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12年12月21日《文汇报》
 

一场令人审美疲劳的末日预言

江晓原
 


  关于2012年12月21日所谓世界末日的预言,已经流传了很长时间。2009年的科幻影片《2012》的营销行动,使这个话题顿时大热,在此前后还有好几部以此为主题的影片上映。而《2012》在中国大陆的公映,则使得这个末日话题走出了神秘主义爱好者的圈子,大举进入中国公众话语。
  几年来,我接到媒体就“末日”话题采访的要求数十次,尽管我只满足了其中的一小部分,但已经令人感觉到严重的审美疲劳。我曾多次劝采访的记者放弃这个题目——当然,不出所料,每一个记者都拒绝听从我的劝告。一位美女记者提供了最典型的拒绝理由:这是我们领导安排的任务。
  今天,这个话题终于可以结束了——它无论如何都必然在今天结束。如果真有末日,今天自然一切都结束了;如果你读到了这篇文章,那就表明这个末日预言已经破产,当然也要结束了。这样真好。
  
  对于已经经过长达一个世纪左右的唯物主义和科学主义教育的中国人来说,其实谁都知道2012世界末日的预言是不值得当真的,人们谈论它只是为了娱乐,所以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娱乐话题。有趣的是,记者们采访时,却总是喜欢假装成是在就一个学术话题进行采访。她们装作很认真的样子说:“想请江老师从科学的角度谈一谈……。”
  通常,伪科学总是比科学更富有娱乐功能,因此,末日预言这类话题,如果作为神学或宗教话题,就没有什么娱乐性;只有当它被打扮成“科学”的样子——也就是成为伪科学话题的时候——才具有足够的娱乐性。“玛雅末日预言”这一话题,来源于西方人从玛雅文明残存文献上的解读。玛雅文明已不复存在,2012.12.21.这个日子究竟对玛雅人有什么特殊意义,目前是不可能得到验证的。所以“玛雅末日预言”实际上是现代西方人创造出来的一个娱乐话题。这样的话题不值得作为学术问题来看待。
  玛雅历法中确实有一种被称为“长计历”的,2012.12.21.这天恰好是“长计历”一个周期的结束,这本来没有任何神秘之处。任何一种历法都有中止的时候,比如现在你可以在书店里买到“万年历”,但你会将“万年历”最后一页的那天视为世界末日吗?历法都有周期性,我们不能要求玛雅人将他们的历法无穷无尽地延续下去。这样一个很正常的现象,却被爱好神秘主义的人解读成对世界末日的预言。这让我想起多年前我曾对媒体说过的话:一个人只要打算搞神秘主义,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就将无处不神秘。
  
  我的审美疲劳,并不能消减记者们享受这个娱乐话题的欲望,她们又接着问:就算是西方人造出来的娱乐话题好了,但是他们为什么会造出这个话题来呢?
  确实,这个话题是西方人造出来的,今天中国的媒体和公众谈论这个话题,也完全是从西方引进的。在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当代文化中,都找不到产生这种话题的土壤和温床。
  西方人具有文明循环论、周期论的观念,比较习惯于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毁灭,在废墟上又开始重建这样的图景,这从西方宗教里可窥一斑,《圣经》中大洪水的故事就是一种文明重建的模式。西方人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更容易接受“世界末日”之说。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这种周期性文明兴衰的观念。儒家虽然喜欢拿想象中的上古太平盛世说事,称颂唐虞之世,所谓“尧天舜日”,所谓“日不食,星不孛”,但也没有周期性的文明兴衰论。传入中国的佛教中倒是有这样的观念,比如我们今天有时偶尔还会用到的“劫波”一词(比如“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或“在劫难逃”之类的成语,都是来源于佛经中的,指的正是佛教所说的文明兴衰周期。但是在佛教中国化的过程中,这个观念没有成为被中国人重视的内容。
  现代的中国人,按理应该更不习惯这种末日之说了。因为在持续了一个世纪的现代教育中,我们一直接受一种单向进步的文明发展观念。在现有教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中国人已经习惯的是社会无限进步的图景,从小所受到的教育告诉我们:人类社会总是单向的不断发展进步,昨天比前天好,今天比昨天好,明天一定会比今天好。在这样的观念体系中,末日之说非但毫无依据,而且是政治不正确的。
  
  这个末日预言,既然毫无科学意义和价值,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也难找知音,在当代观念中还属于政治不正确的,为什么竟会吸引那么多媒体和公众来谈论和关注它呢?原因就在于它是一个娱乐话题——人们谈论它,并不意味着他们相信它。所以对于这个末日预言,既不必当真,也不必批判。
  世界末日这件事情,如果纯粹站在科学的立场上来说,它的可能性其实总是存在的。因为不可知的灾难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也许下一个小时就发生,只不过发生的概率非常小而已。按照我们熟知的唯物主义理论,这个世界有始也有终,地球本身,太阳系本身,也都有生命周期,都有衰老死亡之日,那时候当然就是世界末日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谈论世界末日也并不是完全荒谬的。
  但是当我们谈论对于末日预言“相不相信”时,后面其实暗含着另外的问题,那就是:如果你信了,你准备怎么生活下去?如果你不信,你又准备怎么生活下去?
  比方说,如果你确信2012.12.21.是世界末日,和你确信这天之后世界还将是正常的,你此刻的生活态度肯定不一样。在前一种情形下,也许你觉得反正世界就要完蛋了,从现在开始很多约束你都不愿意接受了,你想吃喝玩乐,你想醉生梦死,你想倒行逆施……。如果你相信世界还是正常的,那你当然不会胡来了。理智告诉我们,绝大部分人肯定会按照“这天之后世界还将是正常的”这一假定来安排自己的生活。
  那么为什么我们可以相信世界将是正常的呢?因为根据现有的科学理论,即使太阳系真会发生什么变化,那也是长周期的变化,在人类有生之年的时间尺度之内,通常感觉不到这种变化。至于为什么我们相信科学,而不相信神秘主义,那是因为,科学在以往这几百年里所取得的业绩,让我们相信它对于大部分自然现象的解释是正确的。比方说,它对万有引力的理解是正确的,以至于我们可以发射一艘飞船飞向月球,居然就真能在月球上着陆,这说明我们计算的轨道是正确的,我们计算这个轨道所依据的整套理论也是正确的,如果它有一点不正确,飞船就飞不到那里去。从这个意义上说,科学的权威仍然是最大的。大部分人面临问题的时候,还是愿意优先选择科学。
  人们通常理性地处理那些重要的事情,然后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让非理性的东西来点缀,这样有时确实会更有趣、更丰富些。所以我们不能说有很多人信星座,或相信末日预言。作为娱乐消遣,将星座或末日预言之类的神秘主义话谈论谈论,这常能令人愉悦,也不至于有多大害处。可是你不会因为这个而改变你对未来生活的预期和安排——你今天还是准时上班的吧?

                                                                                             加入日期 2013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