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科技日报》2011年7月5日

军事网游:穿越物理信息战之墙的“蜜弹”

石海明 曾华锋
(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


  曾经,风靡全球的CS反恐精英,是许多人热衷的一款军事游戏。近日,我军首款军事网络游戏《光荣使命》研发完成。相关动态一经媒体报道,就引发了社会公众及军事专家的热议。运行在虚拟世界的军事游戏,是否能承载未来军事训练的重任?涂有娱乐色彩的军事游戏,是否会遮蔽军人对真实战争的理解?请看《科技日报》特稿。
  在科学技术与军事变革相互激荡的浪潮中,一旦军事游戏与互联网携手步入军营,势必会引发一些争议。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些争议对我们更好地开发军事游戏的训练价值,规避其潜在的不足之处,是大有裨益的。特别是,倘若我们把眼光超越自设的军事藩域,从人类战争历史演进的客观进程,及世界强国军事实践的认知经验,来考量军事网游之深刻内涵的话,就不难发现,在“军事-娱乐”复合体兴起的大背景下,军事网游恰似穿越物理信息战之墙的“蜜弹”,用“温柔”的方式启迪着人们思考信息战的真正内涵、演进规律及应对之策。

谁垒起了物理信息战之墙?
  
  作为世界信息产业的发源地,1946年,全球第一台计算机“ENIAC”在美国诞生,时隔23后,全球第一个网络“阿帕网”也在美国问世。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与阿尔文·托夫勒向人们宣称:信息时代正在向我们走来。从此,作为一种浪潮,信息化开始席卷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与此同时,也开始主导一场信息化军事变革,而美国毫无疑问处于全球领跑者地位。
  于是,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在谈论信息战时,世界各国都有意无意地拿美国作为一个参照系,认为美军引领的这场军事变革的指向是“物理信息战”,计算机与互联网等信息科技是强军之本。事实上,这种将信息战仅仅局限于物理信息战的传统思维,不仅遮蔽了人类军事史的全貌,而且对后进国家的军事变革也潜藏着危机。对此,我国军事专家刘戟锋曾多次呼吁到,信息战从其概念提出,到今天变得甚嚣尘上,至少也有近二十年的历史了。二十年来,人们围绕信息战的特点、规律、战法展开了广泛的探讨和研究,却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所谓的信息战,是否就是今天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这般模样?对于信息战的理解,是否应该有更宽广的视野?
  的确,为了把握信息战的未来发展,我们有必要重温信息论。众所周知,作为现代信息论的奠基人,1948年C?E?申农关于信息的定义及计量方法一经提出,不少人就已注意到,信息的广泛用途,将涉及到计算机、生物技术和社会认知。遗憾的是,我们后来的人们却忽视了(或者说有意回避了)关于信息在计算机、生物技术和社会认知三个领域的基本含义。以至在很多人眼中,信息仅仅成了基于麦克斯韦方程的光、电、磁,仿佛它与DNA无关,与人的心理、精神无涉。
  对于上述这些偏狭的理解,纵然是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著名信息战专家里·阿米斯德,也从信息时代国际政治权力变化的视角,重新考察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美军对信息战的认识思想史后,得出了信息战不仅包括物理信息战,还包括精神信息战的结论。正是基于这种认识,里·阿米斯德专门提到以下几本经典著作的重要价值:《理念政治的诞生:美国信息战略的形成》、《通往社会:权力被忽视的一面》、《虚拟国家的崛起》及《软实力》。其中,他对约瑟夫·奈的“软实力”理论极为推崇。
  这位曾任美国国防部长国际安全政策助理的哈佛大学教授,在刚刚出版的新书《权力的未来》中,也对信息战的精神信息纬度给予了高度关注。认为在这个全球信息时代,主导国际政治的要素是信息,真正的赢家是那些最会讲故事的国家或非国家组织。与此类似,美国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也公开声称“反恐战争不仅是一场打击跨国犯罪的战争,更是一场意识形态战争,一场传播美国价值观的战争。”
事实上,美国军方不仅是这样言说的,更是这样展开行动的。对此,美军资助开发的一款军事网络游戏《美国陆军》加盟信息战背后,就给我们充分展示了,“军事-娱乐”复合体如何在信息时代完成独特的战争使命。

《美国陆军》加盟信息战背后

  作为一款美国陆军赞助开发的免费军事网络游戏,《美国陆军》不仅仅是一款军事游戏,更是一个宣传美军形象的平台,一种开展公共外交的形式。对此,专门研究军事游戏的戴维·尼伯格在《美军电子游戏的制作与对外宣传》中曾指出,军事网络游戏与可口可乐饮料、好莱坞军事大片一样,都是美军展示其软实力的重要载体。
  具体而言,在《美国陆军》网络游戏中,载入画面是美国陆军战士的宣誓:“我是一名战士,我是团队中的一员,我为美国人民服务,美国陆军精神永存。”当游戏开始时,载入画面消失,玩家就暂时加入了虚拟美国陆军。到游戏的结尾则又是:“我时刻准备着为美国而战,消灭美国的敌人。我是自由和美国生活方式的捍卫者。”
  显然,《美国陆军》网络游戏旨在将美军的军备观、战争观及价值观传播给玩家。为此,《美国陆军》特意选择了第一人称的参与形式。通过这种限定的视角,使玩家自觉不自觉地与美军站在一起,为捍卫其宣扬的所谓“自由”而战。对此,以著作《未来的战争》而闻名全球的阿尔文·托夫勒就曾公开指出,“军事网络游戏与美国战略传播密切相关,是公共外交的一部分,也是信息战的一种形式。”美国国防科学局也曾明确指出,“通过向世界展示美国陆军为何而战和如何作战,该游戏成为公共外交的一个实例,它实现了通过思想交流以传播美国文化、价值观念及对外政策的旨向。”
  的确,作为公共外交和信息战的工具,《美国陆军》利用其长期拥有的话语权将其军事游戏推向市场,面向那些没有经历过真正战斗的青少年玩家。通过特意精心设计的第一人称视角,不仅向他们展示了美国军力的强大及捍卫自由的坚定,还极力向其传播一种美国利益主导的反恐战争观。
  显然,《美国陆军》网络游戏,是美军使用“蜜弹”占领思想意识阵地的典范。正如美军官方网站对美国之外玩家毫不隐讳地指出的那样:“我们想让世界知道美军的强大。”如今观之,这一战略目的似乎也部分达到了,自海湾战争以来,美国高举大棒介入了全球诸多军事冲突,一种强大无敌的美军形象已经在全球建构以来。美军主导的军事话语权,无论是军事理论还是军事技术,都是全球诸多国家模仿跟踪的对象。他国“追尾巴,照镜子”式的发展战略,自然更符合美国战略意图,但也潜藏着危险。将信息战偏狭地解读为物理信息战,从而垒起物理信息战之墙,不过是受到精神信息操控影响的一个案例而已。
  总之,作为宣传家工具盒里不可或缺的一项,娱乐受到了美国国防科学局的高度重视,早在2004年,该局就明确指出了“军事-娱乐”复合体的战略价值,并以此指导美国陆军与商业公司合作,研发出了许多军事游戏,以散布美国“蜜弹”,推行公共外交,加盟信息战争。
  
“军事-娱乐”复合体不容小觑
  
  话说1961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其告别演说中首次提到了“军事-工业工”复合体的概念,当时,艾森豪威尔旨在告戒美国人要警惕“军事-工业工”复合体绑架美国政府。对此,多年来美国人可谓牢记在心,不时有人重温艾森豪威尔的警告。但与此同时,却在其中也悟到了一个塑造世界的“法宝”。“军事-娱乐”复合体就是典型工具,它不谋求绑架政府,却意在影响世界,帮助美国推行全球主导战略。
具体而言,据美国国防科学局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近年来美军持续在海外用兵,其国家形象受到严重影响,反美情绪呈蔓延之势。为此,国防科学局建议美国军方注重开发商业娱乐公司的军事价值,通过“军事-娱乐”复合体影响全球舆论,遏制反美情绪。因此,好莱坞与军方合拍电影,商业公司与军方合作开发军事游戏等,都是这种“军事-娱乐”复合体运作的产物。如按美国学者大卫·罗伯在其著作《操控好莱坞:五角大楼与好莱钨之间的关系》中的研究,许多好莱坞电影制片人都承认,五角大楼与好莱坞很久以来就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一方面,五角大楼向好莱坞提供必需的装备用于拍摄电影,另一方面,五角大楼又在影片的剧本、拍摄、发行及上映各个环节操控好莱坞,最终目的是要确保好莱坞制作出符合五角大楼意图的影片,从而帮助美军塑造形象,以便利用信息时代媒体的巨大影响力,操控他国对美军的认知。
  至此,我们还能对“军事-娱乐”复合体寻常观之吗?我们是否需要从呵护国家认知空间安全的高度,来重新认识军事网络游戏的地位呢?如果这样观之,或许我们会得出一个判断:新时代的大国防观,呼唤中国原创军事文化产品,以呵护认知空间安全,筑起国家“心理长城”。也正是从这个角度而言,我军自主开发的这款《光荣使命》军事网络游戏,必将在有力地推动模拟化军事训练的同时,更好地帮助我们穿越物理信息战之墙,全面揭开信息战的神秘面纱。
  
                                                      加入日期 20110924