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2年9月7日《文汇读书周报》

“高科技无产阶级”到底是什么?
——读《高科技无产阶级:真实世界里的虚拟工作》


穆蕴秋
  


  在被高度渲染的有关现代化美妙前景若干版本的描述中,高科技总是和高效、高端、高知,乃至高薪联系在一起。人们普遍认为,从事高科技行业的人士很容易成为“有产阶级”。所以,当《高科技无产阶级:真实世界里的虚拟工作》这个书名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确实被小小地震了一下——“高科技”居然成了“无产阶级”的修饰前缀。而标题的后半段,又似乎意味着作者要选取现今正炙手可热的互联网题材,作为牛刀一试的对象。
  开始阅读时,我对预想中可能出现的内容确实有些期待。譬如最起码的,作者对“高科技无产阶级”这个有冲击力的概念,应该会有别开生面的阐释吧。然后以此为基础,深入剖析高科技从业者沦为“无产阶级”的缘由,自然就是此书的核心内容了。最后的结论部分,如果作者能结合自身“女性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治学背景,对技术与社会的关系来一番提升式阐释,读来应该也是很过瘾的。但随着阅读的逐渐推进,我越来越失望。
  由于最初就是受到标题的蛊惑,我对各章标题自然格外关注,结果发现,这其实是一个“标题党”的陷阱。如果说“新技术和家庭劳动”、“家务科技:解放者或奴役者”,这类标题还能让人看得比较明白的话,那“终端隔离:网络社会工作和休闲的原子化”、“物质世界:失重经济的神话”,就简直让人不知所云了。
  其中第10章的标题——也就是此书书名,作为引发我对此书产生兴趣的主要诱因,这一章自然成了我的重点关注对象。“高科技无产阶级”来自英文合成词“cybertariat”,由“赛博(cyber)”和“无产阶级(proletariat)”的后半段组成,应该说,原文和译名都还算别出心裁。但令人疑惑的是,这个词语在标题上出现一次之后,在正文中此后再无踪影(书末的译名对照表证实了我的这一结论)!作者在这一章中自始至终只纠结于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给“办公室工人”一个比较准确的定位。这种不断从一个定义跳跃到另一个定义的研究套路,几乎就等同是在给读者施展催眠术,让人读来昏昏欲睡。
  终于,在阅读兴致已被消磨殆尽之际,有一段论述引起了我一点兴趣。作者提到,在过去的25年间,一些职业群体一直在努力保护传统的工作实践,但即便如此,也很难抵抗信息通信技术的侵袭,随着计算机的普及,20世纪中叶盛行的机器——油印机、制图板之类,全部退出了历史舞台,能熟练掌握这些机器使用技能的工人,社会地位急速下降。那些掌握计算机使用技能的工人,情况也好不到哪儿,他们正在沦为“核心技能”的附庸。于是产生了奇怪的后果,一方面,工作技能已经大众化,工作之间、企业之间和行业之间的跳槽也就更加容易,但另一方面,每位工人也变得越来越可有可无,更容易被别人取代。从这段论述中,我稍稍嗅出了一点与“高科技无产者”相关的味道,但遗憾的是,作者随即又一头扎进各种定义中不可自拔,相关讨论只是浅尝辄止。
  
  如果说前面那段论述还算本书一个亮点的话,作者在书中强行站在“女性主义”立场上表达的一些观点,却是我无法苟同的。
  比如,作者在谈及美国学者赖特·米尔斯的《白领》这本著作时,就认为这部“战后有关办公室工人研究的经典”, “从标题上就可以明显看出性别的偏向,同时也以不同的方式显示出作者对构建概念一致的办公室工作定义已经灰心丧气,承认失败”。由于“白领”是专门用来称呼男性办公室工人的,所以“它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提出之初就就失去了典型意义”。如果作者仅从书的“标题”就得出这种判断,与我们的常识也太相悖了,毕竟,办公室里穿“白领”衬衫的女性也很多呀。
  又如,在第2章“家务劳动:解放者抑或压抑者?”,作者一上来就宣称,到目前为止,科学技术并没有帮助女性摆脱家庭工作者的身份,让女性从繁重的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照理来说,这样重要的结论论据要比较充分才行,但作者却给出了一组单薄的数据作为支持:20世纪20年代女性花在家务上的平均时间约每周60小时,70年代上升到70多个小时。这数据的来源是否可靠?书中没标明任何出处。
  再如,讨论现代科学技术进入家庭生活的负面效果,认为科技使得家务活变得越来越容易,家庭主妇所需的技能越来越少,“过去的女性有代代相传打理家务的神奇本领,而今天的女性代代相传的只有财产,没什么可值得尊敬的”。这样的论断让我实在很难理解,那些想通过勤劳双手“垄断”家务劳动来获得尊重的女性,难道就不怕最后事与愿违,得到的不是“家庭的主导地位”,而是遭人嫌弃的“黄脸婆”待遇?
  
  若干年前,听一位知名教授上课,他谈及的的一段心得让我印象深刻。他说自己偏好的学术著作应该是这个样子:读起来能由长变短,最初是一篇长文,然后是一段话,最后浓缩成一个词,即可完全概括整部书的思想主旨。并随口举来几个例子,说像“天学”,“性张力”,“潜规则”,“血酬定律”,就是能达到这种程度的范例。说这话的时候,这位教授早已著作等身,其中有几部在同行中还获得了很高的赞誉,但他坦承,自己尚未有一部著作写成自己理想中的那个样子,实乃治学多年的一件憾事。
  在看到此书标题的那一瞬间,我以为遇到了那样一部理想中的著作,不幸的是,它顶多只能算是一本成功的“标题党”作品。
  
  
  《高科技无产阶级的形成:真实世界里的虚拟工作》,(英)乌苏拉·胡斯著,任海龙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6月第1版,定价:25元。
                                                                                                    加入日期 2012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