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3年1月4日《文汇读书周报》

平行世界中若隐若现的科学旋律
——《资本主义的历史:从1500年至2010年》


吴 慧
 


  从经济学的视角纵观西方文明的发展,从1500年讲到2010年,《资本主义的历史》这本书的受众是谁?2012年8月的上海全国书展上,这本书荣登世纪集团十大推荐好书的排行榜单,显然今夏它应该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读者群。
  这本书原本并不在我的阅读兴趣之内,但因为同译者之一的郑方磊先生的渊源,所以阅读了它。郑先生在我投身出版业时已经负笈法兰西,算起来学生时代里我们也有两三年的交集。大家称他小宝,某一日起又互相以爷相称,他遂成为“宝爷”。隔了几年我投身出版,做起“辞海译丛”的编辑,才知道宝爷和任轶老师担当着其中这本《资本主义的历史》的译事。隔两年,《资本主义的历史》顺利出版,又隔一年半,宝爷毕业,据说成了第一个获得法国科学史博士学位的中国人,是谓双喜。于是我便读读这本既历练了学子又让学子沥血的书。中间也有些私心,愿意从字里行间看一看这位旧年的学友,于治学方法和习惯上有了怎样的长进。不料这样的阅读因缘,终还是在我开卷不久后就得到了回应。
  首先是脚注。为哪个词条出注、注解的侧重点、脚注的细腻程度以及脚注本身所包含的信息量,这些都足以考量译者学养、对译事的沉心,以及对读者的热忱。比如书中在谈到民主、自由和公意时,引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中句子,“主权者的意志,就是主权者本身”,译文即出注:“此句前接‘非经人民选举不得行使主权,此即人民自己的意愿,(这样一来)’。”这样一条避免断章取义的译注,足以让编辑感动,也足以赢得读者。
  对翻译书而言,专用名词的翻译是有严格要求的,但也常常会遇到很难处理的问题,旧译、今译,或者本身并未成为专用名词可它又表达着专业的意思,乃至有些词在其本身的历史文化语境之中就是生造词。仍然是译注的处理,比如“纯收益”(produit net)一词,译者的注中详细谈到了这个词语的渊源:“是重农主义学派创造的一个核心概念,中文译法众多,未有统一,如‘纯产品’、‘净产量’等。译者认为,根据‘produit net’的概念(请参阅后文所引魁奈著作章节及本书作者分析),称‘纯收益’更加直观(produit 本身也有‘收益’之义)。‘纯收益’和‘预付款’(avances)之间的关系:‘纯收益’中的一部分用作资本积累,该部分称为‘预付款’。”我相信,把脚注做到像研究一样,是多年严格学术训练的结果。我同时更相信,本书的两位译者真正花了心力来对待这本书。
  查看脚注是我对文本的一点偏好,资本主义的历史却远不是我能置喙的,但有意义的是,身为科学史的学习者,总能在这段从1500年一路讲到2010年的西方历史书中找到科学史的片段。
  比如16世纪初,哥白尼提出地球是围绕太阳旋转,而非居于宇宙中心。同一时期,米开朗基罗的艺术焕发着人文主义的光辉。哥白尼的日心地动说要等待后一个大贤伽利略来作没有完成的解答,直要等到近代天文学史上白塞尔找到恒星周年视差才最终证明地球在公转。本书作者将哥白尼日心说这一环节悄悄写进了16世纪早年的不和谐音:人们眼中所见仍是太阳和群星按照上帝所定的永恒秩序围绕着地球运转,教会也密切提防以确保这一真理不受任何质疑。农民继续耕作,继续承受捐、役的压榨;贵族们继续游猎欢宴,国王继续对内统治对外征战——有谁能设想资本这个新上帝正在准备支配世界呢!
  我们知道望远镜对天文学的意义,当伽利略第一次将望远镜指向夜空,指向月面的时候,人类发现了一个不完美的月上世界,那是1609年。关于望远镜的诞生,有一种比较广泛的解说认为第一个发明望远镜的是17世纪初荷兰眼镜制造商汉斯·李波儿赛。望远镜的诞生,归功于17世纪荷兰发达的制造业,而看一下书中提供的思路,荷兰制造业的发达,得益于三大稳定支柱:东印度公司、阿姆斯特丹银行、船队。这三个名字可以指向世纪历史地图图册的内容有多少?考古探险队、周口店、兰医……好吧,这本书将写这三大支柱的来龙去脉给你看。
  西方世界纷繁复杂,花样纷呈。宗教、经济、军事,地主、贵族、教会,互相角力。在社会经济构成变动格局的时候,虚幻的无用之学,包括看不到实际效用的科学,同样面对它自己的命运。同处17世纪,伟大的人文学者布鲁诺被以异端之名烧死;1632年发表了《关于托勒密与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的伽利略,于1633年被宗教裁判所强迫发誓弃绝其中“错误和异端”。
  科学史上的一处处伟大变革在这本书中变得渺小,闪烁其间,我甚至认为若非学习过科学史,我可能并不会在意它带来的那些不稳定感,但是现在,这些科学史上的环节都在重大的社会背景前一下子活了,有生命了。
  那么这本书的受众,是应该包括科学史研究者和爱好者的,虽然这只是我的体验。在宏大并更为强硬的政治和经济的背景之下,科学技术的片段一一复活。我敢保证的是,在此视野中的科技,远非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在这本与科学技术关联不多的书中,我读到的竟然全是同科学史相关联的东西,这是连我自己也没有想通的事情,但事情的确就是这样。唯一的解释就是,如果将每个学科都视为一个平行世界,那么在其他世界里都可能读到一些相关的片段,而且往往因此而成就这些片段的鲜活。
  
  
  《资本主义的历史:从1500年至2010年》,(法)米歇尔·波德著,郑方磊等译,上海辞书出版社,2011年12月第1版,定价48元。
  
 
                                                                                                 加入日期 2013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