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科技日报》2011年6月21日

网络战:超越第五空间的搏杀
 

石海明 曾华锋
(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


  美英两国近日发出了筹划应对网络战争的强烈信息,其中,美国在一份战略报告中将网络攻击视同“战争行为”,宣称要用传统军事力量“对等”报复来自他国互联网的攻击,“如果你关掉我们的电网,我们也许会向你的烟囱里扔枚导弹”。英国则宣称要发展网络武器针锋相对,有关官员近日首次证实了这一计划的存在。
  就在此前,我国相关部门也证实,我军为提高部队网络安全防护水平已筹建了“网络蓝军”。虽然这并非真正的网络部队,但消息一经传出,西方舆论自然鼓噪起一片质疑与责难之声,围绕网络战的相关探讨也日渐升温。
网络战的误解与偏颇
  纵观人类战争史,战争的冠名权一直与战场密切相关。在漫长的冷兵器时代,战场仅限于陆地,于是陆战自然长期拥有战争冠名权。然而,在战争仍在平面展开的时候,人类的思维却早已超越了地面,伟大军事家孙子就用浪漫夸张的笔法表达了一种预言,“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科学技术的发展证实了孙子的预言,海战、空战、太空战相继到来。如果说陆、海、空、天所构成的三维战场不过是一种自然空间的话,那么,1969年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孵化的“阿帕网”,却给战争带来了一种技术空间,它不具备长、宽、高等传统物理概念,但其中却演绎着同样惊心动魄的搏杀。于是,依照思维惯性,赋予该领域之战争冠名权自然而然。从此,作为继陆战、海战、空战及太空战之后的第五空间战争,网络战的概念得以迅速传播开来。
  但人们误以为,网络战就是与鼠标、键盘及病毒相伴,和攻击银行、扰乱电信及瘫痪电网等相随的一种高科技战争形态,从而忽视了对这一崭新战争形态内涵的解码。的确,从美国不断渲染的遭受黑客攻击来看,似乎网络战就是黑客战的代名词。
  而经常作为网络战经典案例的是,“海湾战争期间美军通过偷换病毒芯片瘫痪伊拉克防空体系”“科索沃战争期间南联盟"黑客"阻塞北约邮件服务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黑客"瘫痪伊拉克电视台网络”等,时间一长,人们似乎觉得,参透了这些案例,就窥见了网络战的全貌。
  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与偏颇,用昨天的眼光看明天的战争,是人类思维定势的局限。当然,上述这些案例揭示了网络战的一些特征,发生在更近时段的俄罗斯与爱沙尼亚的网络袭击,以及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网络攻击,也的确蕴涵着目前网络战的内涵。
  然而,这些经典案例,难道就不会遮蔽我们参悟网络战更本质、更深刻内涵的双眸吗?对此,回顾美军网络筹军史,就会发现其背后另有玄机。
  美军网络筹军背后的玄机
  就美军公开的报道而言,1995年6月,美军16名“第一代网络战士”从美国国防大学毕业,同年10月1日,美军在南卡罗来纳州空军基地组建了第一支网络战部队,即第9航空队第609中队。1998年10月,美国国防部正式将信息战列入作战条令,同时,批准成立“计算机网络防御联合特种部队”。
??? 2001年,美国国防部正式提出了“网络中心战”理论。2002年,小布什总统签署“国家安全第16号令”,组建了网络战部队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JFCCNW)。2005年4月,美军宣称已组建专门负责网络作战的“网络战联合构成司令部”。2006年2月,美、英、加及澳大利亚联合举行了第一次代号为“网络风暴”的网络战演习。2007年,美国空军以第8航空队为依托,组建了空军网络战司令部,海军也组建了“海军计算机应急反应分队”,西点军校成立了网络科学中心。
??? 2008年3月,美、英、加、澳及新西兰联合举行了第二次代号为“网络风暴”的网络战演习。同年5月,美国政府启动“国家网络别动部队”(NCR)计划,声称将通过这一“电子曼哈顿工程”来发展“革命性”的新技术,赢得网上新的“太空竞赛”,确保“网上美国”的安全。
??? 2009年,美国国防部部长盖茨宣布正式成立美军第11个司令部“网络战司令部”,国家安全局长基思·亚历山大四星上将被提名担任司令,它标志着美国已经吹响了争夺网络空间霸权的号角。
在上述美军网络筹军史中,1998年是个特殊的年份。据美军著名网络战专家里·阿米斯德的研究,上世纪90年代中晚期,恰是美军信息网络战的试验期,期间进行的许多演习提升了美军对未来战争的认知。尤其是1996年和1997年的“电脑网络攻击作战演习”成效最为显著,当时发现国防部在应对网络攻击时毫无招架之力。
  也恰在这时,美国国防部著名信息战专家托马斯写了一篇文章,题目为《大脑没有防火墙》,文章对美军97联合军演作了深刻反省,明确提出美军在信息战方面存在着重大隐患,那就是硬件建设不惜工本,设施齐备,但却忽视了对操作这些设施的关键人的大脑、人的意识、人的精神的进攻与防护,而恰恰是这些“软”的东西,为信息进攻留下了没有设防的广袤空间。
   就在托马斯的文献发表以后,美军很快提出了“感知操纵”的概念,认为未来战争将在物理域、信息域及认知域“三域”展开。同年10月9日,美国国防部发布文件,强调要在联邦政府内部各机构之间加强协作,以应对网络战。
  至此,您是否看到了美军网络筹军背后的玄机呢?
  大脑是网络战的终极战场
  2010年5月4日,美国公布了网络战部队专用徽章,该徽章的中心部分以一个圆形图案代表地球,交叉围绕地球的是两个椭圆形轨道,代表军用卫星。该徽章揭示了美国网络战部队的三大宗旨:“向全球投送网络力量”“从太空控制网络空间”及“通过空、天、网发动全面打击”。
  显然,从美军的网络战部队徽章中可以看到,作为一种技术,网络的本质在于贯通了自然空间、技术空间、社会空间及认知空间,从而为战争的进行开启了多个介入的端口。这一点,从美军近年来对我国战略学者乔良与王湘穗的《超限战》理论的极大关切中可见一斑(2006至2009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连续召开了四次“超限战”思想研讨会,网络战是其中重要研讨内容)。
  此外,近年来,在国际关系学界热议的网络外交,在传播学界走俏的网络传播等相关动向,也从另一个侧面揭示出,网络战不仅仅是病毒战与黑客战,更是信息战与心理战,大脑或许才是网络战较量的终极战场,而这一点还要从科幻电影《阿凡达》谈起。
  《阿凡达》中,人类为获取潘多拉星球上的资源,启动了阿凡达计划,即以人类与纳美人(潘多拉星球土著)的DNA混血,培养出“阿凡达”,以便在潘多拉星球生存及开采矿产。电影中,人类靠意念远程控制“阿凡达”进行行动。影片带来的震撼是全方位的,可从社会、文化、军事等多层面解读。仅从未来战争的视角而言,影片中出现的用意念控制“战士”作战已经不再只是幻想。
  大脑是人类了解最少,最有开发潜力的一个器官。目前,世界诸多国家在对大脑进行开发利用的同时,还尝试着将这些研究成果应用于军事领域。
  美国情报机构官员就曾指出,由于神经科学的发展突飞猛进,未来将可以通过“药理地雷”解除敌方武装,还可借助与大脑相关的新设备来驾驶无人飞机等,并断言人类大脑将成为未来战争的又一战场,由此对国家安全及未来作战产生深远影响。
  美国华盛顿大学计算机安全专家大仓河野更是表示,神经电子控制技术以极快的速度发展,在各国纷纷启动网络战计划的背景下,美军更进一步,正在攻克脑机接口(BCI)技术,未来网络战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通过互联网入侵并控制敌方人员的大脑,从而控制思想,达到窃取情报甚至扭转战局的效果。
  依照这一思路,网络战已不单只是第五空间的搏杀,更是指向社会空间、认知空间的较量。

                                          加入日期 2011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