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新发现》杂志2013年第1期
科学外史(79)

梁武帝:一个懂天学的帝王的奇异人生

江晓原
 


  在中国历史上,懂天学且有史料证据的帝王,据我所知仅二人而已,一是清康熙帝,二是梁朝开国之君梁武帝萧衍(公元464~549年)。二人之学又有不同,康熙从欧洲耶稣会士那里学的基本上是今天被称为“天文学”的知识,而梁武帝所懂的才是“正宗”的中国传统天学——天文星占之学。

奇特的《梁书·武帝纪》
  在历代官史的帝王传记中,《梁书·武帝纪》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一篇——星占学色彩极为浓厚。其中结合史事,记载天象凡14种57次。官史其他帝纪中,不但南朝诸帝,即使上至两汉,下迄隋唐,皆未有记载如此之多天象者。这些天象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老人星见”,竟出现了34次。
  老人星即船底座α,为南天0等亮星。公元530年时其坐标为:赤经87.90°,赤纬-52.43°;黄经84.70°,黄纬-76.02°——这不是一颗北半球常年可见的恒星。史臣在《武帝纪》中反复记载“老人星见”,寓意只能从中国传统星占理论中索解。《开元占经》卷六十八“石氏外官·老人星占二十九”述老人星之星占意义极为详备,最典型的如:“王政和平,则老人星临其国,万民寿。”在中国传统星占学体系中,“老人星见”是很少几种安祥和平的吉庆天象之一。
  《梁书·武帝纪》中的天象记录,从梁武帝即位第四年开始,至他困死台城而止。在他统治比较稳定且能维持表面上的歌舞升平之时,“老人星见”的记录不断出现。而他接纳侯景的太清元年——公元547年,是为梁朝战乱破亡之始,出现的天象记录却是“白虹贯日”;此后更是只有“太白昼见”和“荧惑守心”,皆大凶之象。可见这是一篇严格按照中国古代星占学理论精心结撰的传记。
  史臣为何要为梁武帝作如此一篇奇特传记呢?

对印度佛教天学的极度痴迷
  梁武帝在位48年,绝大部分时间可算“海晏河清”,梁朝虽偏安江左,但仍能在相当程度上以华夏文化正统的继承者自居。大约在普通六年(公元525年)前后,梁武帝忽发奇想,在长春殿召集群臣开学术研讨会,主题居然是讨论宇宙模型!这在历代帝王中也可算绝无仅有之事。
  这个御前学术研讨会,并无各抒己见自由研讨的氛围,《隋书·天文志》说梁武帝是“盖立新意,以排浑天之论而已”,实际上是梁武帝个人学术观点的发布会。他一上来就用一大段夸张的铺陈将别的宇宙学说全然否定:“自古以来谈天者多矣,皆是不识天象,各随意造。家执所说,人著异见,非直毫厘之差,盖实千里之谬。”这番发言的记录保存在唐代《开元占经》卷一中。此时“浑天说”早已在中国被绝大多数天学家接受,梁武帝并无任何证据就断然将它否定,若非挟帝王之尊,实在难以服人。而梁武帝自己所主张的宇宙模型,则是中土传统天学难以想象的:
  四大海之外,有金刚山,一名铁围山。金刚山北又有黑山,日月循山而转,周回四面,一昼一夜,围绕环匝。于南则现,在北则隐;冬则阳降而下,夏则阳升而高;高则日长,下则日短。寒暑昏明,皆由此作。
  梁武帝此说,实有所本——正是古代印度宇宙模式之见于佛经中者。现代学者相信,这种宇宙学说还可以追溯到古代印度教的圣典《往世书》,而《往世书》中的宇宙学说又可以追溯到约公元前1000年的吠陀时代。
  召开一个御前学术观点发布会,梁武帝认为还远远不够,他的第二个重要举措是为这个印度宇宙在尘世建造一个模型——同泰寺。同泰寺现已不存,但遥想在杜牧诗句“南朝四百八十寺”中,必是极为引人注目的。关于同泰寺的详细记载见《建康实录》卷十七“高祖武皇帝”,其中说“东南有璇玑殿,殿外积石种树为山,有盖天仪,激水随滴而转”。以前学者大多关注梁武帝在此寺舍身一事,但日本学者山田庆儿曾指出,同泰寺之建构,实为摹拟佛教宇宙。
  “盖天仪”之名,在中国传统天学仪器中从未见过。但“盖天”是《周髀算经》中盖天学说的专有名词,《隋书·天文志》说梁武帝长春殿讲义“全同《周髀》之文”,前人颇感疑惑。我多年前曾著文考证,证明《周髀算经》中的宇宙模型很可能正是来自印度的。故“盖天仪”当是印度佛教宇宙之演示仪器。事实上,整个同泰寺就是一个充满象征意义的“盖天仪”,是梁武帝供奉在佛前的一个巨型礼物。
  梁武帝在同泰寺“舍身”(将自己献给该寺,等于在该寺出家)不止一次,当时帝王舍身佛寺,并非梁武帝所独有,稍后陈武帝、陈后主等皆曾舍身佛寺。这看来更象是某种象征性的仪式,非“敝屣万乘”之谓。也有人说是梁武帝变相给同泰寺送钱,因为每次“舍身”后都由群臣“赎回”。
  梁武帝又极力推行漏刻制度的改革,将中国传统的每昼夜分为百刻改为96刻。初看这只是技术问题,且96刻也有合理之处,但实际原因却是因梁武帝极度倾慕佛教中所说佛国君王的作息时间,自己身体力行,还要全国臣民从之。梁朝之后,各朝又恢复了百刻制。直到明末清初,西洋民用计时制度传入中国,一昼夜为24小时,与中国的十二时辰制度也相匹配,于是梁武帝的96刻制又被启用。到今天,一小时4刻,一昼夜恰为96刻,亦可谓梁武旧制了。

成也天学,败也天学
  古代中国传统政治观念中,天学与王权密不可分——天学是与上天沟通、秉承天命、窥知天意最重要的手段;而能与上天沟通者才具有为王的资格。
  萧衍本人通晓天学,《梁书·武帝纪》说他“阴阳纬候,卜筮占决,并悉称善”。《梁书·张弘策传》记萧衍早年酒后向张弘策透露自己夺取齐朝政权的野心,就是先讲了一通星占,结果张弘策当场向他表示效忠,后来果然成为梁朝开国元勋。萧衍在进行起兵动员时,自比周武王,也以星占说事:“今太白出西方,仗义而动,天时人谋,有何不利?”在中国古代星占理论中,金星(太白)总是与用兵有密切关系,如《汉书·天文志》有“太白经天,天下革,民更王”之说。故萧衍之言,从星占学角度来说是相当“专业”的。
  东昏侯被废,萧衍位极人臣,接下来就要接受“禅让”了。搞这一出也要用天文星占说事,但这时要让别人来说了,“齐百官、豫章王元琳等八百一十九人,及梁台侍中臣云等一百一十七人,并上表劝进”,萧衍还假意谦让。最后“太史令蒋道秀陈天文符谶六十四条,事并明著”,萧衍才接受了,即位为梁武帝。不过他在《净业赋·序》中却说:“独夫既除,苍生苏息。便欲归志园林,任情草泽。下逼民心,上畏天命,事不获已,遂膺大宝。” 仍然极力撇清自己。
  梁朝承平四十余年,最后出了侯景之乱,华夏衣冠,江左风流,在战乱中化为灰烬。此事梁武帝难辞其咎。侯景原是东魏大将,领有黄河以南之地,不见容于魏主高澄,遂向梁投降。梁武帝因自己梦见“中原牧守皆以其地来降”,他相信自己“若梦必实”,群臣也阿谀说这是“宇宙混一之兆”,就接纳了侯景。解梦在古代也是星占之学的一部分,即所谓“占梦”,故梁武帝的决策仍有星占学依据。
  不料侯景乘机向梁朝进军,颠覆了萧梁政权。梁武帝当年改朝换代,雄姿英发,那时他更多的只是利用天学;但在决策接纳侯景时,他似乎真的相信那些神秘主义学说了,这让他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最终竟饿死在台城。
  

                                                                                                 加入日期 2013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