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编辑学刊》2012年第5期
载《2012上海书展·会刊》

谁的大势?凭什么我们必须顺从它?
——关于“电子书(数字阅读)是大势所趋”


江晓原
 


  以前孙文有一幅著名题词:“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在中国奋斗求存的年代,这个题词当然起了积极作用。但是多年来在西方列强逼迫、引导、驱使下的埋头奋斗,也使我们产生了一个思维定式,认为顺着“世界潮流”才是正确的、革命的、天经地义的;而“逆历史潮流而动”则是错误的、反动的、大逆不道的。所以一但跻身于“世界潮流”,似乎就可以获得“政治正确”的特权。这种思维定式牢牢盘踞在许多人的头脑中,却将毛泽东当年关于“反潮流精神”的教导忘干净了。
  现在就有一个鲜活的例子放在我们面前——“电子书(数字阅读)是大势所趋”。
  
  今天,许多出版人和文化人都在重复这句老生常谈。
  他们重复这句老生常谈时,往往已经不假思索地默认了两点:一、这个“大势”的正确性,二、这个“大势”的不可抗拒性。因为这个“大势”正是所谓的“世界潮流”。
  他们重复这句老生常谈时,思考的是如何顺从这个“大势”,如何在这个“大势”下生存和发展。这样的思考当然也无可非议。
  但是,为什么别人给你一个“世界潮流”,你就只能一根筋地想着如何去顺从它,只能急煎煎地埋头去赶上它呢? 19世纪鸦片战争时,西方列强大肆侵略发展中国家,就形成了一股“世界潮流”,如果那时有人告诉你“列强殖民是大势所趋”,难道你就应该乖乖当殖民地吗?
  我们为什么不能问一问下面这些问题,比如:
  这个“大势”是谁的大势?
  它真的是“大势”吗?即使真的是大势,它一定就好吗?
  在顺应这个“大势”之外,我们还有没有别的选项,比如抵制这个“大势”?
  
  听上去像无理取闹是吧?那让我们先看一个已经“成熟”的例子。
  我们都知道,环境污染正在全球一天比一天严重地发展着。如果从不可抗拒性这一点来看,我们完全可以说“环境污染是大势所趋”。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搞环境保护运动呢?搞环境保护运动,不就是对环境污染这个“大势”、这个“世界潮流”进行抵制吗?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有一些“大势”,有一些“世界潮流”,其实是坏的。人类要想健康地生存和发展,就需要抵制这些“大势”和“世界潮流”。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电子书(数字阅读)是大势所趋”。这个“大势”一定是好的吗?我们仔细评估过这个“大势”已经显现的和尚未完全显现的后果吗?要回答这个被许多人忽略了的问题,我们不妨先问另一个问题:如果说“电子书(数字阅读)是大势所趋”,那它是谁策动的“大势”?
  透过无数双紧盯着iPad屏幕的眼睛(视力正在迅速损坏中),我们不难“诗意地”看到,这正是乔布斯们的“大势”。用不着和我争辩在iPad之前还有Kindle和汉王(再之前还有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呢),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卡尔·马克思活在今日,他会毫不犹豫地指出:这就是资本的“大势”。
  
  非常巧合的是,在环境污染这个“大势”的背后,也是资本那张丑陋狰狞的脸。
  另一个富有启发意义的事实是:为抵制环境污染这个“世界潮流”而兴起的环境保护运动,由于多年来各国有识之士的不懈努力,已经成为另一个“世界潮流”,它也成为“政治正确”的了。
  尽管迄今为止,环境保护运动这个“世界潮流”的力量,还远远比不上环境污染的“大势所趋”,但它给了我们一个启示: “世界潮流”不是不可以反抗的,“大势所趋”不是不可以抵制的。
  想象一下: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人坚持阅读纸质书,不盲目认同“电子书(数字阅读)是大势所趋”的说法,更不去为这个所谓的“大势”掏钱买单、当义务宣传员或廉价吹鼓手(如想扮演这三种角色,请先仔细评估这个“大势”的后果),我们的图书世界会是怎样一幅场景呢?
  那将是一幅非常和谐美好的场景:传统纸质图书市场依旧繁荣,电子书(数字阅读)作为一种补充手段(比如便于查阅),也聊备一格地存在着。
  那么资本呢?
  资本的天生使命就是增殖,所以它一直在寻求着电子书(数字阅读)的“有效赢利模式”。中国的纸质图书之所以眼下仍然保持着主流地位,也许是因为中国的特殊国情,使得电子书(数字阅读)迄今还没有在这里找到它的“有效赢利模式”——如果它在中国永远找不到,那也许正是中国为人类文明作出的一项特殊贡献。

                                                                                                    加入日期 2012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