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科技日报》2012年2月21日

拨开伊朗核危机背后的三重迷雾

石海明 曾华锋
(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

 


  近日,伊朗核问题再次引发全球关注,无论是宣称准备武力遏止的美国、还是威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伊朗,抑或徘徊在参与制裁与内忧重重之间两难的欧盟,伊朗核问题凸显出多方博弈的复杂性,拨开其背后的三重迷雾,聚焦中东的未来局势,请看本报特稿:
  1月29日凌晨,国际原子能机构高级代表团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旨在与伊朗共同商讨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这透露出伊朗有意缓和双方一度紧张的关系,在逐步合作中寻求核危机化解之道。因为,就在去年的11月8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曾发布报告称,伊朗至少在2003年年底前,曾“有组织、有系统地从事与核爆炸装置有关的活动”,这一说法当即遭到了伊朗的反驳,双方会谈不欢而散。
  就在此次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危机积极斡旋的同时,美国加紧了对伊朗的应急军事打击准备,欧盟也相应地公布了对伊朗的新一轮制裁方案,对此,伊朗展开了进退有据、刚柔兼施的反击,一时间,围绕“制裁”与“反制裁”、“有核”与“无核”及“战争”与“和平”,各方力量在自然空间与社会空间同时展开了激烈的角逐。
  
制裁与反制裁
  长久以来,在应对伊朗核问题的“工具箱”中,美国及其盟友常备的工具就是“制裁”。这次的1月23日,在经过一个多月的密切磋商后,欧盟外长会议最终又达成的新决议仍然是严厉制裁伊朗,这包括禁运原油和成品油、禁止进口伊朗化工产品、禁止向伊朗出口关键技术设施、冻结伊朗中央银行在欧盟的资产以及禁止同伊朗银行和个人进行黄金、钻石等贵金属交易。显然,较之以往历次制裁,欧盟此次对伊朗的出手可谓“狠辣”,直指伊朗国家经济的命脉——石油产业。
  面对欧盟新一轮“制裁”威胁,伊朗并不害怕,反而抢先行动,1月29日,伊朗议会决定讨论一项法案,规定尽快停止向欧盟出口石油。这让禁止成员国从伊朗进口石油并对伊朗中央银行实施制裁的欧盟,立刻感到能源压力。因为欧盟在公布制裁方案时,曾表示为保护成员国及相关企业利益,对伊朗石油和石油产品的审查将在5月1日前结束,但欧盟国家已有的石油进口合同可继续生效至今年7月1日。这次伊朗的“先发制人”,却让欧盟感到了切实的紧张。其既想配合美国制裁伊朗又想缓和能源紧张的两难,显然被伊朗看在眼里并加以反击。
  事实上,此次欧盟在对伊朗制裁问题上的确有些力不从心。更何况,对制裁效果也无十分把握,历史上的多次石油禁运,从古巴、南非,直至1990年后针对伊拉克的石油禁运,均以失败告终。此外,由于中国和俄罗斯反对欧美禁运,土耳其、韩国也无意充当“急先锋”,作为伊朗石油主要进口国之一的印度更表示无力禁运,诸多因素的制约极有可能使制裁效果大打折扣。
  其实,自1979年以来,伊朗就一直处于制裁之下。但是针对伊朗的核问题,联合国安理会已通过了4个制裁决议。可以讲,为了遏止伊朗崛起为中东地区性强国,美国及西方国家几乎使用了除战争之外的所有手段,包括武力威胁、经济制裁、外交孤立、支持伊朗反对派,乃至绑架杀害伊朗核专家等,但事实证明,长期制裁并未压垮伊朗,伊朗一直坚持自己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并一再表示绝不放弃这一权利。恰恰相反,多年来伊朗在核问题上寸步不退,反而沿着铀转化、铀浓缩、扩建核设施等路径不断前进。与此同时,伊朗的常规军事实力也大幅提升,地区崛起态势更加明显,所有这些在某种程度上恰恰证明,美国的对伊政策并无高明之处,更何况,由于美国自身在核问题上执行双重标准,道义优势更丧失殆尽。
有核与无核
  作为能量杀伤终极标志的军事技术,核武器对人类军事史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在一些人眼中,它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宝,威力无限;在另一些人眼中,它又是人类万恶之源的魔鬼,声名狼藉。抛却这些争议,我们说,迄今为止,核武器客观上却成为诸多国家倾心追逐的尤物,伊朗只是其中之一分子。因此,对于不断渲染信息战的美国,核扩散就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
  已经拥有核武器的美国,一边高调宣称要构建“无核武世界”,如伊朗这样的国家自然不得再发展核武器,一边却又不断往自家核武库添加备料,并长期纵容自己的盟友发展核武器。如早在1998年,美国就拒绝批准全面核禁试条约。2002年,又正式退出了反导条约。对印度连续进行核试验,美国不仅默许还与之开展了所谓的“核合作”。在中东地区,以色列的核计划与核能力已然是公开的秘密,美国对此却不闻不问,单是盯住伊朗的核问题不放。
  此外,长期以来,美国的核政策一直没有褪去攻击性色彩。如完全不顾世界舆论,美国国会拨款研发一种被称为“强力核地钻”的新型地堡核炸弹,以便用以对付诸如伊朗这样的所谓“无赖国家”。就在此次伊朗核危机的关键时刻,美国又及时通过媒体高调发布了有关此类核炸弹的研制消息,用以威慑伊朗。
  与上述这些做法相对应,2010年5月3日,五角大楼曾召开新闻发布会,高调公布了自己的“核家底”,按此次公布的结果,美国核武库共有5113枚核弹头,其中包括战备部署和库存的“非作战状态”核弹头。另据美国学者罗伯特·诺伊斯的最新研究资料显示,美国核武库仍有大约2700枚核弹头处于战斗值班状态,其中2200枚是战略核弹头,500枚是非战略核弹头,另有2500枚处于储备状态。除此之外,还有4200枚核弹头等待拆解,美国拥有的弹头总量达到了9400枚。即使到了今年美国完成条约所规定的军备裁减,其核武库仍将维持在大约4600枚核弹头的规模水平。
  尽管上述两份资料在有关美国核武器的具体数量方面略有差异,但考虑到核蘑菇云超强的杀伤力,此差异是不足为计的。美国自身在核问题上执行的双重乃至多重标准,实质上折射出国际秩序中的一种霸权思维:一面宣称要构建“无核武世界”,一面又高举“核大棒”威慑、遏止他国。正是这种背景让伊朗切实感觉到不安全,从而更加激发了其想要拥有核武器确保国家安全的决心,于是,美国联合其盟友再进行威慑,更使伊朗感觉不安全,更想拥有核武器,从此陷入一种国际政治自循环。而要打破这种死结,美国开出的最后药方却是战争,但战争真能解决一切问题吗?伊朗核问题真的已走到战与和的临界点了吗?
战与和
  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曾言,关于伊朗发展核武器和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是美方的“红线”,对此,2012年1月22日,美军“林肯”号航母穿越霍尔木兹海峡,与先期到达的“斯坦尼斯”号和“卡尔·文森”号会合,加上3月份赶赴该水域的“企业”号,美国海军将以4艘航母的实力,来落实国防部长帕内塔这一有关“红线”的强硬表态。此外,美国防部还正在对美军核武库中的“巨型钻地弹”实施升级改造,使之具备打击伊朗最坚固地下核设施的能力。具体而言,五角大楼战争决策者据最初测试结果已经判定,美军现有的最大常规炸弹——重达3万磅的“巨型钻地弹”——无力摧毁伊朗最坚固的地下核设施。五角大楼为此已向国会提交报告,请求追加约8200万美元拨款以提升炸弹的穿透能力。对此,帕内塔也公开表态说,他预计炸弹不久将具备摧毁深度地下掩体的能力。
种种迹象表明,围绕伊核危机,美国和伊朗之间的较量日趋复杂,双方不时在战与和的临界点之间徘徊。其背后的原因自然也是复杂的、双边的。就伊朗而言,在其心中,核武器已不仅仅是一件维护安全的战略兵器,更是一个国家强大的象征性符号,一个在对抗西方中决不妥协的象征性符号。而对美国而言,遏止伊朗发展核武器的一切可能,确保其与盟友在中东的战略利益,这也绝不是一句说说而已的空话,而是必要时不惜用血与火的战争来维护的切实利益。也正因此,从伊朗举行军事演习到美国航母出没海湾,从美国、英国及以色列相继表示没有放弃军事选择,到伊朗高级官员再次威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伊朗核危机始终吸引着全球新闻的关注,中东地区始终笼罩着战争的乌云。
  总而言之,美国和伊朗之间的对立仍在加剧,海湾地区的战争因素也在酝积,双方最终是战是和仍乃未定之天。
  其实,人类对和平的追求,是一种最古老、最悲壮的追求,也是一种最痛苦、最艰辛的追求。自古以来,每个部落,每个民族,每个政党,每个国家,都声称自己是和平的卫士,是传播福音的天使。但是,现实的世界历史为什么却充满了血与火的厮拼与抗争?对此的回答只能是,一些人,为了权力与金钱,另一些人,为了独立和自由,结果都始料不及地走向了战争。如今的美国和伊朗,就处在这种对垒与纠结中,纵然有一万个开战的理由,我们依然要说,战争实乃灾难,和平觅足珍贵,但愿伊朗的天空不会被战争的机器搅碎,和平的阳光永远普照中东人民。


                                                                                                    加入日期 2012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