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13年7月10日《解放日报》
薄暮空潭曲(3)

斯诺登是叛变还是起义?
——关于“棱镜门”的思考之三
  
江晓原

 


  标题中的这个问题,要想认真回答的话,是相当复杂的。如果站在美国情报机构的立场上来看,那斯诺登当然是叛变。但我们作为中国公民,当然不会站到美国情报机构的立场上去思考这个问题。
  在我们中国传统的语境中,通常将投向正确一方的叛变称为起义。比如我们将明代李自成的军事行动称为起义;如果站在明朝政府的立场上,那李自成就是武装叛乱。又如我们将解放战争平津战役中傅作义最后的行动称为起义;如果站在国民党军队的立场上,这一行动则是叛变投敌。
  按照上述传统语境,我们将斯诺登的行动称为起义,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即使你是一个美国公民,你将斯诺登的行动视为义举,也是可以言之成理的。因为你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中,始终将个人自由视为神圣不可侵犯之物,现在斯诺登看见美国政府搞“棱镜”之类的行动,侵犯美国公民和其他国家公民的隐私——亦即侵犯他们的自由,他挺身出来揭露,非义举而何?老斯诺登在支持儿子的公开信中,将斯诺登视为“爱国者”,也是同样道理。
  有人认为,斯诺登作为一个情报人员,他今天的行动就是叛变,有违“职业操守”,因为他是宣过誓的。但违背誓言的问题,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孔子还说过“要盟也,神不信”呢(在被要挟的情况下订的盟誓,神是不会采信的)。斯诺登当年的誓言——如果真有的话——虽然不会是在被要挟的情况下立的,但他当时很可能不了解情况;而从业之后,目睹美国政府所做之事,违背自己和千千万万美国人从小接受的关于个人自由的理念,是正义要求他不再受昔日誓言的约束,所以他听从了正义的召唤。
  还有人认为,谍战各国都在搞,大家都一样,美国在这一点上也没有特别“不义”,何况人家还要反恐呢。这样一来,似乎斯诺登的行动也就没有多少“义”可言了。但这实际上是一种糊涂认识。
  确实,并不是每一场战争都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所以古人有“春秋无义战”之说;但是,也不是所有的战争都没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比如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就是一场中国人民反抗侵略的战争,正义在中国一方。抗战过程中,日本和国共的特工当然都要进行谍战,这谍战自然同样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
  所以,即使谍战各国都在搞,其间也可以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比如,美国今天在事实上称霸世界,它的谍战都是为维护它的霸权服务的;而中国今天正在努力和平崛起,却受到美国多方面的阻挠和压制。所以,中美之间若有谍战,不要说我们作为中国公民,肯定认为正义在中国一方;即使作为“世界公民”,也将认为中国是更值得同情的一方。
  再说斯诺登所揭露的另一种情形:美国一直对它的忠实盟友进行监控,这也是极为“不义”的行为。想想看,这些忠实盟友会对美国进行恐怖主义袭击吗?当然不可能。即使美国要反恐,担心这些盟友国家也有恐怖主义活动,这些盟友难道会欢迎恐怖主义吗?他们自己不会反恐吗?美国照样监控他们,不就是为了能牢牢控制住他们吗?斯诺登揭露的材料,让美国的许多盟友感到愤怒。且不说监控的实际侵害,仅仅这种监控行动本身,就极大地伤害了美国这些盟友的尊严。美国政府直到现在还未能想出哪怕稍微像样一点的说辞,向盟友们解释这件事情。
  一些人将斯诺登称为“理想主义者”,这不失为一个恰当的描述。我们已经看到,无论是站在中国公民的立场上,还是站在美国公民或“世界公民”的立场上,都有理由将斯诺登的行动视为一场英勇起义。这场起义虽是他孤身一人发起,却在全世界得到了广泛同情,并引发世人对许多问题的深入思考,终将名垂青史。
  

                                                                 加入日期 2014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