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14年1月3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136)

反对完美,意义深远
——谈桑德尔的《反对完美》

□ 江晓原  ■ 刘 兵

 


  □ 桑德尔最近在中国红得发紫。前些时候我们决定谈这本书时,他还没到中国来巡回演讲,而来演讲之后,他很快成了此间媒体的宠儿,各种媒体的访谈、报导、评论、书摘等等经常可见,以至于有学者发出了“桑德尔为什么在中国这样红”的疑问。
  桑德尔在中国的走红,其实和这本《反对完美》并无太大关系,他主要是因为在网上广泛流行的关于“公正”的公开课而被人所知。对于中国公众来说,当此经济崛起的前夜,正逢社会转型的关口,“公正”问题恰好突显出来。无论是处于社会中下层的一般公众,还是处于社会中上层的学者,乃至处于支配、掌控地位的高官,“公正”问题都是急需关注的。相比而言,《反对完美》中所讨论的问题,上述人群中的绝大部分都还没有注意到。
  本书所讨论的问题,实际上和桑德尔长期关注的“公正”问题有着内在联系。我们可以将此书中所讨论的问题视为“公正”问题的延伸——尽管这种延伸最终可能将我们引导到桑德尔未必打算到达的深度。

■ 基因改良技术,至少在当下还远不是转基因食品那样的公众热门话题。当然随着基因技术的迅速发展,其影响很可能会涉及到越来越多的人。而且,我也同意你的分析,即桑德尔在中国的走红,与其关于“公正”的公开课关系甚大。而这本书的话题,也在相当的程度上与“公正”问题相关。
  我注意到此书中译本的书名与原名的差异。如果直译的话,其副标题应该是“基因工程时代的伦理(学)”,而中译则成为“科技与人性的正义之战”。虽然中译本书名的翻译更有些像那些外国电影名的翻译风格,不过倒也以相对极端的方式点出了此书作者的核心立场。或许,在国内,对于伦理或伦理学这样的问题,在公众语境中受重视和可接受的程度,与国外有不小的差异。应该特别强调提醒的是,此书其实承载了很深刻的伦理学思想。
  
  □ 国内有些媒体也已经注意到了《反对完美》,他们的注意力似乎主要集中在书中关于“订制一个孩子”的部分。“订制”孩子或利用基因工程改善自身的身体和智力,将带来一系列伦理问题,其中比较容易想到的就是“公正”问题——如果只有富人才能够订制孩子或改善自身,那穷人就无法和他们平等竞争,富人就会在竞争中处于明显优越的地位,结果他们就会得到更多的财富。于是这样一项科学技术成就,就会成为加剧社会两极分化的罪恶工具。
  桑德尔长期关注“公正”问题,思考当然会比较周密,比如对于订制孩子,他还考虑到了另外两个问题:一是孩子是否愿意被订制(他举了一对父母订制聋孩子的特殊例子)?二是一但此种订制流行起来,父母将受到巨大压力(孩子或周围的人要求他们来做基因改善的工程,做不了就会有压力)。
  实际上,桑德尔书中所讨论的这些问题,在一些科幻作品中早就被设想并思考到了相当的深度。这方面最典型的作品可举影片《千钧一发》(Gattaca,1997)为例,集中讨论了“订制孩子”以及由此必然带来的“基因歧视”问题,如能和桑德尔的《反对完美》对照起来看,正可收相得益彰异曲同工之效。

■ 我们要注意到他的书名中的“完美”这个关键词。实际上,这背后蕴含着很多更深层的哲学问题,包括伦理问题。早在上个世纪的30年代,著名的幻想小说《美丽新世界》中早已涉及这个话题。那个“闯入”“美丽新世界”的“野人”,要求放弃即使按我们今天的标准也会被认为是相对完美的生活,他要求有“不快乐的权利”,“还有变老、变丑和性无能的权利;罹患梅毒的权利……”!作者以这种极端的表述,意在阐发某种对于人性和权利的认识。
我还注意到,中国伦理学家赵汀阳写的中译本序倒更有哲学深度(也许这篇序言因此会被不少读者所略过)。其中许多观点都颇值得人们深思。例如,大家都追求并实现“唯一”的完美,那就是“万物齐一”,而万物齐一就不再有文化,物我为一就不再有文化。而在另一个极端,如果所有的人都追求独特的,那么结果也有问题:彻底的多元化同样导致标准的丧失,进而否定的价值的存在。如此等等。
  
  □ 你的意见我完全同意,桑德尔的思考确实有比“公正”和“基因歧视”更深刻的地方。不过,当你联想到《美丽新世界》中“野人”对不完美的呼唤时,这种思考就从俗世可见的将来的社会现实中,升华到较为飘渺的思辨境界了。和这种根本性的、终极性的问题相比,桑德尔在本书中所讨论的“正义之战”,则已经迫在眉睫,甚至已经爆发了。这也是我强调此书现实意义的原因。
  顺便说一句,赵汀阳的序倒也没有完全被忽略——至少我见到一家周刊刊登了这篇序的删节版。总的来说,桑德尔挟其公开课所带来的知名度,引导公众思考有关基因工程的伦理问题和公正问题,无疑是我们乐见其成的。

■ 近几年的思考使我越来越觉得,其实我们现在争论的许多问题,比如科学主义与反科学主义的分歧等等,都是相对表层的,在其深层,总是不可避免的涉及一些更为根本性的伦理难题。现在虽然包括科学、技术和医学的伦理研究也很热门,但仍然无法有效应对现实中出现的新问题的挑战。
正因为如此,像这本《反对完美》中译本的出版的意义就更加凸显了。只不过,虽然涉及伦理的各种案例和问题都是很鲜活的,但对于那些与之相关的更加本质也同时更加抽象的伦理思辨,要想让公众读得懂且感兴趣,又确实是向传播者的一个有力的挑战。如果科学传播者真正具有社会责任,那么面对这样的挑战而进行努力,又是无可回避的必然选择。
  

  《反对完美——科技与人性的正义之战》,(美)迈克尔·桑德尔著,黄慧慧译,中信出版社,2013年6月第1版,定价:36元。

                                       加入日期 2014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