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2年4月25日《东方早报》

江晓原谈徐光启


——作为知识分子他的开明实在难得,作为官员他的清廉勤政让人称赞。

东:有人说“回顾徐光启一生,让人想到了百十年来经常提的一个问题,中国历史上为什么没有出科学,其中之一(可能是主要原因)应当是世代迁延的政治文化,即专制的体制和支持它的思想。”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江:“中国历史上是否有科学”这样的说法首先取决于对“科学”两字的定义,如果按照宽泛的定义来看,中国古代是有科学的。而且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讨论是没有意义的,这就像在大街上突然去问一个人你为什么没有生出姚明那样的孩子,这完全是无解的,美国科学史家席文曾经说过问这样的问题就好像在问“为什么今天你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报纸的第三版上”一样无谓。

东:那关于科学没有出现是因为专制体制的这种说法,您怎么看?
江:至于说原因是专制体制,我想也是不成立的,西方出了科学,难道就没有专制过吗?这种问题更像是一种文学修辞,其实都是无解的,这样说不过是抒发自己的某种情绪罢了。

东:还有人说中国没有出过哲学?
江:这更是无稽,我们的孔孟老庄不是哲学吗?

东:和现代科学家相比,徐光启那些地方更值得称道?
江:徐光启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科学家,说科学家不是美化他,而是贬低他,事实上他比科学家更伟大。 单说两个方面就足以看出他的精神。一个是开放的精神,在他的那个年代,要像他这样开放心怀去接受西方的思想和文化,确实很难,作为知识分子,他的开明实在难得。另一方面,作为官员,他极其清廉、勤政,让人称赞。

东:有的人说徐光启是一个精明的上海人,十分懂得灵活变通,为我所用。您怎么看?
江:这种说法完全不妥。徐光启的一生非常悲情,年轻时候苦学考试,中年做官之后照样悲情,他想做的事情大都遭致各种阻挠。
  徐光启为救国练兵,投入极大的精力,不断向朝廷呼吁练兵、造炮、守城等事,并积极引进西洋先进火炮技术之外,还亲自拟定《选练条格》亲自考核挑选了士兵操练。但是因为朝廷官僚机构互相推诿牵掣,军饷器械都不给予充分支持,至使他亲自练兵的努力不了了之。 此后徐光启的军事思想不得不依靠他的入室弟子、炮兵专家孙元化来实现。
  孙元化一度统帅了当时中国最精锐的炮兵部队。非常戏剧性的是,明清之际最著名的汉奸吴三桂、“三藩”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人皆曾为孙元化部下。最终孙元化因为部下的叛变降清被朝廷处死,徐光启练兵造炮保国之梦彻底破灭。孙元化被处死的第二年,徐光启在忧愤中病逝。徐光启曾寄以厚望的炮兵部队,后来成为大举入侵中原的满洲军队的精锐。从这个角度说,徐光启本想练兵造炮报国,没想到却助敌人之力,反而加速了明朝的灭亡,他能不忧愤吗?
  再说他晚年为之呕心沥血的《崇祯历书》,直至他辞世也未能看到其完成。
  所以说徐光启的一生非常悲情,我想这样的悲情人生,恐怕不是精明的上海人愿意过的吧?

                                                                                                              加入日期 2012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