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青海湖畔论文章
——记第八届全国青年科学技术史学术研讨会


陈志辉
 


  2011年8月1~4日,第八届全国青年科学技术史学术研讨会在青海西宁举行,本人作为参加者之一,本应及早汇报相关情况。但因会议的获奖论文至9月1日方公示结束,恐怕尚有变数;之后又适逢中秋佳节,故未能顾及此事。拖延至今,作一补记,还望见谅。
  
  7月30日
  早上7点,日已渐高,虽然只是早上的阳光,但还是给人以灼热的感觉。此时,三人从宁静的校园出发,前往上海火车站。这三人是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博士生汪小虎、宋神秘以及本人。严格来说,汪小虎已于年初通过论文答辩毕业,而且将要到广州华南师范大学任职,但此次研讨会,他仍以上海交大为单位。
  事实上,我们三人刚刚参加完第十三届国际东亚科学史会议,前一天乘坐从合肥回到上海的动车,回到学校已是晚上9点了。各人稍作休整,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即晨起赶路。但因还可在火车上休息,我们三人仍能按时出发。
  我们乘坐的是当天上午9点多由上海开往西安的火车。刚上火车,汪小虎便发现装有身份证的钱夹子找不着了,此时离火车开动还有几分钟!幸而他临急而不乱,通过乘务员用对讲机通知候车室,询问是否有人在检票处拾获钱包。当得到肯定答复,且确定正是属于汪小虎本人后,剩下的只是如何取回以免影响乘机和住宿的问题。我们商量,可以让明天前来西安转机的关增建老师代为捎带。随后,小虎用手机联络请求,一切安排妥当,终于有惊无险。
  车上,我们趁有空闲时间,都在准备各的论文报告。我在修饰演讲ppt的结构和词句,宋神秘同学则对着ppt的打印稿轻声细说,做模拟演练。不多时,我已把演讲内容彩排了三、四遍,感觉没有太大问题,正准备休息一下,但见神秘仍念念有词。我和小虎感觉她演习了不下十数次,颇以为过于紧张和隆重其事。但结果证明,这火车上的演练对神秘后来获得好成绩是很重要的。
  
  7月31日
  火车上一夜无话。早上6点,我们三人在西安火车站下了火车。可惜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密密的细雨。我们撑着伞出站后,便直奔当地有名的回民街,以其特色食物——牛、羊肉泡馍作早饭。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
  其后,我们三人在雨中于西安市区内闲逛,一路欣赏古都风物,拍照留念,颇感愉快。午饭仍于回民街中寻访特色美食,饱食而止。下午,前往咸阳国际机,等候关增建老师和董煜宇老师前来会合,一起乘飞机前往西宁。5点多,关老师一行到达,带来了与小虎“分别”一日多的钱包。大家都说小虎失而复得,十分幸运。
  到了西宁机场,已是晚上8点多,青海大学刘晓健老师早在等待我们。更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在到达区,我们遇见了上海辞书出版社的社长潘涛先生。原来他也是来参加研讨会的,只是不作报告,而跟我们乘坐同一航班。刘晓健老师十分热情,亲自驾驶小汽车,送我们到住宿的以勒酒店。
  到了酒店,已近晚上10点,我们一行人跟会务组报到,办理入住手续。其间我注意到酒店堂有一幅“耶和华以勒”书法,其下注“希伯来语耶和华必预备”。后来查找资料,得知耶和华以勒出于《旧约·创世纪》,乃亚伯拉罕以公羊代其子献祭于耶和华神的地方,意为“耶和华必预备”。
  安顿好行李物品后,我们才想起没正式吃晚饭。于是,关老师、董老师还有先一步到西宁的孙毅霖老师带着小虎和我前往一“清真美食城”(其实是个40平米不到的小馆子)吃羊肉和片面。神秘则因为舟车劳顿,先行休息。饱餐一顿之后,各自回房间休息,我和小虎同住一屋。
  
  8月1日
  早上7点30分,得知钮卫星老师于今天凌晨时分到达西宁,没睡多久便与会代表一同前往青海大学科技馆,参加第九届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研讨会开幕式。随后,中国科协书记处王春法书记、中国自然科学科学史研究所张柏春所长、青海大学藏医学院端智副院长、德国傅玛瑞博士分别作了题为《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的缘起、意义和进展》、《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十二五”发展规划》、《藏医药发展历史介绍》和《昔日树林的余音——撒拉族木屋的文化》等报告。
  下午,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研讨会和青年科技史学术研讨会在以勒酒店进行分组讨论。第一场是由三位硕士研究生报告,分别是广西民族大学陈虹利的《广西宜州传统水车工艺调查——以宜州祥贝乡大水车屯为例》,内蒙古大学杜丽的《包钢稀土生产基地建厂过程及稀土技术开发探析》,同样来自内蒙大学、段学敏的《内蒙古地区奶制品传统制作技术在消费文化中的变迁》。特别是内蒙古大学的两位,虽然她们只有短短一年的研究生经历,却很勇敢地在这个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成果。她们认为,这次研讨会是一次很好的检验和锻炼。
  第二场报告同样有3个,分别是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王斌的《20世纪初胶济铁路与津浦铁路的连接和互通车辆》,来自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区曣中的《新场所里的文艺复兴:定量构效关系技术的19世纪精神与20世纪平台》,河南中医学院姬永亮的《清代度量衡制作与管理考略》。由于我没参加这一场的讨论会,具体情况不太了解。但我与区曣中博士候选人有私下交流,得知她也在广东长大,能与我用粤语交流,谈得颇为投机。她的论文全用英文写成,我对之全是外行。据她介绍,定量构效关系(quantitative structure-activity relationships, QSAR)是药物化学模拟技术之一,借助分子的理化性质参数或结构参数,以数学和统计学手段定量研究有机小分子与生物大分子相互作用、有机小分子在生物体内的各种生理功能。这种方法十分依赖庞大的数据库和计算技术,在现在这个发展迅速的数字时代中得到很好的应用。区同学将此种方法之思想追溯至1868年的Crum-Brown与Fraser,并解释了这种思想在20世纪后期重新兴起的原因:计算机及网络之出现,以及理论指导生理化学研究思潮之流行。我们在谈论当中,不免涉及用动物进行药物实验的问题。我以前曾看过一段英文短文,当中讽刺一位拒绝使用来自动物实验疫苗的大妈:当问到她流行病到来时怎么办时,她回答道:“不用担心,科学家会用电脑找到解决办法的。”由此看来,这位大妈的回答正好在QSAR中找到了依据。
  晚上,第二天要报告的李辉学长来到我和小虎的房间,同来的还有吴慧学姐,一起讨论他演讲ppt的展示。当然,小虎、神秘和我也在做最后的准备。
  
  8月2日
  早上8点30分,主持人、内蒙古师范大学郭世荣教授宣布青年会第三场开始。首先由我报告《江声<恒星说>考论——西方天文算学对清代吴派学术影响之个案》。这篇文章在本系夏至会议上报告过,当时得到了不少宝贵的修改意见,此文主要通过江声用《恒星说》一书的考察,探讨这位在乾嘉吴派中资格比较老的学者,是如何受到西方天算影响,并体现在其经学研究之中的。报告完毕后,由东华大学杨小明教授点评,他认为江声《恒星说》一书还可以结合前后时代背景,作更深入的挖掘。还有一位老师指出,《恒星说》全用古体小篆写成,与躲避文字狱之间是否关,他认为可以作一探讨。对这些意见,我表示欣然接受。
  接下来的报告是李辉的《<大方等大集经>中的宿与宿直》,以及神秘的《袁充“日长影短”探析》,均由自然科学史所孙小淳研究员点评。两个报告都得到了不错的评价。傅玛瑞博士也来到现场,发表了意见。
  经过短暂休息,青年会第四场开始,首先出场的是汪小虎,他报告《论明代的历书发行问题》。这是一篇近3万字的长文,描述了有明一代历书颁行和流通的情况。历书的颁行部分属制度史,而历书的流通则涉及社会和经济。大家认为在,在历书的颁行和社会流通方面,小虎所作考证十分出彩。然而,因为明代历书流转有其独特性,出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现象。比如明代某段时期,各省要向京城送历书,造成京城历书供过于求而价贱,各省历书供不应求而价高的情况。各省押送历书前往京城的人员,先在运送地以高价售卖历书,到京城后再用低价买回等量历书交差,从中赚取差价牟利。我认为,这跟当代证券市场交易中,看空者先借入证券(如估值过高的股票)高价抛售、再在低价位时购回相等数量证券平仓获利的抛空操作手法如出一辙。因此,小虎也显现出了经济学家以经济学解释社会万象的野心,引入了产权经济学派的理论。虽然大部分参会的老师,包括其点评人、西北大学学报主编姚远先生对此并不认同,但因为跟当下中国社会问题有同质性,也引来了热烈的讨论。
  上午最后两篇文章,分别由哈尔滨师范大学史小雷和内蒙古师范大学赵栓林报告。前者讨论了王祯《农书》中的“飏扇”问题,后者则研究了晚清数学术语的翻译问题。
  由于少数民族科技史研讨会已于上午结束,下午的青年会最后一场报告移师以勒酒店大会议厅举行。广西民族大学张阳的《珠江流域“那”文化圈的稻作》,西北大学刘娅娅的《古代中国与希腊律学计算起源比较研究》,广西民族大学罗栋的《古代数学家在几何中的算术术语使用——从笛卡尔<几何>的视角》,以及朱一文的《筭筹:从数学工具到计算工具——再论计算技术之演进》。其中,朱一文年刚刚从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博士毕业。对他的论文,与会老师们也有不同意见,他则据理而极力为其观点辩护,老师们不以为忤,学术争鸣气氛热烈。至此,青年会报告全部结束,论文评委老师进行闭门会议,商讨评选本次研讨会的优秀论文。
  等待了将近2个小时,下午6点半,大会闭幕式开始,由少数民族科技史专业委员会主任万辅彬主持。首先是由中国科学史学会副理事长关增建讲话,他代表中国科学史学会对于第八届全国青年科技史学术研讨会进行了总结。他赞扬了参加第八届全国青年科技史学术研讨会的青年学者们所表现出的积极性和认真态度,对青年科技史学者的报告内容作了点评,并就评选优秀论文的标准和依据作了说明。为求严谨、客观,各论文由评委打分,排出名次,论定等级;得奖论文还要经过为期半个月的公示。随后,关老师当众公布了评审结果:
  一等奖:(空缺)
  二等奖:宋神秘(上海交通大学)
  特别参与奖(相当于二等奖):区曣中(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三等奖:陈志辉(上海交通大学)、姬永亮(河南中医学院)、李辉(上海科学学所);
  优秀奖:陈虹利(广西民族大学)、王斌(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青海大学副校长李福安等老师,为获奖的青年学者颁奖。万辅彬教授对第九届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研讨会做了总结发言。随后,中国科学史学会秘书长鲁大龙向青海大学赠送了礼品,向青海大学图书馆赠送了书籍。至此,第九届少数民族科技史国际研讨会暨第八届全国青年科技史学术研讨会圆满结束。
  会后,大家合影留念。晚上是主办方所设的欢迎晚宴,宴会上各位老师对青年会获奖者表示祝贺,并期待他们(包括我自己)继续努力,争取更大的成果。宴席期间,我向学界老前辈陈久金先生敬酒并合影。老先生平易近人,当我提到他的著名作品《星象解码》是我们研究天文学史的后辈不能绕过的读物时,他十分谦虚地说:“错误总是有的。”宴会期间,来自各单位的老师、学生各显才艺,当中不乏具有民族风情的表演。酒足饭饱,宾主尽欢而散。
  
  8月3日到5日,交大师生一行到塔尔寺、藏医药博物馆、青海湖、祁连县等地参观考察。自小熟读王昌龄“青海长云暗雪山”诗句,今日有幸亲眼目睹,真此生无憾矣。6日,有“梅超风”之称的超强台风“梅花”逼近上海,老师们趁还有海南航空公司未停至上海航班,乘飞机返沪。小虎、神秘和我三人则乘火车,取道西安,于7日下午安全返回上海,青海之行至此完满结束。




                                                                                                        加入日期 2011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