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3年2月1日《文汇读书周报》

五角大楼与好莱坞联姻的背后

石海明
 


  全球唯一的第四代战斗机F-22“猛禽”、美军目前重量和功率最大的直升机MH-53、美国伯克级驱逐舰启动的电磁炮、F-18舰载机、M1A1坦克、核潜艇、航空母舰及最先进的无人侦察机等,“明星武器”悉数登场。美军大兵在上海工业区和中东沙漠浴血奋战。美军精锐武器倾巢而出,展现出惊人的作战威力。
  这不是美国五角大楼的征兵广告,也不是最近某次重大战役的影像记录,而是好莱坞推出的科幻影片《变形金刚2:复仇之战》中的情节。作为近年来美国军方动员武器装备、作战人员及训练场地支援好莱坞电影拍摄的“规模之最”,《变形金刚》系列电影见证了好莱坞与五角大楼合作的颠峰——长久以来,五角大楼向好莱坞提供各种武器装备用于拍摄电影,同时又在影片的剧本、拍摄、发行及上映各个环节操控好莱坞,最终目的是要确保好莱坞制作出符合五角大楼意图的影片。
  近日读了影迷托托撰写的一部名为《电影中的武器》的评论集,思绪良多。作者看来对军事电影以及其中的武器颇为熟稔,书中总共提到了141部电影,谈论的武器装备名单,涉及陆海空三大军种之战车、战机、战舰、枪械等诸多门类,论述内容从外观造型、研制生产到功能特征,应有尽有。而且,作者为了“炫耀”其对影片中武器装备的精熟程度,还特意指正了许多影片中的穿帮镜头。一路读来,不时让笔者感慨“够军迷,够专业”。
  试举一例:影片《黑客帝国》那张几个人物持枪站立的海报上,基努·里维斯拿的是M-16A1步枪,作者指正说,按影片交代,帝国的时间背景设定在1999年,而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各国就已经用M-16A2取代了M-16A1,M-16A1最常出现的影片是越战片,如在拍摄于1984年的《第一滴血》中,史泰龙使用的还是M-16A1,但到描写1991年海湾战争的《夺金三宝》和1993年索马里维和的《黑鹰坠落》中,美军已全部使用M-16A2。因此,里维斯手拿M-16A1就不大合常理,更何况影片拍摄地在澳大利亚,其军队的制式武器正是M-16A2,故在那里找寻M-16A1反而并不容易。
  通读全书,触动笔者思绪的还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何美国军方愿意和好莱坞搞在一起?这一“军事-娱乐”复合体背后蕴涵着美军怎样的军事科技传播观呢?这一切对我军而言,又有何启迪意义?
  其实,美军与好莱坞的“共生关系”已有百年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描写美国内战的史诗片《内战的诞生》,是美国军方和好莱坞联姻的起点:在拍摄南北战争的战斗场景时,西点军校的官兵特别为影视公司提供了专业的咨询意见,以便重现内战时期的军事细节,并且还出借了许多古董级武器装备以求影片效果的逼真。战争期间,好莱坞专门成立了“电影委员会”,配合拍摄了一系列反德电影,如《内部破坏者》、《柏林之战》等。一战结束后,好莱坞已深谙与军方合作的价值,其战争题材电影进入第一个黄金时代。1927年,派拉蒙公司拍摄了《铁翼雄风》,获得第一届奥斯卡奖最佳影片。在该片拍摄过程中,美国军方鼎力相助,出动了千余名士兵及百余架战机协助拍摄,在当年的环境下,这显然是相当大的手笔。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军方与好莱坞再度联手,拍摄了许多战争影片,以激励民心士气,如描述威克岛守军力战日军的《血战威克岛》;描述美军志愿飞行员在我国协助抗战的《飞虎队》;描述B-1轰炸机机组在欧陆战场上浴血奋战的《血战九重天》等。二战结束后美国军方继续资助好莱坞,拍摄了塑造二战期间美军英勇形象的影片如《晴空血战史》、《最长的一天》、《桂河大桥》等。
  美国军方与好莱坞的合作,在1960年代中期后出现波折。越战形成的反战浪潮使美军形象遭到重创,例如好莱坞老派硬汉明星约翰·韦恩1968年执导的《绿色贝雷帽》,公映之后影评与票房双双惨败。好莱坞与五角大楼的关系直到1986年拍摄《捍卫战士》才鸳梦重温。自20世纪90年代至今,《真实的谎言》、《黑鹰计划》、《珍珠港》、《硫磺岛来信》及两部《变形金刚》等影片相继问世。
  作者托托在《电影中的武器》一书中,对上述影片皆有提及,但遗憾的是,并没有从军事科技传播的视角,深入挖掘好莱坞与五角大楼联姻背后更复杂的秘密。按照美国学者大卫·罗伯特在《操控好莱坞——美国五角大楼与好莱坞之间的瓜葛》中的看法,军事电影的拍摄背后,确实蕴藏着美国国防部独特的军事科技传播观。简单而言,就是要通过影片开展公共外交或进行战略传播,宣传美军的强大形象。达到武器装备贸易、强化全球霸权等战略目的。
  相反,参阅最近刚出版的《中国军事电影史(1905-2001)》,我们会发现,我国的军事电影长期以来在军事科技传播方面,一直是个短板。近年来,虽也拍摄了《集结号》等若干不错的影视作品,但大多数仍停留在挖掘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历史题材来塑造我军英勇形象。可喜的是,2011年推出的空战电影《歼十出击》中,曾令无数“军事发烧友”欢呼雀跃的我国第三代战斗机“歼十”终于飞上了荧屏,从而开创了我国军事电影的新时代。
  在科技主导战争的今天,一支军队对未来武器的想象,已然成为制胜战争的基石,而这一切,自然需要军方与娱乐界在传播领域密切合作,拍摄出一系列优秀的军事科技影片。《电影中的武器》一书从独特的视角,以相当专业的叙述提醒了我们这一点。


  《电影中的武器》,托托著,新星出版社,2012年8月第一版,定价32元。

作者简介:
石海明:国防科技大学讲师。
联系方式:湖南长沙国防科技大学8院(四号院)人文系,410074
电邮:dadaozaixue@163.com



                                                                                                  加入日期 2013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