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12年2月3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113)

进化论到底算不算科学?

□ 江晓原  ■ 刘 兵
 


  □ 我们从小受的教育中,进化论当然是科学。如果我们使用较为宽泛的“科学”定义,比如“对于自然界的有系统的知识”之类,那将进化论归入科学当然也是没有问题的。尽管我知道你非常愿意使用关于宽泛的“科学”定义,但我相信,作为一个从北大物理系毕业的人,你一定会承认,进化论和那些精密科学——比如说万有引力理论——是两类很不相同的知识。
  不过,在读这本《演化:跨越40亿年的生命纪录》时,我首先想到的还不是进化论与万有引力理论之间的差异,而是另外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事实:即进化论从它问世之后,就不断地受到来自各方的质疑,这种情形在万有引力理论之类的精密科学上是看不到的。
  这种质疑,如果仅仅归咎于“宗教势力的残酷打击”,那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按照我们以前曾经很熟悉的说法,认为宗教是科学的敌人,那么它理应对一切科学理论都持敌视态度,但是“宗教势力”为什么对万有引力理论之类的精密科学就不去“残酷打击”呢?更何况,科学界内部对进化论的质疑也从未停止过,总不能将这些质疑进化论的学者一概斥为“宗教势力的走狗”吧?

■ 你开头这几段话中,已经涉及了好几个重要的问题。
首先,我虽然更愿意使用宽泛的科学定义,其宽泛程度甚至远远超出像进化论的范围,但我当然会同意,进化论这样的“科学”,与万有引力那样的“精密科学”在更为细分的层次上显然很不一样。这让我想起,著名物理学家费曼在其回忆录中,曾谈到他对于像生物分类学之类的知识在学习过程中会非常不适应。这里面肯定是有生物学与他主修并且非常适应的物理学在风格上的差异在起作用。很长时期以来,其他领域的科学家们也都经常以物理学为努力追求的样板,力图让其研究更加精密,使用更多的数学工具。但是我们也可以反问:为什么所有科学领域和分支都一定要像物理学那样呢?
其次,进化论毕竟与宗教教义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但反对的声音自然也不只来自宗教界,质疑进化论的学者可以出于多种理由。而且,进化论涉及的是生命问题,这是不是又与一些非常根本性的形而上学的问题有密切关系呢?而在这些领域,与精密科学不同,从一开始直到现在,不同的观点总是并存着、争论着。

  □ 作为一个生物学的外行,我纯粹是出于个人的兴趣,希望能在本书中找到对一个一直困惑着我的问题的回应或解答。这个问题是关于“适者生存”理论的质疑。
  “适者生存”是当年中国人接受进化论时最为看重的内容,为的是给自己的“强国保种”和“救亡图存”提供理论依据。当然,这个理论与社会达尔文主义之间的关系不是我们这里要讨论的问题。我的问题是,对“适者生存”理论有这样一种质疑:如果只是在事后指着某个生存下来的物种说:看,它就是适者——因为它生存下来了,这种“事后诸葛亮”式的说法能算科学理论吗?而且这只是“适者生存”和“生存者即适者”的同义反复而已。
  进化论能不能在事前,比如说在今天,告诉我们,哪个物种是“适者”,未来它将生存下去,而哪个物种则不是“适者”,未来它将无法生存?既然本书作者自己也同意,一个科学理论要能够提供“针对这项理论之适用性所做的预测,而且可经实验证明”,那么提出上述要求应该是合理的。但是说实在的,这本书不太让我满意。因为我找不到对上面这问题的回应,作者似乎根本就不提这件事情。

■ 你说到的这个“适者生存”的问题,在达尔文的进化论的自然选择学说中,确实是占有重要地位的。你关心的问题,倒有些科学哲学的意味,涉及到解释性的理论和可以以演绎方式提出预见的理论的差别。我们都知道,前面所说的以物理学为代表的“精密科学”的特点之一,就是可以提出预测,而且许多预测又被后来的实验观察所证明。但问题在于,为什么科学理论就一定要具有预测的能力呢?这不又回到了以“精密科学”为蓝本来定义科学的逻辑上了吗?解释性的理论为什么就不能是科学的理论呢?
坦率地说,也许是由于学物理出身的影响,我长期以来一直想好好学学在科学史上如此重要的进化论,但又一直觉得进化论有些不好理解。现在反思起来,也许物理背景的影响还是潜在地存在着的,尽管在理性上我并不赞同一元论,而是更为倡导多元论。

  □ 其实我并不反对将进化论视为科学——可以视为科学的东西多得是,我只是指出,进化论不是像万有引力理论那样的“精密科学”。
  我们关于“精密科学”的争论并非离题,它和本书还真有直接关系。本书最后一章“那上帝呢”,是专门反驳“智能设计论”的。作者反驳“智能设计论”的理由是:“智能设计论”不能明确预言可以用实验或观察检验的新现象——他举的例子竟然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对引力场导致远处恒星光线偏折的预言!他说“智能设计论”无法提出这样的预言,所以不是科学理论。
  作者对于上述预言后来的被验证的叙述是错误的(他重复了关于爱丁顿在1919年日食观测中验证了此事的陈词滥调),但这可以原谅,因为作者显然不是天体物理学家或科学史家。难以原谅的是,作者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进化论也同样无法提出类似广义相对论对引力场导致远处恒星光线偏折这样的预言,为什么他却坚信它是科学理论呢?

■ 你注意到的这一点很有意思。作者的问题在于,除了不是天体物理学或科学史家因而在历史叙述上存在问题之外,他对科学哲学也不熟悉,因而采用了来自“精密”科学的标准来定义科学,却没有意识到这一标准同样无法用于非“精密科学”的进化论。
进化论所提供的,其实只是关于已有证据的一种解释。由于其研究对象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以及生物演化过程的漫长,人们不大可能像精密科学那样采用在实验室中进行实验的方法来验证。那些精密科学之所以能够在表面和形式上看起来“精密”,恰恰是因为其研究对象是世界上相对比较简单的物质。而进化论是以极其复杂的生命系统为研究对象的。
因而,我们关注进化论就还有另外一层意义,既注意在精密科学模式之外其他类型的科学,这恰恰为科学模式的多元化提供了一个样本。


  《演化:跨越40亿年的生命纪录》,(美)卡尔·齐默著,唐嘉慧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8月第1版,定价:88元。

                                                                                                    加入日期 2012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