已摆放到位,只等当局发照批准即可运行。但是,60年后怎么办呢?
  许多人关注核电安全问题时,往往只注意“万一核电厂出事怎么办”,核电方面也总是极力向公众保证,他们的核电厂如何安全可靠,其实,目前的核电厂即使正常运行,它仍然每时每刻都在“出事”——它在运行中所产生的核废料,正在不停地堆积起来。
  
质疑核电的必要性:真的缺电吗?
  “反核四派”提出的另一个问题,表面上简单,背后却有深度,是一个更带根本性的问题,即:为什么需要“核四”?是台湾的电力不足吗?
  台电每年年初都会公布本年度预期的用电数量,年终还会公布年度实际的用电数量。最近在关于“核四”的辩论中,有人指出,查阅2000年以来连续12年的数据,发现台电每年年初所预期的用电量,都大于实际的用电量。这已经可以表明,以往12年来,台湾的电力年年都是够用的。
  而事实上,台湾的电力不仅够用,而且有余。因为台电所公布的预期用电量,本来就是留有余地的,它的发电量还可以更大。这个余地在台湾有一个术语,称为“备载率”,根据前两年的公开数据,这个“备载率”为23~26%——也就是说实际发电能力还有23~26%是备而不用的。如果“核四”投入运行,“备载率”可以上升到31%。
  那么台湾全岛目前的电力总量中,核电占了多大的比重呢?数据也是公开的,据台湾“经济部”能源局2012年度的数据,这个比重只有18.4%——明显小于现有的“备载率”!也就是说,如果台湾所有的核电厂全部关闭,现有的发电能力也还是够用而且有余的。
  类似的局面也可以从日本的情况得到旁证。2011年3月福岛核电灾难之后,日本各核电厂的核反应堆纷纷停止运行。在这个预期会电力严重短缺的夏天,日本大力提倡节约用电,结果如何呢?统计数据令人大吃一惊!东电预期9月份的用电量是4080万千瓦,但东电实际拥有的发电能力是5510万千瓦,也就是说,电力过剩1500万千瓦。此时日本原有各核电厂的54座核反应堆中,只有11座在运行。如以每座核反应堆平均装机容量为100万千瓦估算,日本就是“零核电”,电力也已经完全够用了。
  电力明明够用,为什么还要建新的核电厂呢?电力公司的理由是“为了发展”——将来会有更多的用电需求。但我们应该知道,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如有更多的电可用,就会用更多的电,以“未来需求”的名义,在眼下就对自然实施疯狂的过度榨取,在本质上是极度愚昧的。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建造新的核电厂,而是约束我们自己永无止境的物欲。这在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是一样的。

                                        加入日期 2014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